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瑞典

舞蹈新嘗試

UPPSALA的舞蹈中心寥寥可數,所有跳舞班幾乎都是九月或二月開始的。之前我一直都錯過了第一堂,索性又等下一期。

我在香港跳慣拉丁,習慣雙人舞。但在這城市,一直未遇上跳拉丁的男人,舞伴一席位懸空已久。曾經,為舞蹈瘋狂。幾乎每天下班後也與舞伴練舞,風雨不改。即使腿腰傷了,休息一會又繼續上陣。已經停舞一年了,再這樣等下去,人也瘋了!反正沒有舞伴,又一直心思思想試試鋼管舞,上月,終於報名上鋼管舞初班。

班上的都是瑞典女孩。我是全班唯一一個不懂瑞典文的學生。老師很遷就我,大部分時間都說英文。在瑞典這一年,大概都知道瑞典人的溝通模式。他們都不主動跟人交談,即使有溝通,大多只說天文地理這些與自己個人無關的事。換著是平日的我,我也懶得採取主動。但在跳舞班上,我總是最雀躍興奮的一個,並不希望身邊的同學如此沉寂。我先打開了對話的門窗,發覺她們其實是頗熱情的。真不明白瑞典人怎麼經常裝沉寂!(他們害羞吧!)

請不要以有色眼鏡看鋼管舞。這舞蹈難度高,不只要求一般跳舞技巧,更需要極大體力及毅力。老師每堂也會教導一些優美而有難度的動作。通常第一次示範,大家總會覺得很難。不過功多藝熟罷了!三星期後的課堂上,老師已經認定FIREMAN ‘S SPIN是我們最熟識的動作了!的確,初時做FIREMAN ‘S SPIN,感覺很笨拙,很勉強才能轉得三個圈。今天,發現原來自己不經不覺間進步了,也開始視FIREMAN ‘S SPIN為一簡單基本功!手一抓柱,便輕易地轉動多圈。自己對這一進步一直都沾沾自喜!哈哈!現在,BALLERINA SPIN和HALF PINT POLE SPIN也開始轉得輕型了!

這星期,老師一下子教了很多高難度動作。我們開始嘗試往上攀,大家的大腿和腳背都痛得要命。我應該是全班叫得最厲害的那位了!OH SHIT!雖然是痛,但有時難得上了柱,死也要擺個好姿勢,向自己交代好了,再也忍不住了,隨著叫喊聲,一躍而下!哈哈!真羞家!老師說,待我們都可以半空站在柱上時,便是時候學半空倒立了!真期待!

Advertisements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婚後,隨夫赴歐洲。以一個新身份,到一個新地方,一切從新開始。 筆者喜歡四處走,接觸不同的新事物。雖然離開香港這一繁華的都市,但並沒有停下腳步。在北歐繼續潛水,好好鍛鍊毅力,誓要做一個細心勇敢不依賴的好BUDDY好妻子!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