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為人母

兒時失去母親,現初為人母,不知怎樣照顧下一代…

媽媽保護孩子,是天性。

這位山羊媽媽Anna時常陪伴在囡囡身邊。有任何陌生人經過,總會緊緊靠在一起, 加以防範。 (農場小朋為牠起了個有趣的名字 – Tomke Majau – 沒有人知道 “Majau” 是甚麽意思!哈哈!但我真羨慕Tomke啊!可以在農場內留名!)

不過有趣的是,Anna不喜歡餵奶。 每次羊囡囡肚子餓了,走到她身邊想喝奶,她總是走開。甚至踢開牠!我們需要每隔數小時把羊媽媽綁起來,捉住她後腿,讓囡囡可安心吃奶!

初為人母,Anma可能不習慣,囡囡吮奶時弄痛了她吧!後來,她允許囡囡吸吮右邊的乳。 那左邊呢?唯有我們人手擠出吧!

今天,我嘗試擠羊奶。母羊的乳房不像乳牛那麼大,只需要用母指及食指把奶擠出。為減輕人手與乳房間的磨擦做成的痛楚,我們會先在指頭上沾上食物油,增加潤滑作用。

Anna不喜歡這過程的,在揸奶過程中不斷叫喊,不斷掙扎。我必須用雙腿緊緊夾住她盤骨,使她逃不得。我畢竟是第一次擠羊奶,沒有太多防範意識。當我擠了四分一杯時,Anna的後腿一踢,所有奶都溢出,都浪費掉了!

20160527_092216.jpg(因光線嚴重不足,加上ANNA不斷掙扎,很難捕捉揸奶一刻…)

揸奶時,我們正面對著ANNA的尾巴,有時候會被她的尾巴左右不停掃我的鼻子,感覺很有趣!

誰叫你不好好餵奶啊!別動吧!

這媽媽還年輕,只有1歲零3個月。這次懷孕不是農場主人計劃的,可算是意外。

她這情況,我是體諒的,根本不是她的錯!Anna根本沒有經歷過幼兒吮奶的階段!

話說去年二月,誕下Anna的母羊因農場義工 (Wwoofer) 疏忽照顧而缺水致死。(此事令農場主人哭了數天!) Anna沒有媽媽照顧,我們便開奶粉,每天用奶樽餵奶三次。當時冬天,她與另外兩隻相同命運的羊寶寶一起住在大屋內。自少與人類十分親近,所以不會害怕我們。

11038687_1045043368843799_4505649220023491211_o(家中小孩甚至把牠當作寵物)

20150318_102346(兩個月大的Anna – 抱著她坐車到幼兒園途中,太緊張,竟在我腿上VV……)

20150401_190354-2 (2)(當時每晚黃昏也要帶她回家吃奶, 並且避寒)

失去母親的童年,雖然得到我們加倍的愛護,但卻失去一個模仿對象,以至今天,不懂照顧自己的小孩……

動物世界如是,人類世界如是。

小孩都是模仿大人,看著大人怎樣教育自己及自己的兄弟姊妹。每一件事情都記錄在他們的潛意識內。愉快的或可怕的經歷,每分每秒刻入他們的細胞,影響他們將來待人接物的行為,甚至思想。要是原生家庭的成長環境不美滿,情況會一直複製下去,直到有一代意識問題存在唯止。為什麼這家族的人都沒有讀書運?為什麼這家族的離婚率那麼高?為什麼這家族的人都是苦命打工仔?是否上一代不自覺地灌輸了一些價值觀給下一代人?(這沒有對與錯!) 童年的不少經歷都可以有很大的後遺症,山羊Anna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PS. 新鮮揸出的羊奶,以杯子盛載,再以隔茶渣的篩隔去毛髮或泥沙,直接倒出便可喝!羊奶味濃,非人人接受。 農場的義工們上網查了羊奶芝士的製造方法,待儲足夠份量時,便動工製造羊奶芝士!

命運

縱使農場內少了一要員,但馬照跑,雞照嗚,有誰知道羊群內的重大改變?

