農場生活 旅居瑞典

農場家庭教師

來到瑞典,得朋友 Joyce 介紹,找到一份工作。對我來說,這份工性質容易至極,唯一令我卻步的,是距離。每次上班,總要用上至少三小時。先踏單車出發至UPPSALA 火車站,坐火車到STOCKHOLM,再轉火車到KATRINEHOLM,再轉班次極疏的巴士到一小鎮,最後靠雙腿穿過森林才到達那森林中的農場家庭。

我是這農場家庭的保母。這家庭來自德國,媽媽對中國文化及語言情有獨鍾,希望自己孩子自小便有機會學習中文。她說在這鎮要找一位家庭教師不容易。在她農場工作的,即使是華僑,也說不好國語,沒有信心教中文。我跟這位媽媽短信聯絡將近五個月了,因為時間及距離問題,我幾近放棄這工作。但她的堅持有點令我受寵若驚,同時也令我不好意思推搪。直到有一天,她說了一句話令我覺得到她農場工作或許是天主的安排,我便一口答應,爽快地約下星期開始上班!

感謝天主!讓我下決心接受這份工作,使我體會更多,並結識來自四面八方的朋友!

在農場的日子,我每天與兩位小男孩相處。Mathias 四歲,說一口流利的德文和瑞典文,好奇積極主動。我第一次見他,他完全不害羞,很快便帶著我在森林內左穿右插。泥土,石頭,樹枝,昆蟲,甚至是……馬糞也可大玩一番。Karel 兩歲,所說的都是BB話,有時大家都搞不懂這是德文還是瑞典文!K比較害羞,常常嚷著要媽媽抱。而這強壯的媽媽,不論日曬或雨淋,經常背著K在農場工作。

他們只懂德文和瑞典文。因為之前有位烏克蘭女子在這裡打工,M因此學了些少俄羅斯文。我跟他們語言不通,唯有用大量誇張的身體語言輔助。寓遊戲於學習,小朋友的學習速度可以很快。就著玩的吃的穿的,他們很快學會了一些基本的中文字。記得有一次,M見到K拿著斧頭當玩具,他衝口說「不可以!」。而我當時也有點怯,生怕他突然把斧頭亂扔。自己慢慢走向他身後,平靜地把斧頭拿走,免得他以為我跟他一起玩斧頭!

一開始,我仍有點懷疑,究竟這樣學語言能否行得通。M 與 K在學校與老師及同學說瑞典文,在家與媽媽說德文,而對著我則以普通話溝通…… 這樣不統一的語言環境,會否令小孩子每一種語言也不精通?事實勝於鴻辯。後來的日子,見証著孩子語文能力的進步。(見另一文章:久別重逢)

有一次,我跟他們一起去丹麥。因為酒店都滿了,沒有多餘的房間,唯有跟他們一家三口睡在同一房間。那晚,M睡在我旁邊。睡前,我跟M說:「我愛您!」他也說:「我愛您,KWAN YIN!」他不斷重覆十數次,哄得我都心醉極了!

在丹麥的火車上,他媽媽吩咐M把甜品分給我吃,不要獨食。M走過來遞給我,我當時說:「謝謝您,不過我很飽,你自己吃吧!」我心想,這麼長的句子,我不用身體語言,即管試試看他明白不明白。他聽完便回到媽媽身邊,用德文說我不想吃,然後自己大口大口的吃掉了。他媽媽半信半疑,便問我是否這個意思。原來在這三個月期間,他不知不覺學懂了很多中文了!有時我覺得一個藍眼睛金頭髮的外國人說中文,十分有趣!有位瑞士來打工的朋友Dominque 問M:「你懂得說多少中文呀?」M回答說:「很多很多!」可愛的小朋友,小小年紀,充滿著自信!

外國小朋友的成長一般都擁有頗大的自主性。家長給予很大的自由度,令小朋友的好奇心充分地發揮,四處探索 (見另一文章:小孩的學習機會)。這家庭當然也不例外!有一回,他說想建小房子給小雞,於是拿來電鑽,以及一大堆木頭準備開工。後來發現電鑽要入電芯,便找螺絲批來開蓋入電芯。電鑽終於可以運作了,他把一堆木頭堆好,嘗試用電鑽把釘鑽進木頭。當然,小雞房子是建不成。但見他能從大人的工作學得似模似樣,不得不讚他聰明呢!

下星期,我再出發到這家庭了!每次見他們,總覺得他們又長大了少許。幸好自己仍未覺老,心境仍跟小朋友無大差別!

Advertisements
Kwan Yin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婚後,隨夫赴歐洲。以一個新身份,到一個新地方,一切從新開始。 筆者喜歡四處走,接觸不同的新事物。雖然離開香港這一繁華的都市,但並沒有停下腳步。在北歐繼續潛水,好好鍛鍊毅力,誓要做一個細心勇敢不依賴的好BUDDY好妻子!
http://kwanyinlau.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