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生活,  旅居瑞典

農場的日常 (五)

瑞典農場工作 – 孩子玩伴與農場打雜

上星期五到達農場,本計劃星期一離開。農場媽媽希望我周末留在此教小孩中文 (陪小孩玩)。所以今次的到訪,剛好橫跨周末。但到步後,知道Tomke一個女子要應付所有農場工作 (加上需收拾剛離開的短期工遺留的蘇州屎),實在有點吃力。我便請纓,多留一天幫忙。

農場的日常

星期五黃昏,載著剛在STOCKHOLM遊玩完畢的TOMKE一起回農場。天都黑齊,動物們都嚷著肚子餓。我與她趕快完成黃昏的工作。但一個月沒有到農場,有很多事情都改變了。她得從頭到尾跟我解說一遍。事後,農場媽媽與T跟我說,兩星期前來了一個瑞典年輕女子。她21歲,自稱曾在動物園照顧動物,應該頗有經驗吧!但她們竟說我比這女子能幹,不論是個人力氣、辦事效率、理解能力及勤奮程度,我都比她好。真太感謝她們的讚賞了!哈哈!

第二天,小孩子周末不用上學,整天與我待在農場 (樓上的遊戲室及戶外的農場及森林)。一大清早,除了聽見屋外的羊群不斷咩咩叫外,也聽到小孩子在樓下叫嚷。這是農場早上必然聽到的鬧鐘聲!大概九時,我走到樓下。小子們仍在吃早餐。媽媽要他們靜靜地吃。那我便幫T做其他事情吧。

T在餵飼動物們,簡單的工作不用兩個人做了!而馬房已經接近一個月沒有清潔,馬糞牛糞四處都是。清潔馬房確實是簡單的工作,只需要鏟起糞便及骯的糧草,再放進黑色大膠袋便行。每個大膠袋大概載八至十公斤的便便,日後會售賣予其他農場。(八至十公斤有多重?本來我不太清楚的。但去農場前一天,我見ICA超市的米大減價。10kr一公斤,我買了十公斤!所以我清楚知道十公斤有多重!哈哈!) 看似很簡單的工作,但我花了將近一小時清潔一個小房子。糧草本身有其重量,濕了的糧草更不用說了。便便要是乾的話,鏟得頗輕鬆的。但經過兩個月的雪季,很多都變得冰硬,鏟得份外吃力。

一小時後,小子們吃完早餐,走到戶外找我。Mathias見我正鏟得使勁,也有樣學樣,拿起我的鏟,使盡全身力氣鏟便便。當然,小孩子比我更三分鐘熱度,三兩下便掉下鏟子離開馬房了!

我跟Mathias走在樹林內。他看到一棵大樹,興奮的走上前,很快地爬到很高。對他來說,爬樹不是新鮮事,他已經駕輕就熟了。但我總是有點擔心,因為樹枝都鋪滿雪,容易滑下吧!

爬樹的瑞典小孩
身手靈活的小孩不一會便爬得高高的!

 

小孩子特別喜歡冬天。

冬天滿地白雪,可以玩滑板 (大人用繩拖著滑板,小孩子坐在板上的那種滑板)、堆雪人、亂跑亂跳亂滾也不怕跌倒會痛。戶外的玩意,連我這大人也覺得很吸引!童年能如此在歡笑聲中渡過有多好!

小孩與雪人
我與M一起堆雪人。左面比較像樣的是我的人生首作,右面不知甚麼東東的,是這位小子的傑作 🙂

一整天陪著小孩四處跑跑跳跳,大說大笑,真的很累。瑞典的冬天,下午三時已經天色昏暗了,有時真的希望已經是夜深,可以回房間休息呢!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