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生活,  旅居瑞典

「暴雨」的由來

這裡的「暴雨」,不是天文現象,而是小牛女的名字。另一篇文章暴雨有更多關於牠的故事。

20151203_151228.jpg

暴雨的由來

2015年12月7日 雨

20151204_075205
TOMKE臨行前留下的字條:BYE! HAVE A NICE DAY!

TOMKE有一天FREE DAY,她獨自坐火車到
首都STOCKHOLM遊玩。這是她參與WWOOF (世界性的有機農業義工組織),與農場媽媽工作待遇協議。例如每天工作多少小時來換取食宿,多出的工時可換取FREE DAY (假期)或有薪金補償。TOMKE反正來到瑞典享受工作假期,有機會的話當然希望周圍走走探索探索吧!

而農場媽媽雖身懷六甲,仍不忘進修,每星期至少一天也得去STOCKHOLM上課。孩子們早早便上幼兒園。於是,當天只有我一人在農場。

20151204_084015早上,微雨伴隨狂風,為我的餵飼工作添加挑戰。農場的泥地,又濕又爛,我的腿有時被泥濘吮實,需用力提腿,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加上糧草的重量,每一步都加倍艱辛!我快快把工作做完,便反回室內休息。

黃昏時份,大概三時,天色昏暗得似乎快末日了。外面的山羊綿羊,公牛母牛,公雞母雞,以及一眾大馬小馬,都以不同方式「歡迎」我送食物來。山羊綿羊公牛母牛不斷叫喊,間中會聽到有些叫喊聲走了音,真的好笑!(其實平日的牛,如非十分肚餓,也會很安靜的。但數日前,我們把小牛及牛媽媽與其他牛分開,使牠們終日叫嚷。應該是擔心同伴吧!) 公雞母雞傍晚會十分安靜,只是站在原位看著我走近,當我走到牠們房子前,便紛紛走近門口位置,看到殼物後便瘋狂搶食。馬兒們很少叫喊,牠們肚子餓的,便會站近欄邊,苦苦哀求我手腳快一點,把糧草搬給牠們吃!

橫風橫雨底下,一切似乎都很順利,直到開水喉那一刻,才知道出現大問題了!原來,暴風雨把農場的水電供應中斷了。幸好我早上有給動物們足夠的水,應該夠牠們飲用一整晚!

我立即致電農場媽媽。農場媽媽說所有火車班次都取消,她跟TOMKE只能留宿STOCKHOLM。我告知她農場的情況,一切安好,只是沒水沒電…… 不久,電訊網絡也消失了……

20151204_203041.jpg

我把樓下的兩隻拉布拉多放上來,好作伴。她們似乎有點不習慣,一直凝望門口,期待主人回來。可憐的LUCKY,時而凝望門口,時而把頭伏在我大腿上。屋內只靠蠟燭光火照明,在微弱的燭光底下,我坐在沙發椅上看書……

突然有人叩門,真奇怪,會是誰?原來是小孩的祖父!他聯絡不上我,特地走來送水!太感動了!但車道被倒下的大樹欄截了,他的車子不能駛進。於是,我們拉著手推車,走到車子前,把20公升的水運回屋子內。

推著20公升的水,在滿是泥濘的路上走動,不是易事,但總得要繼續走吧!費了一輪力氣,終於回到家,發現室內的燈都亮了!噢!回復電力了!我再到洗手間看看供水情況…… 有水了!我與祖父互望,都笑了!或許今晚或明早需要這20公斤的水呢!

這天的經歷,十分難忘。老實說,我有點自豪。因為對一個沒有經驗的人來說,能夠獨自打理整個農場的事務,確實不錯。當晚,屋內風雨交加,伴著公牛Erik及另一隻黑母牛不止息的怒吼 (因我們把牠們與初生的牛BB分開了),我與兩隻拉布拉多犬相依偎……

翌日早上,火車仍未恢復正常運作。農場媽媽及TOMKE傍晚才回來。連續兩天獨自打理農場事務,農場媽媽事後也忍不住大讚啊!

當晚,我與TOMKE商量小牛的名字。因為我最先看見小牛的,所以農場媽媽讓我起名。而這一晚發生了這樣難忘的事,我們便以RAINSTORM為提。因我在農場教小孩普通話,大家都希望我可以起一個中文名,於是我把這小牛命名為「暴雨」(Bàoyǔ)。其實我覺得「暴雨」作為名字很奇怪!

農場媽媽、tomke及兩個小孩也得花一點時間學發音。Mathias學得最快,很快便讀得準。小孩的學習能力果然強!

Advertisements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婚後,隨夫赴歐洲。以一個新身份,到一個新地方,一切從新開始。 筆者喜歡四處走,接觸不同的新事物。雖然離開香港這一繁華的都市,但並沒有停下腳步。在北歐繼續潛水,好好鍛鍊毅力,誓要做一個細心勇敢不依賴的好BUDDY好妻子!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