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了凍的紀錄

這次比上次的冰潛還要冷!

上星期,當香港的家人齊齊整整地慶祝冬至之際,我與他到了Dyviksvraket Tyresö 作2016年最後一潛。

我們在Stockholm 的潛水中心入氣,再駕車往南面走。在潛水中心的老闆最近展示紅外線充電式保暖衣物,我好奇看了看。老闆走過來,叫我今天試用。生意就是這樣做的!對於客人,不要吝惜。我們當初便是這樣買了他兩件DRYSUIT!我興奮地穿上這件背心,雖未開電源,但已經感到溫暖了 (我在室內嘛!哈哈!)

幾乎兩個月沒有潛水,我的動作似乎沒有從前般爽快。是生疏了?還是冬天天冷,手腳變得不靈活?

終於下水了!一如既往,自己穿自己的蛙鞋!雖然我穿DRYSUIT,但臉龐及嘴唇直接暴露水中,而頭頸部位需有帽子保暖,但也有水慢慢滲入。我感受到浸在冰水的剌激!看看電腦錶,水面只是6度而已……那水底呢?15589932_1199180343492560_6399078660940985031_n.jpg

這個潛點有沉船,一大一小。能見度不太好,大概只有4米,所以不是拍水底相的好地方!關於水底拍攝,我真的不在行…… 或許要先在陸上練好基本功吧!

在沉船附近潛水,是考驗中性浮力的好時機。幸好自己的技術沒有退步,否則揚起水底的泥沙或倚在船身的懸浮物,便害得一眾潛水員甚麼也看不到了!

IMG_0528ed_jiji.jpg

潛了大概35分鐘,水底溫度只有3度。幸好有件保暖衣,沒有冷得發抖,但我雙手輕微刺痛,我向他示意「很冷很冷,要上水」。以前學潛水,大母指向上的手勢指「上水」。最近我們學了技術潛水的手勢,這動作表示「END THE DIVE」。為表示我的強烈意欲要結束潛水,我出動雙手大母指,要立即上水。

在水面慢慢解凍,看見遠處有3隻天鵝在覓食。雖然很冷,但我仍用僅有的餘溫慢慢游過去。可惜,天鵝們不近人,我差不多游近時,牠們都躲開了…

動物一定會向食物低頭的!我上岸準備吃午餐時,牠們都主動游來岸邊。但這天鵝仔仔實在過於防範,太兇惡了!明明我給牠食物,牠每次吃完都向我怒吼示威。我稍稍動作大一點,或向牠靠近一點,牠都罵我然後游開!

IMG_0601ed_jiji.jpg

有人問,為何這麼冷仍去潛水?

想挑戰自己吧!哈哈!

沒有挑戰的人生會是多麼苦悶!即使是家庭主婦,也不要只困死自己於四面牆內。不論男女老少,不論年紀、職業及學歷,生活可以很精彩,生命可以很豐盛的!

 

 

凍潛

要逃避總有藉口,要堅持總有理由。只有堅持,才可看得更多,走得更遠!

根據我們往年的習慣,除非水結了冰,否則也會出海潛水。如果結了冰的話,也會跟潛水中心玩冰潛 (因為我們沒有工具破冰)。

既然那麼冷,為什麼仍繼續潛呢?陰天、下雨、昨日工作得很累想睡晚一點等等,都可以成為舒舒服服待在家中的藉口 (非理由),但另一方面,也有千千萬萬個理由要我下水。

最近學了側掛 (sidemount),不趁記憶猶新的時候多加練習,很快會忘記這技術的!加上我計劃明年暑假去SVALBARN (接近北極的島嶼),到時與海獅和殺人鯨同游,怎能不用多一倍空氣的側掛氣樽呢?所以必須加緊練習啊!

我每次讀PADI的潛水課程,不時會建議學員購買潛水用具,自己擁有一套。雖然廣告宣傳味甚濃,但我作為過來人,完全感受到這一做法的好處!一整套潛水用具實在太貴了,買了又不用等同浪費。不想浪費的話,便需多多使用,多下水!潛水潛得多,即使有學習障礙的我,也都日漸進步呢!所以,今天的技術,是一開始決定買潛水設備時,迫出來的!

這個周末,我們的DIVEMASTER教練帶OPEN WATER學生出海上課。雖然又是老地方Björkvik,但作為練習側掛的潛點,卻是首選。(題外話,上星期完成了最後的考試,終於畢業,真正成為DIVEMASTER了!)

