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成長,  旅居瑞典

人來人往

這裡,只是一個中途站。甚少人會期望在這裡安定下來,包括自己。

居住在UPPSALA的日子,認識不少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包括幾位香港人。初相識到漸漸熟絡,然後,離開此城往其他地方去。我似乎站在原地,歡迎新朋友,又目送舊人各奔前程……

何時到我呢?

K先生的教授、這裡認識的香港朋友們、潛水教練們、瑞典伯伯農場孩子的祖父、教會歌詠團的西班牙女子、剛誕下寶貝女的丹麥女子等等,在我身邊的都是走天涯的人。那裡有機會,便到那裡去。這是多麼瀟灑的作風!

我也希望可以到新地方,體驗更多!

記得瑞典伯伯跟我說他的第一份高薪的研究工作,他雇主當時賞識他,打算把他留下來,給他一個穩定的職位。瑞典伯伯聽到這,預見穩定不變的未來,很害怕,毅然辭職,展開航海旅程……

香港的上一輩一般都盼望安穩。這可能與他們成長背景有關。我這一代比較幸福,從沒有為三餐苦惱,甚至有餘暇談理想談自由。

家,就在這裡,有我有他的地方便是我的家。有家,便安穩了,哪需要有一固定的地方呢?

* 圖為奧地利Innsbruck Nordkette mountain 的纜車站內刻在窗上的字句。”ONLY THOSE WHO RISK GOING TOO FAR CAN POSSIBLY FIND OUT HOW FAR ONE CAN GO.”(只有那些冒險走更遠的人,才知道自己可以走多遠。)

 

Advertisements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婚後,隨夫赴歐洲。以一個新身份,到一個新地方,一切從新開始。 筆者喜歡四處走,接觸不同的新事物。雖然離開香港這一繁華的都市,但並沒有停下腳步。在北歐繼續潛水,好好鍛鍊毅力,誓要做一個細心勇敢不依賴的好BUDDY好妻子!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