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蘭潛水展2019 @ Tipperary

全國熱衷潛水的人都集結在這偏遠小鎮。多個講座接二連三的舉行,我與K先生都認真的取經,得到不少啟發!

自從去年十月初在南面的Kinsale 潛水後,與潛水似乎絕緣。對於潛水員來說,就連一個月也是很長的等待!剛過去的周末,是一年一度的愛爾蘭潛水展 (Dive Ireland Expo 2019)。

展覽的講座早上十時開始,由家出發,駕車兩小時才到小鎮Nenagh。雖早起床,但二人出奇的精神!看來大家都對於久違的「潛水活動」很雀躍呢!

我與 K 先生都在整個活動中得到一些啟發。

最大的得著當然與水底拍攝有關吧!(我是一個攝影初哥,所以任何知識對我來說,也是很大的得著!)

第一個講者Barry McGill,專長是深潛拍沈船 (大戰沈沒的戰艦)。深海沒有光源,只能靠燈光照出色彩。他巧妙地把電筒放在沈船的低處或船艙內,照射的角度剛好突出沈船本身的神秘感。有時他得遷就其他潛水員的位置,甚至借助他們的電筒光源,令整幅圖畫更有生機!他也建議,可以用腳架輔助,避免手震影響相片質素。這樣的拍攝,技術之上,就是耐性的考驗了!

Barry McGill 深潛沈船

另一個十分有用的攝影技巧是Stitching (照片拼合)。沒有多餘的射燈,又沒有其他潛水員幫忙照射的話,自己在不同位置不同角色照射,把數張照片合成為一張,也是一個不錯的做法!

中場休息時,我與 K 先生討論,將來潛水要更有默契,甚麼時候應走到甚麼位置,以怎樣的燈光角度照射……

Paul Duxfield 的講座主題與前者有顯著分別,他主要在淺水地區拍攝。他說,掌握攝影的基礎後,不跟法規玩花式,才可拍得好,絕不能一開始便亂來!這有點像充著我來說的!哈哈!他用的相機跟我的一樣啊!大家都是用OLYMPUS Tough TG-5。如有閃燈的話,可以玩玩blurry的效果,那便不怕手震,或其他水中生物游得快而失去焦點了!(我與K先生的結論是:要買閃燈了!)

Paul Duxfield 水底攝影

52586304_2142598479167339_6962720497435934720_o.jpg
認真的我們總是坐在最前 XD

另一個講者Nick Blake 善用天然光線,十分強調日照時間與角度。 (相按此) 這位攝影師精於配合日射角度,此照片給人感動像是天音琴弦……
聽攝影師說,相中人是當地導遊,那刻正在四處尋找躲在暗處捕捉美景的攝影師!哈哈!

下面這張也不錯吧!是年前在 瑞典Smögen K先生拍的。

獅鬃水母 Lion mane jellyfish
獅鬃水母 Lion mane jellyfish

Damien McGuirk 也講得很好,他分享了關於構圖的部分。拍攝前,需要想清楚自己想表達甚麼,想展現甚麼在圖上。

“Don’t ask how to take, but why and what’s it about!"

心中有為何,便知如何。做人也是如此。

一直以來,我十分喜愛殺人鯨。其中有一個關於挪威殺人鯨的講座是由生態學家 Nick Pfeiffer 主講的。開始前,他用了些時間講述殺人鯨現正面臨的問題。牠們主要是吃Herring (鯡魚)。但由於過度捕魚,牠們沒有足夠食糧,被迫遷離本來的生態環境。在我旁邊的老伯也有感而發,說他在 SLIGO 長大,兒時在海邊不時看到殺人鯨的蹤影,不過近十年都沒有再看到了!

大家多留意海洋保育的資訊吧!

Nick 去年十一月與友人駕車由愛爾蘭北上挪威的Skjervøy,一個位於北緯70度的小鎮。聽他分享這夢幻旅程,我也心思思想要去!K先生說,我們40歲前一定會去到的!

除了水底攝影的講座外,我也參加了DIVING THE TITANIC的講座。講者Rory Golden當年受邀請參與鐵達尼的發掘工程 (看YOUTUBE片段)。這工程雖已是19年前,他這天的分享,仍恍惚就發生在昨天。其中他分享尋找遇難者物品的經過。一個盒被撈出水面後,大家都嗅到一種特別的香氣,原來盒內是一英國商人的香水樣板,本要帶去美國,尋找商機。小小的香水玻璃瓶竟抵得上如此大的水壓,經過百年的沈睡,那天重發氣色。聽Rory說,大家當時嗅到的,不止香水的氣味,更感受到鐵達尼的生機。整個發掘過程,長達八小時,過後,潛艇逐步駛遠,鐵達尼亦在光線中消失,繼續沈睡……

他的分享真的很感人!

