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生活,  旅居瑞典

窩心的小禮物

純真的心意

那天傍晚,休息過後,我走到樓下叩門,看看小朋友完成打掃沒。Karel推開重重的木門,笑著遞給我一張字條。「DEAR KWAN YIN, I LOVE YOU. SAYS KAREL」。K 只有三歲,當然不懂寫字,應該是他跟媽媽說,然後媽媽寫下給我的!我抱著K,對他說:「我愛你啊!」

I Love You 字條
小孩純真的心意

農場媽媽說,孩子們剛才很努力完成他們答應做的清潔 (因為他們上星期把房間的牆塗得到處是顏料,所以媽媽要他們處理自己的「蘇州屎」,算是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而她也必定要履行先前答應孩子的承諾,一起做甜品。孩子們足足嚷了一星期要吃這甜品,但媽媽一直沒有空,另一方面孩子們又有房間的塗鴉牆要清理,媽媽索性與孩子來一個交易。

問題是,這甜品要弄一個多小時,享用過後,再安頓孩子睡覺,已是夜深了!動物們的晚餐仍未有著落呢!農場媽媽說她會待孩子們睡覺後才出去餵飼動物。我提議由我來跟孩子們弄甜品吧!但他們要媽媽啊!我又提議由我出去餵動物吧!但農場的運作不時改變,大不如前,農場媽媽擔心我做不來。無論如何,她還是讓我試一試,反正我做漏或做錯的話,她可以晚上出來處理,至少我也為她分擔了些工作量吧!(有時真心認為自己是100分的員工!人對我好,我對人好吧!)

她詳細講解每項工作時,孩子們在旁不斷問這個問那個,每次她也只是平心地對孩子說:「我在與 Kwan Yin說話,等等才跟你說吧!」不出數句話的時間,又到另一位小朋友走過來打斷我們。小孩就是沒有耐性的!我欣賞這位媽媽,獨力養大這三個小孩,箇中的辛苦可想而知,但從不失去耐性。

這晚,要做的工作不多,只是不太清楚各工具及糧草的位置,動工之前需要四處找一找。找齊工具,再想想怎樣的流程會最順利,免得傻傻的把工序重複做,浪費精力。簡單的事,一小時內便完成了。農場媽媽大讚!

回家後,與農埸媽媽閒聊一會。M 遞給我一碗剛完成的甜品。真高興啊!辛勞過後,回家有孩子們主動分享的甜品!(用馬奶煮的飯,煮好後加糖及玉桂粉調味,最後加點果醬點綴。農場的馬奶比牛奶較少脂肪,所以也加了些牛油,使之更香濃)

我拿著甜品 ,與農埸媽媽坐下聊天,聽著她細說這數月來發生的大事小事。現在總算捱過所有難關了吧!希望接下來的日子會好一點!閒聊之間,發現久久未見M蹤影,原來他獨個兒站在大門外看書。媽媽問他為何不進屋,他說他想待在靜一點的環境。說畢,他們已經來到客廳,媽媽一手開了洗手間門口,一個屁股推他進去。哈哈!我當時完全不知發生甚麼事,因為他們都以德文溝通。農場媽媽解釋,這小子開始需要私人空間了。此話沒多久,二哥K 獨個兒玩得有點吵,農場媽媽有點無奈,立即建議 (以命令口吻) K 走到大廳角落自己玩,遠離我們一點。在瑞典生活,大家也慣了享受寧靜的私人空間啊!

隔天,我與M在樓上遊戲室玩了一小時後,農場媽媽請我到她另一個馬埸,幫忙餵飼冰島馬。上年由Tomke和其他Woofer 一起進行馬匹大遷徙,一人牽一馬沿著森林,間中經過馬路,徒步個多小時走到另一馬場。

為了方便倒水,我帶來一個膠桶。然而,當我由馬場放糧草的一邊,走到放食水的一邊時,馬兒看見我的膠桶,都以為是美味的穀物小食,紛紛跑過來。唉,沒有威嚴的我阻止不了牠們埋身,一隻灰馬把頭鑽進我手上的膠桶內,我趕不了牠。說時遲那時快,其他馬煩躁起來,輕微的打起上來。天啊!要打的話離我遠一點好嗎?其中一隻馬撞到我的腿,慶幸不是太大衝力,沒有傷及無辜。我心想,我這麼水皮控制不了牠們,只要我一拿起這膠桶,牠們也會一直在我旁邊倒亂。我索性棄桶上路。

其他冰島馬都沒有跟上來,但又跑到食水那邊等我。我走著走著,有一隻棕色的馬緩緩走來,與我一起並肩而行。牠是多麼溫柔!但可憐的牠,應該是被排擠的一個。其他馬搶食,牠沒有跟著;其他馬在吃糧草,牠只是在後無奈的看著,看見有空位才悄悄擠身進去吃。可憐的牠,我邊走邊摸著牠的頸,跟牠聊天……

被同伴排擠的馬,緩緩走到我身邊
相較其他冰島馬,牠是特別溫柔的!

終於走到馬場的另一邊。噢!水盆都空空的,一滴水也沒有。我鑽到圍欄外,把大水桶的水倒到牠們的水盆內。牠們也許太口渴了,前腿不斷猛力踏地,以示沒有耐性等了。我也知牠們很口渴,於是把每個盆子先倒少少水,讓牠們都先喝幾口,暫時止止喝吧!而那隻被排斥的馬,沒有即時上前喝水,只在後方等其他馬喝完一輪,才上前喝個夠。

回程時,我發現糧草附近的圍欄散落在地上,本應被圍著的工具,部份被馬兒弄翻,甚至被破壞。而本應在欄內沒有開封的糧草,也被牠們粗暴地噬開了一個大缺口。馬兒解喝過後,也都先我一步走到糧草那邊開餐。我見情況不太樂觀,便就地取材,修補圍欄吧!在農場工作,總有突發事情需處理。幸好這天天氣不錯,風和日麗,雖只有3度,但不太寒冷。在斜陽相伴下,一小時便把圍欄重建好了!(其他農場工作體驗按此)

20170319_163822.jpg

又一個早上,我帶二哥 Karel 到祖父家。正準備離開時,祖父問我:「你有沒有甚麼想拿走的?」我當時覺得這問題怪怪的,搖頭說沒有。他再問:「麵包呢?」我看見他廚房放了些麵包及芝士,準備吃早餐。我推說:「不了,謝謝,我吃了早餐才來的!」況且我也必須快點回去,把車交給農場媽媽,讓她出外。祖父再三問道:「真的不要?」我這下記起他上星期在facebook 放了造麵包的照片。我興奮的說:「OH!YES!I WANT!」他笑了笑,走到屋內的地庫拿麵包給我。不要看輕這麵包啊!這是他家傳秘方來的,味道不錯之餘,充滿了農場的溫馨回憶!配上牛油與蜜糖最好吃!

20170322_065836.jpg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