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瑞典 潛水日誌

新一季 新職位

2017年潛季快開始了,好不期待呢!自從去年考上了潛水長,便即踏入淡季了,自己也幾乎沒有下水。幸好教練 M 早早便告知我們,有關來年的課程,讓我們至少有個期盼。

教練 M 其實只需要一位潛水長,因為潛水中心只會發一個人的工資。但我們經商量後,決定仍是BUDDY二人同行。即使其中一個是義工,沒有工資,也可以獲得經驗吧!經驗反正是無價的!其實,作為潛水長 (甚至潛水教練) 的工資,確實微不足道,看作車馬費的話,感覺會好一點。其他國家是否也是這樣呢?可以告訴我啊!或許我考慮將來到那些地方發展!

每個教練及潛水長也很花心機時間在學員上,無他的,只是一股熱誠,希望把這項運動推廣。但並非濫推廣。

曾經有一次,教授 M 帶一班只有兩個學員的OW。當時我已完成潛水長的訓練課程,沒有任何職責在身,只是隨行的普通休閒潛水員。加上他們都用瑞典文溝通,我並沒有多加理會這些學員。我與潛伴潛了第一回,上岸後不久,M 跟學員們也上岸。M 在後喊,請我幫忙其中一位學員卸下潛水裝置。我走到這位中年女士面前,她眼光呆呆的前望,問她甚麼也沒有多大反應。想她是累透了!我爽快地把她身上的裝置卸下,然後她一溜煙的走到燒烤爐旁取暖。我走過去問候她,她只是說,很冷很冷…… 「你休息一回吧!」我說。的確,北歐的水溫不是人人可以接受的。午餐過後,我發現這女士不在,便問 M。M 說:「她根本不應付不來,幸好她自主動退出,否則我要拒絕她也有點尷尬!」教練 M 從來也不是濫發證書的人。相反,她要求還頗高的!(題外話:12月到她家作客,與她爸爸傾談時,他告訴我們,M曾經讚賞過我們的潛水技術呢!自我陶醉中……)

有些人,或許是心理障礙,或許是毫不熟識水性,未能達到課程要求。在一個商業世界,潛水中心可以為贏取客人 (或旅客) 的好評,讓學員簡單地得到證書。有了輕鬆拿證書的口碑後,確可以吸引一般大眾報讀。剛考了OW的潛水員可以自行潛水,先不論控制不了浮力或對海岸生物造成破壞,自身和潛伴的安全才是大問題!潛水是有風險的活動,但要真正掌握了潛水技巧,可以大大降低風險。

本月尾便開始當真正的潛水長了!在此之前,我也應該要練習一下繩結,畢竟數月沒有打繩結,到時萬一打錯了便笑死人啦!

 

 

Advertisements
Kwan Yin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婚後,隨夫赴歐洲。以一個新身份,到一個新地方,一切從新開始。 筆者喜歡四處走,接觸不同的新事物。雖然離開香港這一繁華的都市,但並沒有停下腳步。在北歐繼續潛水,好好鍛鍊毅力,誓要做一個細心勇敢不依賴的好BUDDY好妻子!
http://kwanyinlau.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