岸邊風大,稍稍掀起海浪,其實沒有甚麼特別,不過直覺水底會很冷。我們很快便下水了,而教練與學員仍在岸邊做簡介。側掛的好處,是可以輕裝下水,在淺水位置才掛上潛水樽。這看似很酷啊!(有興趣的,可以看初嚐側掛的滋味側掛學員尋沉船)

當時空氣溫度是4度,而我的電腦錶顯示,水底溫度是10度,加上不斷的向岸風,我們都稍有寒意。我在水面費力地拉彈弓繩及摸索扣的位置,不知不覺用了20分鐘。這是一十分費力的過程!側掛裝置只是借回來的,尺碼偏小,比較窄,加上厚厚的潛水衣及手套,令我不能輕易摸索腰後的扣的位置。即使摸到了,一隻手打開扣的同時,把樽身對準位置托上扣著,另一隻手輕微扶著樽頭,命中率極低!我說,我找不到那扣的位置,你不想再等的話便幫我扣上,要不然請等多一等,不要催我。我的BUDDY很有耐性,他知我仍未習慣側掛,從來沒有催促我。只是下身一直浸在水裡,比較冷!

img_0330
錯誤示範… 嘻嘻… 潛水面鐃其實不應該在額頭位置的!因為有大浪的話,很容易被沖走。但那刻我實在想要更廣闊的視野處理身旁的扣!

熟能生巧,這話準沒錯的!第二次下水時,我左右兩邊側掛裝置也能一下便對準位置扣上,成功感令我忍不住高呼!

這次用了12公升 / 232 BAR的潛水樽,加上8磅鉛,做到完美的中性浮力了!

img_0346ed_jiji

 

第一次下水,不到20分鐘,我便手勢示意很冷。於是游到5米位置,放象拔便上水。

第二次潛,可能已經習慣低溫了,潛了61分鐘。我雖然冷,但竟然沒有冷得非上水不可的感覺。他對於我的耐寒能力也十分驚訝。或者我看到很多有趣的小傢伙,不自覺地轉移了注意力吧!哈哈!

img_0440ed
猜猜牠伏在這裡多久? Photo by Ka Lok

 

 

img_0387ed
這條魚很有姿態的!!我們慢慢轉向牠前方,拍牠的正面,但牠總是跟著我們緩慢地自轉,死也不肯正視我們! Photo by Ka Lok

 

或許水溫較低,或許潛水員數目大減,我們在水或看到的生物比平時多!

 

走出地平線

本星期感覺寒冷得多,原來不覺間已是零度氣溫了!

周末離開UPPSALA,向東面海邊(NOTHAMN)進發。三星期前,我們己去過一次,但當時我見海面浪濤洶湧,沒有信心下水,於是潛水日變成普通拍拖日子,坐在海邊巨石上吹吹風,欣賞日落。

後來,心有不甘,想再試一試。於是,今天我們舊地重遊。但三星期後的今天,已是零度的初冬了!

由UPPSALA到NOTHAMN大概90分鐘路程。早上斜陽本應是可愛的,但在結冰的路面,除了金黃色光燦一片外,我甚麼也看不見。唯有把車子慢開一點吧!但有好幾次,上斜路時正遇著太陽在正前方,整個太陽正正坐落在正前方的地平線,真的甚麼也看不見!第一次體驗到何為「光明」。

到步後,看見海面的浪,有點後悔三星期前沒有下水!高大的海浪拍打崖壁,此起彼落無間斷。上次的海浪,真是小毛見大毛呢!我們在岸邊觀察了一回,決定路線,便快快SET GEAR,由石灘出發。

IMG_0606

這是我第一次在大浪底下潛水。正因為有大浪,提供了「良好的環境」讓我練習了水底導航。我原先計劃走一個大正方框,回到起點。很簡單的,只要望著電腦錶上的指南針,先向東游,再轉90度向北游,如此類推。當我真正導航時,即使向同一方向游,但也被海浪推得向橫游,所以需要不時調校方向。我游呀游,海浪一推一拉,其實進度一般。我唯有在乘海浪推進之力,加快速度,在海浪拉倒之時,稍作休息!我轉了三次後,發覺再向前游的話,便上了水面,於是大家停了下來,拍拍照!之後我再轉90度,嘗試回到起點。上到水面,幸運的我正正浮在與起點同一位置!我不會說自己有導航技巧,因為在水底時,多次被浪擾亂了方向。

