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告

不要以為把壞消息待到最後才告知小孩是好的做法,即使他們賺得半天快樂心情又如何呢?小孩有時需要學習面對……

大家工作辛苦了,那天,農場媽媽請客,帶我們到市內吃PIZZA!(與在農場的清淡簡單食物相比,這簡直是恩物啊!) 午飯期間,我們討論了這樣的話題:「當宰殺動物時,究竟甚麼時候通知孩子才最合適呢?上學前?還是放學後?」

我們當中,一個來自德國的年輕WWOOFER*提出的論點,讓大家都不住點頭。

她考慮更長遠的影響。

在小孩離家上學前,農場內所有動物仍健在,正常地吃早餐。小孩理所當然地認為,回家後將會是同樣的境況。對吧?但如果小孩回家後發現,有他心愛的動物被宰了,他會怎麼想呢?以後他離家上學,潛意識總會害怕,擔心家中會有甚麼事發生,從此失去安全感。

其實數天前,農場媽媽正正為了這事苦惱……

那天,小孩回家後,發現家中的狗正在吃一隻羊腿。他立即問媽媽:那是誰的腿?

農場媽媽以平淡的口吻回答小孩,同時細心觀察他的反應。

被宰的公羊曾經是小孩的玩伴,但一切已成為過去了。媽媽向小孩解釋宰那公羊的原因,是牠越來越具攻擊性,傷害身邊的小羊寶寶。

小孩子心情沉了下來……

農場媽媽大概會採用這一建議,下一回要宰動物時,會預先跟小孩交代。即使他們可能會發脾氣不上學,大吵大喊!但小孩總得要明白農場的運作,農場媽媽總不能因為孩子的緣故,把場內的動物都變成寵物,那她怎樣做買賣賺錢呢?又或者不能任由動物們變得橫行,否則一來會傷害其他細小的動物,二來其他動物也有樣學樣,那便麻煩了!

農場媽媽曾經很自豪的說,農場內的所有動物都是善良的。媽媽都十分喜愛牠們。夏天遇著好天氣,農場媽媽甚至帶著一群羊走到農場邊緣,讓牠們在新地方吃新草。這一花時間花心機的舉動,不是出於愛,那是出於甚麼?如果有不和善的動物,早早便賣走或是宰了。所以,當有些本來和善的動物變了性情,其實農場媽媽很痛心的。

*WWOOF – 國際性的有機農業組織。任何人士有興趣體驗有機農場生活的,也可以在這組織內尋找參與計劃的有機農場,參與其工作。

 

有情有義

動物間就只有喜歡與不喜歡,沒有我們人類想得那麼複雜的。

我對牛不太了解,而且有點怕牠們龐大的身軀。農場有兩頭母牛和一頭公牛,總不能因害怕牛隻而不理會牠們的!接觸多了,也減低心底裡對牛隻的恐懼。

當初,農場媽媽買這三頭牛回來,一來是想救牠們逃離不人道的農場,二來是希望在自己農場繁殖小牛。怎料數年來也沒有小牛出生。農場媽媽開始心灰想放棄之際,暴雨BB突然現世。這小寶寶實在救了牠的親生父母。因為再沒有小寶寶出生的話,農場的支出只會有出沒有入,不利農場經營。所以牛隻很快會被屠宰的。

小牛誕生一文記述了暴雨BB誕生後,分隔牛隻的經過。當時公牛與母黑牛聯手幫助牛媽媽與牛寶寶對抗我們。三頭大牛不斷對我們怒吼,希望嚇退我們。這是多麼驚險的任務!(詳情不在此文重提了)

黑母牛因與朋友及暴雨寶寶分離而吼哭了一星期。我與TOMKE當時以為牠是想念小寶寶。不育的牠把小寶寶當成是自己的骨肉。

這黑母牛,至今仍未有任何生產,所以農場媽媽決定把牠屠殺。

每次屠殺動物,農場媽媽都會考慮很久。因為她很愛惜農場內每一個生命。

農場支出是很現實的問題,令她不得不狠下心腸宰殺黑母牛。她唯一可以做的,是在宰殺過程中,快且準地了結牠生命,讓牠不用多受苦。(這與清真肉有極大分歧,他們認為慢慢放血,使動物在不覺間失血而死,才是人道。他們以為動物是笨到這個地步嗎?)