講座中場休息時,當然要到會場的攤位看看吧!

Dive Ireland Expo 2019
不少攤位也推銷他們的潛水用品與潛水假期套票。

來自愛爾蘭不同地區的潛水中心,甚至來自埃及和非洲的潛水旅行社也在場,就是沒有首都都柏林的潛水店蹤影。

在這裡搜來不少潛水好去處的資訊,回家得好好計劃一下了!

在會埸有兩間潛水中心專門教tech dive的,這下又重燃學Tech dive動力了!記得在瑞典時,學了IANTD的入門課,又買了些技術潛水的裝置,不能白白浪費呢!

回家後,再向K先生請教一些攝影知識,又上了一堂課了!他由基本的光圈、快門速度、ISO講起…… 上課中途,不專心的我望出窗外,竟下起雪來呢!難得的大雪啊!不如現在就出外實習吧!其餘的理論,之後再說吧!

愛爾蘭的大雪

第一次體會愛爾蘭的雪。雪頗大,但不見雪花,只有厚重的雪塊。落在頭上,片刻溶掉,頭髮都濕透了!

三月愛爾蘭三月的大雪

破了凍的紀錄

這次比上次的冰潛還要冷!

上星期,當香港的家人齊齊整整地慶祝冬至之際,我與他到了Dyviksvraket Tyresö 作2016年最後一潛。

我們在Stockholm 的潛水中心入氣,再駕車往南面走。在潛水中心的老闆最近展示紅外線充電式保暖衣物,我好奇看了看。老闆走過來,叫我今天試用。生意就是這樣做的!對於客人,不要吝惜。我們當初便是這樣買了他兩件DRYSUIT!我興奮地穿上這件背心,雖未開電源,但已經感到溫暖了 (我在室內嘛!哈哈!)

幾乎兩個月沒有潛水,我的動作似乎沒有從前般爽快。是生疏了?還是冬天天冷,手腳變得不靈活?

終於下水了!一如既往,自己穿自己的蛙鞋!雖然我穿DRYSUIT,但臉龐及嘴唇直接暴露水中,而頭頸部位需有帽子保暖,但也有水慢慢滲入。我感受到浸在冰水的剌激!看看電腦錶,水面只是6度而已……那水底呢?15589932_1199180343492560_6399078660940985031_n.jpg

這個潛點有沉船,一大一小。能見度不太好,大概只有4米,所以不是拍水底相的好地方!關於水底拍攝,我真的不在行…… 或許要先在陸上練好基本功吧!

在沉船附近潛水,是考驗中性浮力的好時機。幸好自己的技術沒有退步,否則揚起水底的泥沙或倚在船身的懸浮物,便害得一眾潛水員甚麼也看不到了!

IMG_0528ed_jiji.jpg

潛了大概35分鐘,水底溫度只有3度。幸好有件保暖衣,沒有冷得發抖,但我雙手輕微刺痛,我向他示意「很冷很冷,要上水」。以前學潛水,大母指向上的手勢指「上水」。最近我們學了技術潛水的手勢,這動作表示「END THE DIVE」。為表示我的強烈意欲要結束潛水,我出動雙手大母指,要立即上水。

在水面慢慢解凍,看見遠處有3隻天鵝在覓食。雖然很冷,但我仍用僅有的餘溫慢慢游過去。可惜,天鵝們不近人,我差不多游近時,牠們都躲開了…

動物一定會向食物低頭的!我上岸準備吃午餐時,牠們都主動游來岸邊。但這天鵝仔仔實在過於防範,太兇惡了!明明我給牠食物,牠每次吃完都向我怒吼示威。我稍稍動作大一點,或向牠靠近一點,牠都罵我然後游開!

IMG_0601ed_jiji.jpg

有人問,為何這麼冷仍去潛水?

想挑戰自己吧!哈哈!

沒有挑戰的人生會是多麼苦悶!即使是家庭主婦,也不要只困死自己於四面牆內。不論男女老少,不論年紀、職業及學歷,生活可以很精彩,生命可以很豐盛的!

 

 

初嚐側掛滋味

明知是無底深潭,也得跳進去……

上月在SMÖGEN潛水,歡樂過後,與BUDDY得出一個結論:我們必須學側掛氣樽 (SIDEMOUNT) 或循環呼吸器 (REBREATHER),否則,不能在動人的水世界盡興!不管我們肺容量有多大,呼吸有多慢,空氣始終不夠我們潛得久,潛得深。每次到了某容量的空氣時,便得離開,回到五米水深的地方,做安全停留。這是多麼令人掃興的事!