上水後,發生一件趣事。K先生與我同時上水,他背向岸邊,我則面向岸邊。我看見有位中年男子正對著我們方向VV……!他見到我們突然冒上水面,也很驚訝,對著我們說了幾句話 (仍然繼續VV)。我本想回應他,但不好意思向他那方向望去,唯有轉身背向他,慢慢上岸去。回程途中,見一中年女人(應是他太太)走過來,那男人跟她說了幾句話後,她抱頭大笑。

其實我也想抱頭大笑,可惜主角是自己!雖然他VV位置與我有一段距離,而且大海有稀釋作用,但感覺始終不大好……

 

 

DIVERS NIGHT

在瑞典潛水大概一年了,主要都是兩公婆出動,偶然上PADI的SPECIATY課堂,會與其他當地潛水員一起潛。不過,一班瑞典人聚在一起時,總是說瑞典文。坦白說,我極討厭這種小圈子 (雖然我在學瑞典文,但進度極綬慢)!換轉另一情景,一班香港一與一外國人共處時,總會用英文交談吧!怎可當人家不存在?這是基於一種尊重吧!因為這一負面感覺,使我甚少參與潛水會的活動!

在台灣期間,有位CMAS的潛水教練FACEBOOK主動邀請我參與DIVERS NIGHT (一個由挪威興起的潛水節日。當天,地球上每個角落的潛水員都會在不同地方,在同一時間潛下水。在瑞典,時間是20:15)。本來我不打算參與,但那位潛水教練給我的印象實在太好了!至少沒有瑞典文與英文的掙扎!所以一口應約,甚至與他一起由早上開始,一直潛到晚!

那天,我們由早上開始,先去UPPSALA東岸的 Räfnäs bridge 與 Kapellskär。跟著一班人,潛的時間明顯長了!以前倆口子潛,大概20分鐘,我便示意我很冷,要上水。但當與其他人一起時,朋輩壓力吧!哈哈!雖然我覺得冰冷,但仍可以繼續的!(當然,大前提是,我知道自己還未到達極限!) 所以,昨日白天的兩次潛水,罕有地潛了各50分鐘!連K先生也覺驚訝!

晚上,再到了Trollsjön/Tumlarbrottet。到步時,已經時19:45。還有半小時便是官方下水時間!這真是我們SET GEAR的一個大考驗!幸好有潛水會在岸邊開了大燈,我們才不至於摸黑行動!時間緊逼,人便亂!穿DRY SUIT後才發現忘記多穿一雙厚襪,穿了厚襪再穿DRY SUIT,左腿又义錯了吊帶的中間,穿不了!把所有設備背了在身上後,電筒又找不了!到真正下水時,已經過了官方下水時間了!

今次是我們第三次到Trollsjön/Tumlarbrottet — 一個被淹蓋的礦場!這裡生物種類稀少,但經常看見一些有翅膀的不知名傢伙。雖然不是花花世界,但其大石小石都是一壯觀的景緻!特別是晚上,我甚至以為自己在洞潛啊!

學救人 先學自救

經歷了兩個模擬救援, 深感救援是一個頗辛苦的工作。 所以, 以後buddy check還是認真一點! 免得自己或buddy因些微錯漏而導致意外發生! 對我來說, 這一課程最大的意義並非令我成為rescue diver, 而是令自己出意外的風險減到最低, 不用勞煩其他人。

為期一周的潛水救援課程,理論加實習,得著比原先所想的更多。

要救人,先要懂得自救。遇到潛水面罩鬆了、 reg弄掉了、 抽筋、 頭痛、 在水中沒有氣等等情況,怎麼辦?在正常情況下,停一停,想一想,當然知道怎樣做。 但人一緊張,甚麼傻事也做出來,甚至連唯一的「生命線」也拋開。所以,潛水前的心理質素很重要。疲勞或壓力都會令自己應變能力大減,意外發生時,後果可大可少。

課程最後兩天,一眾學員跟著教練們到Stockholm東面的湖泊實習。簡介時,教練說‘some shits may happen’。這周末天氣好極了!藍天白雲,還有陣陣涼風伴隨陽光;加上那些特別安排的‘shitssss’,令人刺激又興奮!