黑母牛被屠,其他動物當然知道。而牛媽媽Vara發覺同伴己死 (也許牠嗅到同伴的血),也不斷地吼哭,如同當初黑母牛一樣。我們這下才知道,牠們真的是好朋友……

當初,黑母牛出竭力保護VARA及牛寶寶,雖抵受不住穀物引誘 (動物們最喜歡吃穀物的!),中途去了吃穀物,但這是動物本性吧!吃完了便又回到小寶寶身邊助喊示威。現在,好友離世,Vara 夜夜難眠,吼哭聲傳遍整個森林,聽得人人都心酸…..

20160321_154912
牛氏家族

當我們享用黑母牛的肉時,我們一方面吃得津津有味,另一方面,也安慰自己說,牠在這農場已經享受過很不錯的人(牛)生了!

嚴格來說,這的確是自我安慰的說法。「汝非魚,焉知魚之樂?」快樂與否,我們無從得知。但綜觀所有農場 (有機及非有機),牠在這有機農場享有很大的活動空間,吃的是天然的糧草。以這些客觀準則作考慮,牠比在其他農場的動物幸福得多!(又是一自我安慰) 不過如果真的為動物的生存權利及生活質素著想,請多多支持有機食品!

 

 

支持有機食品 (DO SUPPORT ECO FOOD)

多點支持有機農業,多點動物受到人道待遇。

為減省家庭開支,我是那種會走遍附近數個超市才買餸的小師奶。除非特別情況,否則總會買減價貨,有機無機絕不會列入考慮範圍內。(有點愧對一直熱愛的地理科!)

我在有機農場體驗了好一段時間,深深體會到有機農業對每一動物,以至整個生態的重要性。

在Karlstorp這農場,我敢說是全世界最有機的農場之一。所有動物都可以自由自在地走動。馬,山羊,綿羊,公雞母雞,以及牛隻, 都有屬於自己的活動範圍。牠們的人均享用土地面積,比香港貧窮大眾還要多!牠們想吃想喝想睡想跑,都沒有障礙。多麼理想的樂土!在這裡,沒有動物被虐待,只會被寵愛。要是有動物被其他同類欺負,我們會想法子找新地方把牠們分隔開來,絕不會懶理不理。

基本上,他們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先暫且別討論“汝非魚, 焉知魚之樂”的問題,但相對其他農場,我們已經把最好的給予牠們了。其實有部分動物根本是寵物,哈哈!

20160322_124229
一個月大的孖生小山羊在媽媽的保護下,終日四處跑跑跳跳!
20160320_125459.jpg
暴雨BB在馬房內與媽媽休養一個月後,終於放回爸爸身邊!這一家三口經常擠在一起!LOVELY FAMILY~
20151202_100024.jpg
這兩隻馬相依為命了廿年。感情極為要好,經常互相擦背按摩!"你邊度痕呀?" “PAT PAT有少少痕啊!"@@ 哈哈! 有一回,我見牠們亙相擦腰間,再換轉擦另一邊,然後互相擦屁股!(不知牠們是怎樣告訴對方痕癢的位置的呢?)

這樣的樂土世上罕有。一般的乳牛農場,在一間大工場內,左右兩排密密的站著乳牛。牠們面壁,水及食物就在前方。每隻乳牛擠身在小間隔內,沒有活動空間。 天天都在那裡,不知要困多久,才能滿足牛奶工場每天的牛奶需求!

農場孩子的祖父是超級專業的mechanic。他憶述曾為一集約式雞隻飼養農場建造一個屠雞機器。不費吹灰之力,只需按數個掣,一大批雞便排著隊,被倒吊起來,一個一個地送去斷頭台。每隻雞都親眼看見前面的朋友如何被殺。多麼殘忍!

早陣子,因為有公雞打架,其中一隻受重傷流血。我們不願看牠受苦,把牠快快了斷。整個屠雞過程絕非樂事。稍有同情心的人也會為牠默哀。當天豐富的晚餐,坦白說,我們都很享受。但味覺享受的同時,我與另外兩位WWOOFER (農場義工) 心底裡其實都帶點難過。農場媽媽說,在她的農場內,所有動物都過著優質生活,相對其他農場的動物,牠們經已十分幸福。但在吃牠們的肉的同時,我們懷著感恩及珍惜的心,絕對不會浪漫地球資源。

有機及無機農場的分別,最顯而易見的便是動物們的基本生活條件。多點支持有機農業食品,多一些動物受到人道待遇。有機食品比普通食品貴,這在所難免,因為有機農場的營運成本確實相當高。但每一個犧牲的生命都值得尊重,可以死得矜貴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