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有義

動物間就只有喜歡與不喜歡,沒有我們人類想得那麼複雜的。

我對牛不太了解,而且有點怕牠們龐大的身軀。農場有兩頭母牛和一頭公牛,總不能因害怕牛隻而不理會牠們的!接觸多了,也減低心底裡對牛隻的恐懼。

當初,農場媽媽買這三頭牛回來,一來是想救牠們逃離不人道的農場,二來是希望在自己農場繁殖小牛。怎料數年來也沒有小牛出生。農場媽媽開始心灰想放棄之際,暴雨BB突然現世。這小寶寶實在救了牠的親生父母。因為再沒有小寶寶出生的話,農場的支出只會有出沒有入,不利農場經營。所以牛隻很快會被屠宰的。

小牛誕生一文記述了暴雨BB誕生後,分隔牛隻的經過。當時公牛與母黑牛聯手幫助牛媽媽與牛寶寶對抗我們。三頭大牛不斷對我們怒吼,希望嚇退我們。這是多麼驚險的任務!(詳情不在此文重提了)

黑母牛因與朋友及暴雨寶寶分離而吼哭了一星期。我與TOMKE當時以為牠是想念小寶寶。不育的牠把小寶寶當成是自己的骨肉。

這黑母牛,至今仍未有任何生產,所以農場媽媽決定把牠屠殺。

每次屠殺動物,農場媽媽都會考慮很久。因為她很愛惜農場內每一個生命。

農場支出是很現實的問題,令她不得不狠下心腸宰殺黑母牛。她唯一可以做的,是在宰殺過程中,快且準地了結牠生命,讓牠不用多受苦。(這與清真肉有極大分歧,他們認為慢慢放血,使動物在不覺間失血而死,才是人道。他們以為動物是笨到這個地步嗎?)

黑母牛被屠,其他動物當然知道。而牛媽媽Vara發覺同伴己死 (也許牠嗅到同伴的血),也不斷地吼哭,如同當初黑母牛一樣。我們這下才知道,牠們真的是好朋友……

當初,黑母牛出竭力保護VARA及牛寶寶,雖抵受不住穀物引誘 (動物們最喜歡吃穀物的!),中途去了吃穀物,但這是動物本性吧!吃完了便又回到小寶寶身邊助喊示威。現在,好友離世,Vara 夜夜難眠,吼哭聲傳遍整個森林,聽得人人都心酸…..

20160321_154912
牛氏家族

當我們享用黑母牛的肉時,我們一方面吃得津津有味,另一方面,也安慰自己說,牠在這農場已經享受過很不錯的人(牛)生了!

嚴格來說,這的確是自我安慰的說法。「汝非魚,焉知魚之樂?」快樂與否,我們無從得知。但綜觀所有農場 (有機及非有機),牠在這有機農場享有很大的活動空間,吃的是天然的糧草。以這些客觀準則作考慮,牠比在其他農場的動物幸福得多!(又是一自我安慰) 不過如果真的為動物的生存權利及生活質素著想,請多多支持有機食品!

 

 

小牛誕生

因為我是第一位看見小牛的,所以農場媽媽叫我為牠命名。數天後,我才想出一個名字:RAIN。我與TOMKE商量了一會,她建議RAINSTORM 的中文 (RAINSTORM背後故事,見"暴雨的由來")。於是暴雨(BAOYU) 便成為牠的名字。有趣的事,外國人說普通話,語調總是怪怪的!我花了一段時間教他們,但似乎他們仍需要時間消化。

有天早上,我如常在農場工作。在餵飼馬及牛期間,我離遠看見有一頭牛BB。我心想,原來這裡有頭小牛,但沒有多理會,繼續搬糧草。(事後,我真驚訝自己的平淡反應!農場突然多了新生命,應是天大的喜訊啊!看來我一大早還未清醒…)

沒多久,農場媽媽送小孩子上學後,立即趕回來。 她說,我們今天多了頭小牛,必須把牠引出來,帶到室內馬房。母牛剛生了小寶寶,體質虛弱,需要吃更多糧草及水份。要是牠在外面與其他動物一起,很多時候為了要保護寶寶,而不能吃足夠食物。加上其他動物會與牠爭吃的,所以我們必須把牠們母子帶到安靜的地方。由於這不是簡單工作,本來有 free day 的 Tomke 也得幫忙。農場媽媽安排分工。Tomke 先預備穀物安撫將會鼓噪的牛群 (兩隻大母牛,一隻公牛),主力負責引開兩隻不關事的牛的注意力。農場媽媽 (她是懷孕八月的準媽媽) 則負責捉住小牛,把牠抱到圍欄外,同時引導牛媽媽跟著她。而我,對牛不熟悉,又沒有多大力氣,只是負責開閘關閘,以及開啟電源這重要任務。

