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生活 旅居瑞典

久別重逢

小朋友記性真好!我這「小孩大玩伴」已經將近十個月沒有到訪農場,很久沒有跟 Mathias 和 Karel 玩了 (其間去了丹麥考潛水長,以及學潛水側掛)。那天我獨個兒到幼稚園接他們放學。跟往常一樣,所有小孩都在室外的空地爬高爬低,跑跑跳跳。M遠處看到我,高興得大叫”KWAN YIN”,然後奔向我,給我一個熱情的擁抱。多麼令人心甜的!

我問他:「Karel在哪兒?」老規矩,我只對他們說國語。他帶我到Karel那邊,原來K正和另一小朋友玩雙人鞦韆。K見我走過來,也忘形了!鞦韆仍在動,他笨拙地滑了下來,爬在地上。當他嘗試站起來時,地上厚厚平滑的冰層讓他再次倒下。小孩都習慣了結冰的地面了,相信也仆過無數次!K邊找回平衡,嘴巴邊喃喃地說Kwan yin…Kwan yin…Kwan Yin!多麼可愛啊!我抱起K,對他說「很想您啊!」他笑了一下,在我臉頰親了一下……

小孩帶我走進幼稚園的大堂裡,本應取回自己的東西便走的,但他們都不斷向我展示他們的畫及勞作。其實他們一點藝術天份都沒有,哈哈!我搞盡腦汁,加以想像他們所畫的晝,然後與他們一起對著這些藝術品指手畫腳一番……

回家途中,M提出想到遊戲室玩,我當然一口答應了!這遊戲室是他媽媽特別為小孩準備的。但只有在我或媽媽點頭下,小孩才可在裡面玩。如果他們行為不好,便不能在裡面玩。所以遊戲室既是獎勵,亦是懲罰。

回到家,接近五時﹛天已黑齊了。在屋前的空地碰上剛到這裡打工的德國女子Sory。剛認識新朋友,只寒暄了數句,便被M拉走,嚷著要去遊戲室了!(關於這德國女子,她曾經在芬蘭北部的雪橇農場打工,實在是太有趣的經歷了!)

要走進屋內,必須經過一個小小的斜坡 (只是三至四步)。斜坡中間,大門直望的位置,隱約有數級梯級。但日前的融雪結冰不斷,令四周都是厚冰,連斜坡及樓梯也不幸免。

融雪結冰不斷,令四周都是厚冰

我沒有穿釘鞋,嘗試在比較平坦的位置走上去,但都是滑下來!兩個小孩與我就這樣努力地走上斜坡。聰明的M又怎會不知道怎樣走進屋?他只是想在這冰坡上瘋癲一輪吧!滑得累了,他便帶我到他「剛發現」的路徑!我終於成功上了斜坡,怎料M又再滑下去。他似乎把遊戲室忘得一乾二淨了!

晚上,我與農場媽媽討論接下來數天的計劃。當時M在旁,我與農場媽媽用M聽不懂的英語溝通。聰明的他在旁聽著,突然大聲反對。農場媽媽大笑:噢!我的天啊!現在他懂得聽英語了!那我們將來不能在他面前說秘密了!

從來沒有人教他英語 (農場家中也沒有電視),M只是聽媽媽與其他Wwoofer的英語對話,「悄悄地」自學。M真聰明呢!

Advertisements
Kwan Yin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婚後,隨夫赴歐洲。以一個新身份,到一個新地方,一切從新開始。 筆者喜歡四處走,接觸不同的新事物。雖然離開香港這一繁華的都市,但並沒有停下腳步。在北歐繼續潛水,好好鍛鍊毅力,誓要做一個細心勇敢不依賴的好BUDDY好妻子!
http://kwanyinlau.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