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為了去夏威夷,急急在香港上「開放水域潛水員」,由那時開始,展開了潛水生涯。即使在北歐冰冷水域,也沒有放棄,反而不斷力求進步。潛水如是,人生也應如是。

旅居瑞典 潛水日誌

消失的沉船

在水族館看海洋生物好,還是親身下水感受水底世界來得有趣?

看沉船當然是在水底看才有意思!是誰的主意把沉船撈起?

Advertisements
旅居瑞典 潛水日誌

走出地平線

本星期感覺寒冷得多,原來不覺間已是零度氣溫了! 周末離開UPPSALA,向東面海邊(NOTHAMN)進發。三星期前,我們己去過一次,但當時我見海面浪濤洶湧,沒有信心下水,於是潛水日變成普通拍拖日子,坐在海邊巨石上吹吹風,欣賞日落。 後來,心有不甘,想再試一試。於是,今天我們舊地重遊。但三星期後的今天,已是零度的初冬了! 由UPPSALA到NOTHAMN大概90分鐘路程。早上斜陽本應是可愛的,但在結冰的路面,除了金黃色光燦一片外,我甚麼也看不見。唯有把車子慢開一點吧!但有好幾次,上斜路時正遇著太陽在正前方,整個太陽正正坐落在正前方的地平線,真的甚麼也看不見!第一次體驗到何為「光明」。 到步後,看見海面的浪,有點後悔三星期前沒有下水!高大的海浪拍打崖壁,此起彼落無間斷。上次的海浪,真是小毛見大毛呢!我們在岸邊觀察了一回,決定路線,便快快SET GEAR,由石灘出發。 這是我第一次在大浪底下潛水。正因為有大浪,提供了「良好的環境」讓我練習了水底導航。我原先計劃走一個大正方框,回到起點。很簡單的,只要望著電腦錶上的指南針,先向東游,再轉90度向北游,如此類推。當我真正導航時,即使向同一方向游,但也被海浪推得向橫游,所以需要不時調校方向。我游呀游,海浪一推一拉,其實進度一般。我唯有在乘海浪推進之力,加快速度,在海浪拉倒之時,稍作休息!我轉了三次後,發覺再向前游的話,便上了水面,於是大家停了下來,拍拍照!之後我再轉90度,嘗試回到起點。上到水面,幸運的我正正浮在與起點同一位置!我不會說自己有導航技巧,因為在水底時,多次被浪擾亂了方向。 上水後,發生一件趣事。K先生與我同時上水,他背向岸邊,我則面向岸邊。我看見有位中年男子正對著我們方向VV……!他見到我們突然冒上水面,也很驚訝,對著我們說了幾句話 (仍然繼續VV)。我本想回應他,但不好意思向他那方向望去,唯有轉身背向他,慢慢上岸去。回程途中,見一中年女人(應是他太太)走過來,那男人跟她說了幾句話後,她抱頭大笑。 其實我也想抱頭大笑,可惜主角是自己!雖然他VV位置與我有一段距離,而且大海有稀釋作用,但感覺始終不大好……    

旅居瑞典 潛水日誌

DIVERS NIGHT

在瑞典潛水大概一年了,主要都是兩公婆出動,偶然上PADI的SPECIATY課堂,會與其他當地潛水員一起潛。不過,一班瑞典人聚在一起時,總是說瑞典文。坦白說,我極討厭這種小圈子 (雖然我在學瑞典文,但進度極綬慢)!換轉另一情景,一班香港一與一外國人共處時,總會用英文交談吧!怎可當人家不存在?這是基於一種尊重吧!因為這一負面感覺,使我甚少參與潛水會的活動! 在台灣期間,有位CMAS的潛水教練FACEBOOK主動邀請我參與DIVERS NIGHT (一個由挪威興起的潛水節日。當天,地球上每個角落的潛水員都會在不同地方,在同一時間潛下水。在瑞典,時間是20:15)。本來我不打算參與,但那位潛水教練給我的印象實在太好了!至少沒有瑞典文與英文的掙扎!所以一口應約,甚至與他一起由早上開始,一直潛到晚! 那天,我們由早上開始,先去UPPSALA東岸的 Räfnäs bridge 與 Kapellskär。跟著一班人,潛的時間明顯長了!以前倆口子潛,大概20分鐘,我便示意我很冷,要上水。但當與其他人一起時,朋輩壓力吧!哈哈!雖然我覺得冰冷,但仍可以繼續的!(當然,大前提是,我知道自己還未到達極限!) 所以,昨日白天的兩次潛水,罕有地潛了各50分鐘!連K先生也覺驚訝! 晚上,再到了Trollsjön/Tumlarbrottet。到步時,已經時19:45。還有半小時便是官方下水時間!這真是我們SET GEAR的一個大考驗!幸好有潛水會在岸邊開了大燈,我們才不至於摸黑行動!時間緊逼,人便亂!穿DRY SUIT後才發現忘記多穿一雙厚襪,穿了厚襪再穿DRY SUIT,左腿又义錯了吊帶的中間,穿不了!把所有設備背了在身上後,電筒又找不了!到真正下水時,已經過了官方下水時間了! 今次是我們第三次到Trollsjön/Tumlarbrottet — 一個被淹蓋的礦場!這裡生物種類稀少,但經常看見一些有翅膀的不知名傢伙。雖然不是花花世界,但其大石小石都是一壯觀的景緻!特別是晚上,我甚至以為自己在洞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