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生活,  心靈成長,  旅居瑞典

初為人母

媽媽保護孩子,是天性。

這位山羊媽媽Anna時常陪伴在囡囡身邊。有任何陌生人經過,總會緊緊靠在一起, 加以防範。 (農場小朋為牠起了個有趣的名字 – Tomke Majau – 沒有人知道 “Majau” 是甚麽意思!哈哈!但我真羨慕Tomke啊!可以在農場內留名!)

不過有趣的是,Anna不喜歡餵奶。 每次羊囡囡肚子餓了,走到她身邊想喝奶,她總是走開。甚至踢開牠!我們需要每隔數小時把羊媽媽綁起來,捉住她後腿,讓囡囡可安心吃奶!

初為人母,Anma可能不習慣,囡囡吮奶時弄痛了她吧!後來,她允許囡囡吸吮右邊的乳。 那左邊呢?唯有我們人手擠出吧!

今天,我嘗試擠羊奶。母羊的乳房不像乳牛那麼大,只需要用母指及食指把奶擠出。為減輕人手與乳房間的磨擦做成的痛楚,我們會先在指頭上沾上食物油,增加潤滑作用。

Anna不喜歡這過程的,在揸奶過程中不斷叫喊,不斷掙扎。我必須用雙腿緊緊夾住她盤骨,使她逃不得。我畢竟是第一次擠羊奶,沒有太多防範意識。當我擠了四分一杯時,Anna的後腿一踢,所有奶都溢出,都浪費掉了!

20160527_092216.jpg(因光線嚴重不足,加上ANNA不斷掙扎,很難捕捉揸奶一刻…)

揸奶時,我們正面對著ANNA的尾巴,有時候會被她的尾巴左右不停掃我的鼻子,感覺很有趣!

誰叫你不好好餵奶啊!別動吧!

這媽媽還年輕,只有1歲零3個月。這次懷孕不是農場主人計劃的,可算是意外。

她這情況,我是體諒的,根本不是她的錯!Anna根本沒有經歷過幼兒吮奶的階段!

話說去年二月,誕下Anna的母羊因農場義工 (Wwoofer) 疏忽照顧而缺水致死。(此事令農場主人哭了數天!) Anna沒有媽媽照顧,我們便開奶粉,每天用奶樽餵奶三次。當時冬天,她與另外兩隻相同命運的羊寶寶一起住在大屋內。自少與人類十分親近,所以不會害怕我們。

小小的Karel很喜歡餵山羊ANNA(家中小孩甚至把牠當作寵物)

帶小山羊ANNA到幼稚園做親善大使(兩個月大的Anna – 抱著她坐車到幼稚園途中,牠太緊張,竟在我腿上VV……)

20150401_190354-2 (2)(當時每晚黃昏也要帶她回家吃奶, 並且避寒)

失去母親的童年,雖然得到我們加倍的愛護,但卻失去一個模仿對象,以至今天,不懂照顧自己的小孩……

動物世界如是,人類世界如是。

小孩都是模仿大人,看著大人怎樣教育自己及自己的兄弟姊妹。每一件事情都記錄在他們的潛意識內。愉快的或可怕的經歷,每分每秒刻入他們的細胞,影響他們將來待人接物的行為,甚至思想。要是原生家庭的成長環境不美滿,情況會一直複製下去,直到有一代意識問題存在唯止。為什麼這家族的人都沒有讀書運?為什麼這家族的離婚率那麼高?為什麼這家族的人都是苦命打工仔?是否上一代不自覺地灌輸了一些價值觀給下一代人?(這沒有對與錯!) 童年的不少經歷都可以有很大的後遺症,山羊Anna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PS. 新鮮揸出的羊奶,以杯子盛載,再以隔茶渣的篩隔去毛髮或泥沙,直接倒出便可喝!羊奶味濃,非人人接受。 農場的義工們上網查了羊奶芝士的製造方法,待儲足夠份量時,便動工製造羊奶芝士!

Advertisements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婚後,隨夫赴歐洲,展開旅居生活。以一個新身份,到一個新地方,一切從新開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