如果我是農場內的動物,究竟我會怎樣呢?

一隻曾受主人寵愛的山羊(E),作為動物親善大使,不下三次到幼兒園與小朋友親近。牠也曾後宮佳麗三千,從沒有另一隻公羊搶去牠風頭。這是因為牠有良好基因,有幸得到配種繁殖的重大任務。

20150607_094925.jpg
(Eleonor 與 Karel 平日在農場的活動,便是與動物們嬉戲!)

20150318_095118.jpg
(E到訪幼兒園)

 

可惜,不久前,牠性格變得暴躁,不易與人相處。是人的問題,把他寵壞了?還是牠吃錯了藥?

結果農場主人下殺戒。

羊頭被砍下,身體任由宰割。

屠宰地方也是在農場內, 山羊平日可能出沒的地方……

隔天,當我們照舊在農場內工作時,也許已經遺忘了一代元老山羊經已不復再。

但作為母山羊們,看到地上某角度有大堆羊毛,另一角落更擺放著那公山羊的羊頭,沾滿血的頸骨仍外露…… 牠們的內心會否充滿恐懼?

image

換轉是我,也許我會設法逃走。但理性地想深一層,外面的世界比農場恐怖百倍!至少農場沒有獵人或野獸把我活活打死!

命運如此,好好享受每一天吧!畢竟山羊不是人!

他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跌跌碰碰,或許會哭,但沒有跌過,又怎會吸取教訓呢?讓孩子盡情發揮創意,擁有一個豐盛的童年吧!

初初與農場的小朋友接觸,我經常對於他們的行為,以及農場媽媽的反應大感驚訝。例如小朋友在地下隨手拿一堆雪放進口內,媽媽只平淡的說:他口渴了!又例如小朋友忽發奇想,要建房子,媽媽也允許他們把電鑽、鋸刀及木材等工具舞弄一番。 對於小孩子的創意,農場媽媽可說是全力成全。

有一次,與兩位小魔怪在農場附近的森林內遊玩。他們拿著大人用的鏟子,玩堆雪遊戲。MATHIAS發現本來的小溪結了厚厚的冰,突然拋下手上的玩意,一溜煙地跑向他家的方向。不多久,他拿著兩雙溜冰鞋回來。在小小的溪流上,兩隻小魔怪「一仆一碌」地滑著!他們從不會悶,因為天賦的創意令他們把身邊一切事物都成為他們的玩意。

20160228_170942-2

今天, 與另一位德國男子Carl (新來的WWOOFER) 一起送小孩到幼兒園,經過一個遊樂場,與小孩瘋癲了一會。 他們爬高爬低,跌跌撞撞無數次,自己摸摸痛處,或會哭兩聲,數秒後又繼續跑!滑梯又高又陡,連我這個大人也覺好玩!他們更是樂而忘返!Carl 的身形高大,有點超出這滑梯的安全範圍,他滑出了滑梯末端,屁股「撲」一聲坐在地上!實在太滑稽了,大家都忍不住大笑!

駕車往幼兒園途中,小的那位精力全用盡了, 一上車便已倒頭大睡。 他手上的pizza還未食完啊!茄醬弄得整塊臉也是,真可愛!

終於完成了送太子上學的重大任務。回程路上,有數位小孩在幼兒園旁的公園玩樂。他們都爬到大樹上,其中有一位甚至爬上樹頂!多麼有膽量的孩子!附近的大人也只是在樹下閒聊著,一切在他們看來,都十分正常。 Carl說,他的孩童時代也是這樣玩的!太令人羨慕了!

20150401_134920

這隻大魔怪也是見樹便爬的小子!三兩下便爬了上去,真好身手啊!每次他媽媽見媽爬得那麼快,那麼高,都大讚他厲害。小孩的自信心就是這樣累積起來的!

 

20150825_182714
他們對所有工程車都極度著迷。平日經常駕著玩具愛車在農場內走動。有一次,M望著這TRAKTOR,停下來,把繫在玩具車的拖尾拆下,繫在真正的工程車上!很可愛的主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