我們分隊做了多個練習。尋找失蹤者、抽筋處理、自己尋回鬆開了的reg (這只是open water 的小小重溫)、水底救援驚惶的或沒有知覺的潛水員、沒有氣體、水面做人工呼吸、岸上拋繩、抬傷者上岸等等。其中一個練習令我印象深刻:在近岸抬傷者上岸。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可以這樣抬一個人 (像消防員救人那樣)!原來自己氣力很大,大得連K先生也可整個人抬在肩上,一步一步的走上岸。走到上沙灘,回頭一望,人人都向我舉起大母指!連最矮小的我也做得到!救人無難度!哈哈!

有一回,我與K先生一起做失去知覺及失蹤潛水員,另外兩位同學尋找我們。他們尋到我們後,要帶我們上水面。唯我的救援者帶得頗急,上升時,我的電腦錶不斷響警號,示意上升太快。但我那刻甚麼也做不了!救人分秒必爭,但不可心急的!

有兩次做完練習,大家準備上岸時,其中一位教練大叫救命,說他buddy在水底有意外。大部份同學都已上了岸,而在水中的又沒有鉛,沉不下去。六人的救援團立即進行分工並行動。有人作指揮,有人落水作後備救援,有人在岸上作準備,有人負責聯絡外界的緊急救援。正個過程十分逼真,每位同學都落力做好自己的角色。事後檢討時,教練們都仔細地提出剛才的不足之處及值得讚揚的表現。我們很清楚自己都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心中不斷回想,這一步做錯了甚麼,那一步應該是怎樣怎樣做的!但正如教練所說,Learn from experience (從經驗中學習),剛才大家的表現,在當時的情況,已經是最好的了!

雖然自己是合資格的Rescue diver,但我相信如果有事發生,我仍會不知所措,出盡百般亂子。 經歷了兩個模擬救援練習,深感救援是一個頗辛苦的工作。所以,以後buddy check還是認真一點!免得自己或buddy因些微錯漏而導致意外發生!對我來說,這一課程最大的意義並非令我成為rescue diver,而是令自己出意外的風險減到最低,不用勞煩其他人。

 

 

潛水救援課程 – 先學自救

經歷了兩個模擬救援, 深感救援是一個頗辛苦的工作。 所以, 以後buddy check還是認真一點! 免得自己或buddy因些微錯漏而導致意外發生! 對我來說, 這一課程最大的意義並非令我成為rescue diver, 而是令自己出意外的風險減到最低, 不用勞煩其他人。

為期一周的潛水救援課程,理論課堂上與其他同學討論情境問題,加上多個潛水救援練習,得著比所想的更多。

要救人,先要懂得自救。

遇到潛水面罩鬆了、 REG 弄掉了、 抽筋、 頭痛、 在水中沒有氣等等情況,怎麼辦?在正常情況下,停一停,想一想,當然知道怎樣做。 但人一緊張,甚麼傻事也做得出來,甚至連唯一的「生命線」(Reg) 也拋開。所以,潛水前的心理質素很重要。疲勞或壓力都會令自己應變能力大減,意外發生時,後果可大可少。(看另一文:水皮的潛水員)

課程最後兩天,一眾學員跟著AD的教練們到 Stockholm 東面的湖泊實習。教練說 ‘some shits may happen’。這周末天氣好極了!藍天白雲,還有陣陣涼風伴隨陽光;加上那些特別安排的‘shitssss’,令人刺激又興奮!

潛水救援練習

我們分隊做了多個練習。尋找失蹤者、抽筋處理、自己尋回鬆開了的 Reg (這只是open water 的小小重溫)、水底救援驚惶的或沒有知覺的潛水員、沒有空氣、水面做人工呼吸、岸上拋繩、抬傷者上岸等等。

其中一個練習令我印象深刻:在近岸抬傷者上岸。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可以這樣抬一個人 (像消防員救人那樣)!原來自己氣力很大,大得連K先生也可整個人抬在肩上,一步一步的走上岸。走到上沙灘,回頭一望,人人都向我舉起大母指!連最矮小的我也做得到!救人無難度!哈哈!(顯然是在農場的工作,把我鍛鍊得強壯有力!)

背起傷者走到岸上
此照片是後期當上潛水長後,協助救援課程時拍攝的。當時正示範如何背起傷者。

有一回,我與K先生一起做失去知覺及失蹤潛水員,另外兩位同學尋找我們。他們尋到我們後,要帶我們上水面。唯我的救援者帶得頗急,上升時,我的電腦錶不斷響警號,示意上升太快。但那刻我被緊抱著,甚麼也做不了!救人分秒必爭,但不可心急的!

