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日誌 旅居瑞典

瑞典伯伯

話說2012年我獨遊瑞典,在首都的SKANSAN MUSEUM首遇瑞典伯伯LARS…

當時,我走進其中一間小屋,小屋內的太太 (SKANSAN的員工正模仿十六世紀的生活) 把火柴推到火爐內,使整個房子溫暖得與外面冰天雪地形成強烈對比。她對我微笑,與我寒暄一番,並向我展示她的日常生活。不久,坐在旁邊梳化的伯伯也開始加入我們的對話。最後,他更邀請我與他同遊SKANSAN。

他是一名退休人士,閒來沒事做,便到SKANSAN走走(退休人士免費人場),所以他很熟識SKANSAN的路線,一直帶我欣賞沿途景點。當時正值冬季,很多小屋都沒有開放,或是很早便關門。我們走到動物園那邊,但動物都躲起來休息了。那時將近三時,天色開始昏暗。他邀請我到他家享用簡單的下午荼。我當時想,難得有機會參觀瑞典人的房子,享用地道下午茶,太好了!於是一口答應了。(請大家不要學我!!!!!!!!!!!!!!) 數年後,他憶述起這事,說感到萬分榮幸。不是因為成功邀請我到他家,而是因為他得到一個陌生女子的信任。

他的家掛滿了畫。每幅畫都是有名畫家所畫的,可想而知,他家每幅牆都珍貴至極。他興奮地向我介紹他最喜歡的畫。我沒有甚麼藝術細胞,不太懂欣賞,只憑第一印象判斷美不美,多麼膚淺!但我仍耐心聽他解說,了解一下旁人對同一事物的觀感角度吧!

在他家閒聊了數小時,是時候回程了。我們交換了電郵,希望將來保持聯絡。我當然希望有機會再見吧!但瑞典與香港距離那麼遠,我再來的機會實在很微……

不過能夠認識這樣一位伯伯,真的很有趣!他二十出頭得一公司看重,對方提出給他一份穩定工作及收入時,他十分害怕穩定,決定離開,從此沒有再工作。他獨個兒四處行船,由歐洲走到非洲,走到太平洋。行船生涯經歷無數風浪,生死只差一線,他常說至今仍活著,是上天給了他萬分福氣。他不是出海,便是上山待上數星期,在山上尋找大自然的寧靜。這樣一個人,電影中見過,但現實生活中,我第一次遇見!

世事難料,怎會想到自己兩年後會嫁給在瑞典讀書的朋友,並到這裡居住!

數星期前,我打算再探望他。剛好我有天傍晚約了一舞者跳舞,跳舞後直接上了瑞典伯伯的家借宿一宵。第二天,他帶我到船塢看看他新買的船,又帶我到STOCKHOLM附近郊區逛逛,彼此消磨了大半天!

他常說,當感覺身心靈的和諧時,專注擁抱,感受宇宙的融和……

我初時不明白這意思,直到看過這本書:What’s your body telling you?

Advertisements
Kwan Yin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婚後,隨夫赴歐洲。以一個新身份,到一個新地方,一切從新開始。 筆者喜歡四處走,接觸不同的新事物。雖然離開香港這一繁華的都市,但並沒有停下腳步。在北歐繼續潛水,好好鍛鍊毅力,誓要做一個細心勇敢不依賴的好BUDDY好妻子!
http://kwanyinlau.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