上周末,跟 Alpin 潛水學校的 Jonas 學側掛潛水樽 (Sidemount)。

Sidemount在我心目中,只能以“型”來形容。不用再苦苦地背著沉重的鉛及樽下水,也不用擔心不夠空氣,而且在水中可保持水平流線型姿勢。這是技術潛水的入門,所以教練 J 以技術潛水的態度及教學方法教我們。

浮力裝備只是一個小小的龜背。因為左右各有一個樽 (北歐都是用鐵製的潛水樽),所需要的鉛大減,讓一切變得輕鬆!潛水員的兩個樽會預先放到淺水地方,在那裡借助水的浮力,把樽繫在兩側。光看的話,確實輕鬆簡單。我當時還想,為甚麼初學者仍要用傳統的笨重裝備呢?

好戲在後頭呢!

我們第一堂在一個湖泊潛。教練 J 說,你們這班學員 (共4人) 技術已經很好,不需要到泳池練習的了!(我聽後超高興,暗地裡高呼尖叫呢!因為我當潛水長實習生期間,見教練 J 多次在泳池教側掛,還以為這是必經的訓練啊!)

我的側掛裝置只有12磅鉛,比平日的普通裝置少了6磅。我有點擔心重量不足夠,但教練 J 堅持說沒有問題。

由於四位學員也是第一次使用側掛,教練 J 便親自在水中幫我們繫上空氣樽及呼吸調節器,續一向我們展示每個步驟及先後次序。側掛空氣樽潛水員作為技術潛水的入門,已經不需要有Buddy互相檢查了!一切要靠自己!當大家都準備好後,我們在水面各自練習左右呼吸調節器 (reg) 的更替。其中一位風趣的學員指著胸前的大堆東西,對我說"so much shit here!" 哈哈,大家很明顯仍未適應吧!

下水後,我沉得比較快 (仍是安全速度的),明顯是因為鉛太多了!我不停為乾性潛水衣充氣,但稍有任何動作,潛水衣的氣孔又自動排放空氣。這湖泊水深可達40多米 (其實這湖的深度仍是個迷,因湖底懸浮著墨汁般的深黑物質,根本沒有人會潛得那麼深去量度。) 我看著漆黑不見底的湖底,感受著不斷自動排氣的潛水衣…… 其實我可以關上排氣口的,但又擔心控制不了浮力,突然上升得太快。畢竟初嚐側掛,實在需要專注控制浮力。於是,我繼續不斷充氣,使自己不會下沉。(或者讓我重頭來一次的話,我會選擇把氣孔關一半!正死蠢!)

因為浮力問題,我不時在水中手舞足蹈向前向上爬。我自己也想笑這樣笨拙的表現!畢業下水前,大家還稱我們這班人是專業的!有時候,教練 J 回頭望向我,手勢問:OK?我可以怎樣回覆呢?重量有問題、浮力有問題、很累等等,但其實又可以撐得過的。於是我無奈地苦笑了一下 (水底表情多流露於眼神間),回應他“OK!”我也隱約看到他流露笑意……是嘲笑的那種……

其間,我們做了數個練習。例如在水底替換左右reg,在淺水及深水處輪流關掉兩邊空氣樽,再更替兩邊的reg。前者是sidemount的基本技巧,因為我們必須使兩邊樽的重量達致平衡,空氣含量不可相差多於10 bar。不過,笨拙的我只懂不斷爬,沒有更換reg。每次也是教練 J 提醒我,我才更換。最後,兩邊樽出現嚴重的落差!

上水後,我們跪在淺水區, 試著自己卸下裝置。我竟然連在岸邊淺水地方也控制不了自己,經常背部向天跪不起來。他們都大笑起來。教練 J 還問我為何今天這麼興奮!側掛嘛!當然要興奮些!

午餐過後,第二次下水。我減去裝置兩邊的鉛,共減去4磅。這下舒服得多了!我終於可以真正感受側掛的好處了!鉛的重量真的很關鍵!不過背部的鉛分佈稍高,令我頭重腳輕,所以須努力沉底雙腳,避免空氣一下子湧到雙腳位置,不然的話,會令整個人倒立,控制不好的話,又會一下子彈上水面的!

第一次潛,動作激烈,損耗我大量體力。第二次明顯有進步,自豪的跟教練說:看!我學會控制自己了!哈哈!

14543945_1171844009520978_8047134360967206549_o

這湖很有趣,上次到訪是二月時份,那時玩冰潛,沒有游得遠,所以不知底部有甚麼生物。今次我們在湖的另一邊石灘下水,間中遇上手掌般大小的龍蝦。牠們看見我們這等龐然大物,都嚇得不敢動!不用怕!我參加了project aware,不會破壞大自然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