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瑞典

斯德哥爾摩的小帆船

我的瑞典爸爸一直想帶我坐他的小船,在斯德哥爾摩的內海上漂泊。難得先生這星期遠行工幹,我這少奶終於可以放假了!我星期五晚到瑞典爸爸斯德哥爾摩的家留宿,星期六早上出海。

睡前,我問他:「我們明天甚麼時候起床出發呢?」他笑說:「五時半。」我還以為他說笑,沒有多在意。怎料隔天早上,他真的五時半叩我房門,說:「我的女呀!是時候起床了!我簡直覺得現在已時中午了!」我驚訝的以為自己真的睡得日上三竿,窗外的陽光也狠狠地穿過窗簾透進房內,似乎也催促我起床。我看看電話的時間,天呀!才五時半啊!北歐的日照,總是令人失去時間觀念呢!我跟爸爸說,想多睡半小時…… 沉睡片刻,叩門聲又來了,我也不好意思繼續賴床了……

他給我預備簡單的早餐及一杯咖啡。我把早餐快快吞下肚便出發起行。

由他家駕車往船塢,不需十五分鐘便到了。這是我第三次來這船塢。第一次是三年前,他帶我到這船塢後的森林郊遊;第二次是一年前,他帶我參觀他的小船。他經常說,在瑞典買一艘船根本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也許對於來自香港的我,仍未放下「有錢人揸遊艇」的觀念吧!

到了船塢,他帶我參觀他另一帆船。坐在甲板上,實在想像不了船艙內部竟是這麼寬敞的!難怪他可以跨洋渡洲了!對他來說,今天算不上是航海,所以用不著這艘船。他從儲物櫃內取出帆布、繩子等一切所需的設備,走到岸邊草地上的一艘小木船。「就是這艘了!」我們把手上的東西放上木船上,然後利用運船的小車輪,慢慢把船拖到水裡。

我在旁觀察他怎樣上帆。他叫我不要學他的方法,雖然他有的是經驗,但可謂毫無章法,一切都是隨心而行的。他邊與我聊天,邊上帆,一輪功夫後,終於可以出發了!我說:「下次由我來上帆吧!」

這帆船只靠風及舵移動。一開始,一點風也沒有,船漂得極慢,唯有不斷撥動後方的船舵,使之向前。而爸爸則坐在旁,笑說不用這麼費力,反正我們沒有目的地。那我便聽他的說話,只定好船舵的位置,不管它了。

帆船漂了一會,船頭跑出兩隻可愛的小老鼠來。他們心慌慌的在船頭位置跑來跑去,看看發生甚麼事。我們在船尾也看得有趣。爸爸叫我把船駛到附近的岸邊,好讓小老鼠著陸。但不久,他們又回到甲板內,不再出來了。我們想,即使駛到岸邊,牠們也不曉得有機會著陸,於是便決定帶著小老鼠繼續上路!

駛到主要航道附近,爸爸才負責控制船舵,避免撞上其他船隻遊輪。每當有快艇在附近飛過時,湧起的巨浪總令人透不過氣來。爸爸說:「要是有風的話,你不會覺得這麼辛苦的!但今早真的很奇怪,一點風也沒有確實罕見……」雖然我有少許暈浪,但總算過得去吧!還是擔心那兩隻可憐的小老鼠好了!

小帆船來到一個小島,我們在內灣下錨。這時,肚子已經空虛不已,但船上只有數塊硬麵包 (像厚紙皮一樣)。人肚餓時,只要是吃得下的,也可以當成龍肉。我問他餓不餓,他說:「不!多年的航海,身體已習慣了飢餓時利用體內多餘脂肪轉為能量。」但我身體還未進化到這麼聰明,一餓便甚麼也做不了啊!我把他的麵包都幾乎吃清光了!哈哈!

天色突然變得灰沈沈的,大片烏雲來到我們上空。他連忙起錨,叫我坐到船中間,他自己在船尾一手控制帆柄,一手控制船舵。我們快快駛開,希望避得過大雨吧!

沒多久,雨勢開始來襲。海面又多了快艇遊輪駛出駛入,令海浪始起彼落不間斷。小船甚至持續傾斜,爸爸得把他身體盡量靠後,希望平衡一點 (或者他是利用側推力前進吧!)。橫風把雨點直打到我們身上,相當刺激!他突然拿起自己的救生衣,快快穿在身上。我見他這舉動,驚訝的問:「有需要嗎?」同時,也抓來身旁的救生衣,狼狽地穿上。他說救生衣是還在船上的時候已經要穿上的,因為永遠預計不了下一秒會發生甚麼事。

我坐在船中央較低得位置,仰望著他。他坐在船邊,迎著狂風巨浪,滿懷自信的控制帆船的方向。帆船迎著風駛得很快,我甚至以為突然多了台摩托啊!因為船底發出擬似摩托的震動,原來那是來自中央板的。

我忍不住大讚: you are so great!他報以溫柔的微笑。要是平日只有他一人,他甚至不會在乎,可能著陸小島在樹下避雨休息。但今天有我在,擔心我肚子餓,又擔心我會萫涼,於是趕快回程。

對他來說,這不算甚麼。四十多年的航海,有甚麼風浪未見過。是我這城市人大驚小怪吧!

來到船塢,雨勢減弱了。不知甲板下的小老鼠還好嗎?我們一輪費力的功夫,把小船運回岸上的草地上。回家路上,大家都滿身骯髒濕透呢!哈哈!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