意料之外的練習

有兩次做完練習,大家準備上岸時,其中一位教練大叫救命,說他buddy在水底有意外。大部份同學都已上了岸,而在水中的又沒有鉛,沉不下去。六人的救援團立即進行分工並行動。有人作指揮,有人落水作後備救援,有人在岸上作準備,有人負責聯絡外界的緊急救援。整個過程十分逼真,每位同學都落力做好自己的角色。事後檢討時,教練們都仔細地提出剛才的不足之處及值得讚揚的表現。我們很清楚自己都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心中不斷回想,這一步做錯了甚麼,那一步應該是怎樣怎樣做的!但正如教練所說,Learn from experience (從經驗中學習),剛才大家的表現,在當時的情況,已經是最好的了!

Buddy check

雖然自己是合資格的Rescue diver,但我相信如果有事發生,我仍會不知所措,出盡百般亂子。 經歷了兩個模擬救援練習,深感救援是一個頗辛苦的工作。所以,以後buddy check還是認真一點!免得自己或buddy因些微錯漏而導致意外發生!對我來說,這一課程最大的意義並非令我成為rescue diver,而是令自己出意外的風險減到最低,不用勞煩其他人。

Learn from experience!

課堂上,每一個個案討論,我都不覺間對號入座!哈哈!我過往的「大頭蝦」經歷實在太多了,而且也給我不少教訓。這個課程,有系統的把(我的)大部分意外列出,再一起討論防預方法,也許我在一眾同學中,得著是最多的!

 

水皮的潛水員 – 潛水事故

從前自己沒有DRY SUIT潛水經驗、對自己的設備操作不熟識、事前準備不足等等,都是導致一切意外的原因。任何一個小錯誤,也有機會釀成大意外。

這星期開始上潛水救援課程。 課程中,腦海迅速回顧最初在瑞典潛水的種種經歷 (潛水事故),對於自己的水皮,忍不住笑了…… 瑞典的水溫比較低,即使是夏天,也必須穿 DRYSUIT (乾性潛水衣),冬天也就不用說了 (見另一文「凍潛」及「破了凍的紀錄」)!數月後,待我學會 ICE DIVING 再分享吧!我 BUDDY K先生比較耐寒, (他身體無時無刻也在發熱的!) 所以每次都是我以手勢示意「我很冷」,然後開始上水面。上岸後,我的手仍是冰冷得很,乏力又不靈活,UNPACK GEAR 時總是感到十分吃力,有時甚至唉聲歎氣。我這一情況,嚴格來說,是 EMOTIONAL STRESS 的表現。 這裡潛水,要是租用潛水鋪的設施,包括鉛及樽,是不划算的。我們去年十月份買了大部分潛水用品 (DRY SUIT, UNDERGARMENT, HOOD, GLOVES, TANK, WEIGHTS),加上在香港買的BDC (浮力控制裝置)、電腦錶、REG (呼吸調節器)等等,可說是一應俱全。看似很專業,但實際上……

潛水事故 1 – 甩樽

第一次用自己新買的設備潛水,是夜潛。(今天上潛水救援課程,方知這是大忌!) 我們跟 ALPIN DYK SPORT (Urban Diving) 來到湖邊。其他人都很快便安裝好設備,穿好潛水衣,準備下水了!唯獨我仍在辛苦地穿上緊身的潛水衣,還未下水時,天都黑齊了!好不容易穿好潛水衣了,穿手套又是一輪功夫!最後,我拿著蛙鞋及潛水面鏡走到岸邊,作最後檢查。那時,ALPIN的老闆 Jonas 教練早就下水了,在水中指引我們,他並沒有因為我的笨手笨腳而顯得不耐煩。我差不多穿好蛙鞋,但厚厚的手套的指頭夾在蛙鞋的後跟,我想用力拔出,但立即聽到 J 教練在遠處大喊「OH! NO!」我才停下來,用陰力慢慢拔出來,否則要花一番心力把手套再次穿上了! 我必須在這裡稍作補充:我們2013年12月在香港學 OPEN WATER 開放水域潛水,2014年7月學 ADVANCED OPEN WATER,8月學 DRY SUIT,全都是在香港亞熱帶水域學的。而且學成後並沒有練習,等於白紙一張!我們是甚麼程度,那位 J 教練一看便知龍與鳳。下水後,他全程作我們的「導遊」。我們下水游離岸邊,我發覺自己的樽左右搖恍。原來我沒有綁好,快要掉下。J 教練和 K 先生在水中使力地把它固定回原位,又是一輪功夫。J 教練說「IT’S NOT EASY!」。為此,我深感抱歉!

