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生活,  旅居瑞典

會變色的小魔怪

跟小朋友相處,一分鐘也不能停下來休息的。一大清早,晨光穿過窗廉射入我房間。熟睡中的我迷蒙中意識到,新一天己展開了。沒多久,樓下傳來小孩子的叫嚷聲、笑聲、哭聲、扎扎跳的腳步聲等等。是時候起床了!

要是陽光充沛,我會與兩個小孩子到森林遊玩。在森林裡,花草樹木泥土石頭,甚至是昆蟲,也是他們的玩意。有時候,他們甚至玩馬糞!記得有一次, ELEONOR (來自瑞士的九歲小女孩) 跟MATHIAS玩追逐遊戲時,M 一手拿起地上的乾固馬糞,向我們擲去。ELE 也不甘示弱,抓了一堆乾馬糞回禮。我自己潔身事外,只在旁邊看著,不要受污染便可!一輪激戰後,M 開始以一些較淺色的、粘濕的馬糞作武器。ELE 立即大喊「OH ON! IT’S FRESH!」我們見他邪惡的目光,心想:糟糕了!提腿跑往森林去,逃避這小伙子的可怕武器!

當然,玩馬糞只是偶一為之。要是他天天玩動物糞,我也懶得理會他!近日,森林的果子結得豐盛,特別是藍莓。我們在森林內散步時,他們突然指著兩旁的草堆大喊。原來小路兩旁都長有藍莓。他們興奮地鑽入藍莓草叢裡,小手忙著摘果子,小嘴巴忙著咀嚼。他們似乎完全不介意昆蟲或蜘蛛網,摘了下來,看也不看便放進口裡。兩個小孩子的小手及小嘴巴都被藍莓染上藍藍紫紫的顏色。他們彼此笑了一番,我們又繼續上路,找更多更新鮮的藍莓去了!

回家後,辛苦工作完的媽媽也剛好回來。我跟媽媽說:「我們剛在森林裡摘藍莓,現在,你兩個孩子的手和臉都變得藍藍的。」她似乎挺喜歡這活動,亦不介意他們「變了色」。

回想一下,這次的「變色」相當小兒科。兩個月前的某天下午,我累得非要睡午覺不可。ELE 當時與兩位小孩在家嬉戲,我便回房間休息。半小時後,我醒來發現他們用七彩的水筆在自己身上不停畫不停畫。ELE 甚至替他們畫在臉和背上。我驚訝地問ELE,這樣畫,沒有問題嗎?她回答說:「MATHIAS說是媽媽批准的!」但既然畫了,便由他吧!我跟他們媽媽說了這事:「YOUR KIDS ARE VERY COLORFUL NOW!」而媽媽的反應很平淡,表示沒有問題!可想言知,藍莓的藍藍紫紫這些「有機」顏色,是多麼正常不過的事!

現在不只是藍莓當造,蘋果也長得飽滿。一天,我與小孩子跟他們的外公一起削蘋果皮,準備做蘋果蓉。過程中,外公發現有一條蟲在蘋果裡鑽出來。外公指給我們看,我們都驚叫了出來。自己的反應跟小孩子怎麼會是一樣的?或許這是我受小孩子歡迎的原因吧!

其實,與小孩相處很簡單!

 

Advertisements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婚後,隨夫赴歐洲。以一個新身份,到一個新地方,一切從新開始。 筆者喜歡四處走,接觸不同的新事物。雖然離開香港這一繁華的都市,但並沒有停下腳步。在北歐繼續潛水,好好鍛鍊毅力,誓要做一個細心勇敢不依賴的好BUDDY好妻子!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