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打雜員工

在農場大的孩子,生死離別並非新鮮事!他們會為小動物出生而雀躍,也會為動物生病或意外離世而大感惋惜。 這一情感教化,自小便開始了!

兩個多月沒有到農場,這裡環境依舊,只是羊BB長大了,小雞數量多了,而小孩子也長高了!小的那個小人兒說話也明顯多了!

山長水遠,終於來到 Katrineholm。巴士剛好離開,需要等上兩小時。我唯有在麥記消磨時間。我坐在戶外茶座,突然見到一輛熟悉的車子駛進麥記。那是農場媽媽的車。我與她相隔一條小馬路,大家寒暄了數句。 她有事要在市內逗留數小時,不能送我回家。臨行前,說了句「see you at my place」,便繼續上路了!那我唯有繼續等巴士,再走路進入那森林中的農場。

走到農場的外圍,見到數頭山羊在路邊吃草。牠們比較害羞,沒有上前歡迎我,只是離遠咩咩的叫。終於到了,家裡沒有人。我打開大門,得到貓貓狗狗的熱鬧款待。這是一個多麼溫馨而自助的家庭呢!

小孩子放學回家了!他們遠處見到我,邊大叫我名字,邊衝過來擁抱一番!小孩子總是熱情的!幸好沒有因為兩個多月的分別,而把我忘得一乾二淨!

當天黃昏,我們在屋外享用下午茶。一眾動物嗅到食物香氣,都走過來。大雞小雞紛紛在附近尋寶,貪吃的狗也就不用說了,早在我們身邊默默等待。馬兒也在圍欄邊遠處看著,苦苦哀求!連那個看著牠長大的Milo (山羊) 也不斷纏繞我們。 Milo 似乎仍以為自己是小寶寶,不知道自己身形在不覺間變得龐大,仍經常跳上我們懷抱裡。

農場媽媽知道我最近考得車牌,便交託一些差事給我。先接送小孩子到幼稚園,再到市內購置大量日用品。能夠駛她那部四驅車,實在很興奮!

唯一令我擔心的,是認路 (這是我一大挑戰)。這裡一帶除了樹,便是外觀看似差不多的紅色小房子。農場媽媽對我似乎頗有信心。她不擔心我身體會有任何損傷,因為她的車子十分強硬,抵得上一般撞擊。出發時,我努力地記著每一個轉彎位置。由家出發到幼稚園並沒有難度。之後由幼稚園出發往 ICA MAXI 也不大問題,只是最後一個回旋處錯出了,駛上另一段高速公路……! 不過很快便找到出口駛回頭了!哈哈!

購物過後,準備起程回家。我又努力回想巴士到農場那段路線。可惜,駛了沒多久,發覺來了一個似乎是陌生的地方!左兜右兜,發現前方挺像是農場附近的森林,於是便駛進去。進入森林範圍大概一百米, 知道自己真的走錯路了!這條森林路前面又上又落的,不是通往農場的一條。那刻真的想大喊出來!(大概兩星期前,我在Uppsala 駕車往湖泊游泳,我錯駛進一條森林單程路,倒頭離開時,其中一個車輪掉進深坑, 動不得。最後唯有致電拖車公司求助。那次,有老公在身邊,沒有慌張。) 今次,同樣情況,但只有我一人!這部車子比較大,轉彎倒頭確實考我技術與耐性 (新牌仔沒有技術可言吧!)。慶幸的是這車子比較高,被大石撞破車底的機會較低。前轉轉,後轉轉,再下車看看情況,都被大石卡住了!(新牌仔從未試過四驅,不敢在這非常時期嘗試!) 當時,我心不斷說著 「Oh my God! Please help me!」反正都是卡住了的,我最後咬緊牙關,踏盡油門衝上前面的草地 (當然事前有觀察前面的路面情況!)。Thanks God! 總算衝上了,車子可以繼續行走了!這天,本來只需要十五分鐘的路程,我花了將近兩小時才回到農場。希望農場媽媽不介意油費吧!哈哈!但這確是驚險刺激的旅程啊!

