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旅居瑞典

我們的探戈

文化夜 Kulturnatten後,我認識了 Cambalaches 這探戈組織,以及其中一位導師 Lisen。

那天,Cambalaches 舉辦了免費的探戈體驗班,向大眾介紹這舞蹈。久久沒踏足舞池的我,心隱起,獨個兒參加。場內大部分都是瑞典人,導師當然只說瑞典文。雖然不是100%聽得明,但看著導師的身體語言,完全沒有溝通障礙!

探戈與拉丁舞一樣,總是女多男少。那天的體驗班沒有足夠的男步,我有幸得到和藹可親的Lisen 相伴,她當男步的角色,帶著我跳。跳了數步,她驚訝的說:「你不用上這個班啊!」我只是想跳跳舞而已!哈哈!沒多久,又來了些新人,但仍欠缺男步,Lisen 請我幫手當男步。我有點不好意思,說;「我從來未試過啊!」她說:「那現在試第一次吧!」

體驗班過後,我繼續留下來,參與探戈舞會 (Milonga)……

20170909_161854

累了,是時候回家了!臨行前,與Lisen寒暄了一會。她給我一張 Cambalaches 的傳單……

回家路上,騎著單車,迎面吹來微風細雨,內心是多麼的滿足!

那傳單,一直貼在家中的雪櫃門上,間中凝望著那傳單中那對跳舞鞋……

但就只是望著,想想而已……

unnamed

 

 

數星期後,K先生博士生生涯終於結束了!他答辯那天晚上,剛巧是探戈初班的第一堂。我隨口問他,好不好一起學探戈?他竟然爽快答應了我!

 

我懷著興奮的心情,與他來到舞室。導師Lisen 和 Johan 一早在那裡了!

每次上堂,我們也預早來到舞室,自行練習,重溫舞步。其他同學一開始比較含羞,都只是坐在一旁寒暄,但第三堂開始,我們確實帶起了這氣氛,大家都把握時間練習!

初班只有六堂,無奈我們只上了三堂。因為其中一堂撞了潛水時間,我們得到首都教潛水 (reactivate),而另外兩堂則不在瑞典 (返香港)。錯過了一半的課堂,實在太可惜了!

一個悠閒的周末,我與K先生在二手店閒逛時,巧遇Lisen 和 Johan。不知何故,我每次見到他們,也很高興。他們知道我們因為缺席了三堂而大感惋惜 (或只有我一人有這感覺吧) ,便建議我們明天去Practica (非正式的探戈舞會),他們私下教導課堂的舞步。這太好了!

 

那天在Practica,我們預早來到舞室,練習了一回。L & J 來到後,分別與我和K先生跳,個別教授。我與 J 正跳得投入之際,L 突然走過來拍我們肩膀,拉著K先生的手,交給我,興奮的說 “this is a new partner!” (這裡得交代一下,在正常舞會,這樣打斷別人要很沒禮貌的表現。不過當時我們在practica外的另一個舞室,所以沒有關係!)

我與K先生牽著手,擺好舞姿,準備踏出第一步那刻,我雙眼不禁大睜。他真是一個 “new partner” 啊!每一步都如此肯定,每一個傳給我的身體訊息也是如此強而舒服。我們跳了一圈,停下來,讓 L & J 指點一下。Lisen 見証著K先生神速的進步,竟眼紅紅淚汪汪的,不斷的鼓勵我們,並分享了她與 J 跳舞的經歷… Lisen 真是一個熱愛跳舞的性情中人!

 

那次Practica至今,我們仍繼續探戈。

閉上眼,專心感受對方的溫暖、氣息、能量,這感覺是多麼甜美!我們的探戈並沒有耀眼的花步,只是簡單的步法。一步一停頓間,找到我們之間無言的身體默契。

 

(本文相片並非探戈,而是我結婚當天跳的 Rumba… )

 

Advertisements
Kwan Yin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婚後,隨夫赴歐洲。以一個新身份,到一個新地方,一切從新開始。 筆者喜歡四處走,接觸不同的新事物。雖然離開香港這一繁華的都市,但並沒有停下腳步。在北歐繼續潛水,好好鍛鍊毅力,誓要做一個細心勇敢不依賴的好BUDDY好妻子!
http://kwanyinlau.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