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瑞典

聽聽身體說話

那天早餐過後, 突然胸口劇痛。我不敢動,呼吸也似乎停頓了。兩秒之後,一切又似乎回復正常。沒過半分鐘,同樣情況再度出現。我慢慢躺在地上,不敢多動作……

瑞典有個醫療熱線1177,我已經打得熟悉了!今次的護士算是最快幫到我的一次!她幫我聯絡了救護車。但救護車的護士說,因為我現在沒有痛,她幫不了我,建議我自己去急症室。

瑞典的醫院,與香港的醫院太大差別了!最明顯的是病人數目極少。病人少,連病菌也似乎少了!我出入醫院多次,從來沒有要時時洗手消毒的意識!

在登記處,護士了解我情況後,安排另一位護士照顧我,替我做初步檢查。這裡的醫生護士都很友善親切的!第一次接觸病人時,一定會先握手自我介紹,嘗試讓我放心將自己交給他/她。

為我檢查的護士十分酷,兩隻手臂都是紋身 (我發現有不少護士也有紋身的!)。她為我做一連串檢查 (心電圖等) 後,推我到一個急症室的床位。

我記得這地方……

————————————————————————

上年十月,我跟隨K先生到 Gotland 出席學術會議。(我只是陪他到Gotland, 然後自己四處遊玩。) 旅程最後一天,我們在一家餐廳吃了小龍蝦沙律 (味道鮮甜,很不錯!)其實我自小對海鮮敏感的,但我還是想試試小龍蝦!反正敏感的話,一放進口便知道,可以轉讓給K先生!幸運地,當時沒有過敏反應,於是大口大口地進食。傍晚,坐內陸機回 Uppsala,腰間開始痕癢。初時我仍不以為然,以為是民宿的床不潔淨。回到家,發現全身長滿紅點,癢得我大喊救命。最後甚至暈倒地上。當時真的把K先生嚇壞了!與我同居的其他朋友懂得瑞典文,立即打112叫救護車。但電話中,那護士問了極多問題,似乎認為不嚴重,不想出車。

後來,醫護人員到步,載我到醫院。那是我第一次到瑞典醫院。醫生護士在我身邊討論費用及保險的問題。我當時仍未有 person number (類似香港的身份証) ,享受不到任何福利。大家都在討論這問題。我開始擔心起來…… (一個月後,賬單寄來了! 救護車千幾,醫療費二千幾……)

醫生替我打了針,讓我躺著休息。當時已是零晨時分。我睡了睡,醒來時已是第二朝清晨。可憐我K先生坐在我旁邊一整晚。

我想應該沒事了,打算起床離開之際,發覺血壓過低,即使坐著也頭暈。我連上洗手間也得連床推到洗手間門外》,被人扶著慢慢移動。

多次嘗試起床,但多次失敗。直到下午才勉強走得動……

————————————————————————

一年後, 又是同一個床位。

我躺在床上等候。不久,醫生走過來,說我血壓低,給我一份簡單的下午茶。真好服務!

過了一會,超級帥的主診醫生走過來了解我我情況。他一直跟我說瑞典文,我勉強應對得來。直到入正題時,我跟醫生說,其實 I prefer English…

他說我的報告一切很正常。之後,他跟我閒聊一會。他問我:為什麼來瑞典?在瑞典生活習慣嗎?……

最後,他坐在我旁邊,問:Do you miss home?

聽他這樣問,眼淚不自覺流出來。醫生給我一個溫柔的微笑,望望我老公,一兩句安慰說話後,便輕輕轉身離開了。

原來自己的心是那麼痛,我一直也不知道。至少,今天我知道了!

有時候,我們以為自己身體出問題,但其實那可能是身體有話跟我們說

這次,我的心說:很想家!

Advertisements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婚後,隨夫赴歐洲。以一個新身份,到一個新地方,一切從新開始。 筆者喜歡四處走,接觸不同的新事物。雖然離開香港這一繁華的都市,但並沒有停下腳步。在北歐繼續潛水,好好鍛鍊毅力,誓要做一個細心勇敢不依賴的好BUDDY好妻子!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