由於農場媽媽一早定了小孩子上學的時間表,這數天,我有大半時間都在農場「打雜」。其實這份工作挺不錯的!我給動物們食水及食物,其間,可以跟牠們交流一番。他們見我走來,紛紛走近。知道美食送來了吧!Milo (牠是少數可以自由行走的山羊之一) 在我工作時,緊緊跟著我,不斷咩咩的叫。牠十分貪吃的,就連我餵雞的飼料也不放過,把整個頭擠進飼料盤子裡!其他雞只能吃牠不小心掉出的飼料!真過份!

在農場內穿插,少不免碰到周圍的植物。有一回,我手背輕輕刷過一堆雜草,立即有一陣刺痛的感覺。數秒後,手背變得紅紅腫腫。我不清楚那是甚麼家伙,但我有點擔心這是過敏反應!畢竟早前到波蘭旅行,被不知甚麼的東東害得我全身長滿紅點,痕癢無比!幸而,這次的紅腫很快消退了!不過痳痺感覺則持續數小時。事後,我跟農場媽媽說有這樣的可怕植物。她一點也不覺驚訝,並說這植物十分普遍,幾乎所有德國及瑞典的小孩也能認出它!似乎只是從石屎森林來的我大驚小怪!

有一晚,小孩子在屋外大喊「Kwan Yin!過來!」。 我以為他又發現甚麼新玩意,過去一看,原來水桶內有一頭母雞的屍體。可憐的牠,應該是在桶邊失足掉了進去吧!兩個小孩看著,都帶著傷心的神色。在農場大的孩子,生死離別並非新鮮事!他們會為小動物出生而雀躍,也會為動物生病或意外離世而大感惋惜。 這一情感教化,自小便開始了!

大概三個月前,有位9歲小女孩 Eleonor,天天與一隻名叫 Helen 的小山羊相處,讓牠不再膽小,開始親近人。我也很喜歡 Helen 的。牠是雙生兒,所以個子小得很,我最初還以為牠是剛出生不久的小羊!近日,牠食慾極差。我摘了一些幼嫩的樹枝,親手餵牠,但牠甚至連嘴巴也不肯張開。可惡的牠媽 (Helen 親生媽媽),不但不多關心自己女兒,還不斷搶吃本來給 Helen 的嫩草嫩枝!本來個子細小的Helen,現在更瘦得可憐!農場媽媽初步跟牠檢查,沒有發燒,但肚子硬硬的。我們嘗試直接餵奶 (奶粉加葵花子油),希望牠藉此得到一些養份。農場媽媽說,要是牠仍不進食,情況沒有好轉,她會直接槍斃牠!那刻,我驚訝地說 Oh No!但大家都很清楚,農場千百樣工作,人人天天在忙,哪有時間專注照顧一隻小羊?與其牠天天痛苦,倒不如快快了結吧!

有一晚,我負責餵 Helen。牠喝了兩口,便不願再喝了,甚至掙扎想離開我。我大腿夾住牠的頭,手抓住牠的項圈,牠動不了,但死也不張開嘴巴。「你爭氣一點好嗎?」我跟牠說。我擔心牠,不希望牠就這樣死去。我的手輕輕的撫摸著牠,細聲在牠耳邊說:「你不可以死的!大家都很傷心呀!Eleonor 聖誕節會回來瑞典,她很想見你的!」看著牠,我感到牠的痛苦與無奈。我嘗試再次餵牠,牠似乎又願意喝了!一小杯子的奶加油,在半迫半哄下,牠終於喫下去了!

隔天,Helen 開始主動吃草,不再光躲在棚子的一角。大家總算鬆了一口氣!

農場家庭教師

有位瑞士來打工的朋友問M:「你懂得說多少中文呀?」M回答說:「很多很多!」可愛的小朋友,小小年紀,充滿著自信!