事故 2 – 多次「彈水」

第一次穿那件 DRY SUIT,不太熟識其運作,對於加減空氣的份量亦未掌握,於是問題出現了!我上升一米,沒有及時排放DRY SUIT內的空氣,空氣因上升而膨脹,直接影響我浮力。有時我來得及排氣,但由於排放過多,會下沉回到湖底;要是來不及排氣,便一下子上升到水面,這有機會導致減壓病。如是者,我上上落落,不下三次。J 教練似乎見怪不怪,每次都只是看著我急升,再吃力地下沉,我尷尬極了! 我在瑞典的潛水歷程便是這樣的開始!換了是你,會放棄嗎? 瑞典會是我們進步的好地方。學有所成後,將來到其他繽紛海底世界,便能自如地游玩了!正面思維讓我們知道自己有甚麼不足,於是把握每次潛水練習的機會。我們甚至在家把所有設備拿出來,計時把所有設備安裝,並穿上DRY SUIT,看看誰最快!

事故 3 – 被沙啜實站不起來

第二次跟 ALPIN 潛水,是 SHORE DIVE (岸潛)。這是我人生第一次 SHORE DIVE (香港及夏威夷潛水都是船潛,把所有設備戴上後,輕鬆地跳下水便行了!)。回想那次經歷,簡直是體力的一大挑戰!我們在岸邊作好一切準備,戴上面罩,手提著蛙鞋,背著17KG 的樽,身繫10KG 的鉛,一步一步的迎著浪走出較深水位置。自己的重量,加上浪的阻力,本身己經很難走了。那湖的湖底是沙地,每一步幾乎也被沙吸吮,一旦失去平衡,浪花一來,便把我整個人向後倒下了!我的重量都聚在後面,沙吸吮得更緊。要站起來,談可容易?站了起來,又必須立即平衡並向前走,否則只會不斷重演!

事故 4 – 倒立彈水

終於成功下水了,又發現另一問題:我沒有穿厚襪。由於沒有厚襪,DRY SUIT的靴顯得特別鬆,但我又沒有把蛙鞋扣得特別緊。要是我的FINNING技術好,應該沒有問題的。然而,是我跳舞的習慣嗎?我經常不自覺地「POINT腳」,結果,我的腳掌完全走出了 DRY SUIT 鞋內,蛙鞋只是扣在 DRY SUIT 鞋,而非我的腳掌。我完全失去平衡,空氣在靴內聚,越來越膨脹,我不知所措,整個人倒立地彈了上水。上到水面,仍是無法控制方向,心也慌了,完全失去理智,只懂在水面半浮半沉地掙扎,都忘了 BCD 的存在。K先生見狀,立即過來為我的BCD充氣。我建立了浮力,這才鬆了一大口氣!但我全身己經虛脫無力了!

事故 5 – 控制不了浮力又彈水

另有一次,在瑞典西岸的 SMÖRGEN 潛水,我上升時控制不了 DRYSUIT 內的空氣,擔心起來,開始變得恐慌。我在水底吃力地掙扎,把自己沉回低位,甚至雙手抱著大石,但也沒有太大作用!(連大石也被我抱起來呢!) 最後,由十米水深的地方,三秒內彈了上水面。當地職員知道後,為我初步檢查有否減壓病的徵狀,並要我吸純氧氣,以減低潛在風險。 以上的初哥經歷,都是這大半年內發生的。從前自己沒有DRY SUIT 潛水經驗、對自己的設備操作不熟識、事前準備不足等等,都是導致上述意外的原因。任何一個小錯誤,也有機會釀成意外。而 SMÖRGEN 那次潛水後,我領悟多了,掌握了更多技巧。現在可以自己控制 DRY SUIT,而非被 DRY SUIT 控制。可以在下沉至底部之前己控制好自己浮力,不用腳踏湖底,揚起沙塵了!可以在上水前確保在5米水深完成3分鐘的安全停留,不會因上升過急而略過這重要的步驟。

學救援其實也是一種自救。學懂一切存在風險,即使將來沒有機會救人,也可確保自己不會成為待人拯救的一個吧!

續… ****************************** TURN UP 體力提升飲品! 親身感受過,的確可以秒速提神! 香港朋友按此訂購 台灣朋友按此訂購 新加坡朋友按此訂購 其他國家的朋友按此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