我有點擔心農場媽媽,因為醫生吩咐她千萬不能做粗重工作。她懷孕初期,曾經被驚慌的綿羊撞倒,使腰部受傷。今天,萬一有任何意外,怎麼辦?她叫我不用擔心,這是她擔心的範圍。她說,要是今天不做,待多數天,小牛長大了,懂得平衡,到時更難處理。雖然小牛剛出生一天,但體型比狼狗還龐大,怎能想像大著肚子的農場媽媽抱得起!

我在欄邊準備好,她們慢慢走到牛群那裡。 小牛見有陌生人走近,都跑回媽媽身邊。 其他牛也意識將會有事發生,一一走近小牛,保護牠。 她們越走越近,牠們開始憤怒了,不斷怒吼。 她們繼續慢慢走近,走到牛群旁邊。 大牛都擋在小牛前面,不讓農場媽媽靠近。Tomke把穀物放到另一邊,引導另外兩頭大牛離開。 而農場媽媽則一手抓住小牛的前腿,並夾在兩腿中間,使牠四腳朝天,任牠怎掙扎,因初生平衡力欠佳,也逃脫不了。 但農場媽媽這一舉動,激怒了牛媽媽,牠對著農場媽媽大吼,吼聲極為巨大震撼,似乎震陷整個森林。 我遠處觀望也嚇呆了!

她提起小牛前腿,一步一步橫著走向我這邊。小牛需剛出世,但一點也不輕呢!農場媽媽走兩步,得歇一歇。而牛媽媽則一直在旁不安地對著農場媽媽怒吼。另外兩頭牛很快便吃完那些穀物,又過來湊熱鬧。(動物們永遠是把食物放第一位的!) 這樣走兩步歇一歇,好一會才走到圍欄。我在最後一刻才把圍欄打開,免得其他牛也衝出來。當小牛與母牛都帶到圍欄外時,農場媽媽真鬆了一口氣,但太累了,得樽下休息一會。

到了馬房,農場媽媽決定現在便為小牛釘上耳扣名牌。這一般不會在出生第一天做的,因為初出生,免疫系統仍不太好,容易細菌感染。但農場媽媽擔心過了幾天,牠強壯得多時,掙扎起來,挺著大肚子的她可受不了!穿名牌就像我們穿耳環一樣。但在小牛的耳朵上釘名牌,應該頗痛的!

這頭小牛,是公牛。大家都有點失望。公牛在農場,一隻便足夠了。再多的公牛,只會不斷消耗農場資源,不合符經濟效益。反而母牛,可以繁殖,同時提供牛奶,對農場來說恩物。所以,這初生兒的下場……或許兩年後便不會再見到他了!這令人有點痛心,但同時,大家其實也很喜歡吃牛肉,而且這還是有機牛肉來的!(題外話一則,見下文)

世事真奇妙。小牛出生的前一晚,我與TOMKE飯後聊天。她說十分希望可以在這一年工作假期內,目睹一位小寶寶出世。但大家都知道,剛剛過去的夏天己經有幾隻小馬誕生。而現在還沒有動物懷孕,所以機會也不大。(後來我們知道母羊懷孕只需大概四個月,所以TOMKE的願望仍可成真的!) 隔天早上,便有小牛誕生,真神奇!根本沒有人知道那頭母牛懷孕了!

由分開牛群那刻開始,牠們不止息地吼叫,特別是另一名黑母牛。我跟Tomke當時猜想,那黑母牛這麼多年都沒有懷孕,見VARA剛生了小寶寶,或許又生了一份母愛,把牠也當成是自己的!與小寶寶分離當然不高興,因此整日整夜吼叫。但她這情況維持了至少一星期,我們聽著也心酸起來…… (數個月後,我們發現另一事情,更令我們心酸……見有情有義)

因為我是第一位看見小牛的,所以農場媽媽叫我為牠命名。數天後,我才想出一個名字:RAIN。我與TOMKE商量了一會,她建議RAINSTORM 的中文 (RAINSTORM背後故事,見“暴雨的由來")。於是暴雨(BAOYU) 便成為牠的名字。有趣的事,外國人說普通話,語調總是怪怪的!我花了一段時間教他們,但似乎他們仍需要時間消化。

繼續閱讀「小牛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