來到瑞典,偶爾得朋友介紹,找到一份工作。對我來說,這份工性質容易至極,唯一令我卻步的,是距離。每次上班,總要用上至少三小時。先踏單車出發至UPPSALA 火車站,坐火車到STOCKHOLM,再轉火車到KATRINEHOLM,再轉巴士到一小鎮,最後靠雙腿穿過森林才到達那森林中的農場家庭。

我是這家庭的中文老師。(我本以為離開了香港,也可以脫離教育界,往新方向闖一闖吧!怎料自己與教肓界如此有緣份!) 這家庭來自德國,媽媽對中國文化及中文情有獨鍾,希望自己孩子有機會學習中文。她說在這鎮要找一位家庭教師不容易。在她農場工作的,即使是華僑,也說不好國語,沒有信心教中文。我跟這位媽媽短信聯絡將近五個月了,因為時間及距離問題,我幾近放棄。但她的堅持有點令我受寵若驚,同時也令我不好意思推搪。直到有一天,她說了一句話令我覺得到她農場工作或許是神的安排,我便一口答應,爽快地約下星期開始上班!

感謝神!讓我下決心接受這份工作,讓我體會更多,讓我結識來自四面八方的朋友!

在農場的日子,我每天與兩位小男孩相處。M今年四歲,說一口流利的德文和瑞典文,好奇積極主動。我第一次見他,他完全不害羞,很快便帶著我在森林內左穿右插。泥土,石頭,樹枝,昆蟲,甚至是……馬糞也可大玩一番。K今年兩歲,所說的都是BB話,有時大家都搞不懂這是德文還是瑞典文!K比較害羞,常常嚷著要媽媽抱。而這強壯的媽媽,不論日曬或雨淋,經常背著K在農場工作。

他們只懂德文和瑞典文。因為之前有位烏克蘭女子在這裡打工,M因此學了些少俄羅斯文。我跟他們語言不通,唯有用大量誇張的身體語言輔助。寓遊戲於學習,小朋友的學習速度可以很快。就著玩的吃的穿的,他們很快學會了一些基本的中文字。記得有一次,M見到K拿著一些危險的工具(斧頭)當玩具,他衝口說「不可以!」。而我當時也有點怯,生怕他突然把斧頭亂扔。自己慢慢走向他身後,平靜地把斧頭拿走,免得他以為我跟他一起玩斧頭!

上月,我跟他們一起去丹麥。因為酒店都滿了,沒有多餘的房間,唯有跟他們一家三口睡在同一房間。那晚,M睡在我旁邊。睡前,我跟M說:「我愛您!」他也說:「我愛您,KWAN YIN!」他不斷重覆十數次,哄得我都心醉極了!

有一次,他媽媽吩咐M把甜品分給我吃,不要獨食。M走過來遞給我,我當時說:「謝謝您,不過我很飽,你自己吃吧!」我心想,這麼長的句子,我不用身體語言,即管試試看他明白不明白。他聽完便回到媽媽身邊,用德文說我不想吃,然後自己大口大口的吃掉了。他媽媽半信半疑,便問我是否這個意思。原來在這三個月期間,他不知不覺學懂了很多中文了!有時我覺得一個藍眼睛金頭髮的外國人說中文,十分有趣!有位瑞士來打工的朋友問M:「你懂得說多少中文呀?」M回答說:「很多很多!」可愛的小朋友,小小年紀,充滿著自信!

外國小朋友的成長一般都擁有頗大的自主性。家長給予很大的自由度,令小朋友的好奇心充分地發揮,四處探索。這家庭當然也不例外!有一回,他說想建小房子給小雞住,於是拿來電鑽,以及一大堆木頭準備開工。後來發現電鑽要入電芯,便找螺絲批來開蓋入電芯。電鑽終於可以運作了,他把一堆木頭堆好,嘗試用電鑽把釘鑽進木頭。當然,小雞房子是建不成。但見他能從大人的工作學得似模似樣,真令人欣賞!

下星期,我再出發到這家庭了!每次見他們,總覺得他們又長大了少許。幸好自己仍未覺老,心境仍跟小朋友無大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