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情人節

愛很簡單,不需要甚麼特別慶祝活動,不需要甚麼驚喜禮物,只要日常生活中,多點關懷體貼,絲絲愛意融入每一天,已夠浪漫一輩子了!

原來我從來都沒有與他一起渡過情人節的。由情侶時代起,直到婚後的第二個情人節,也都沒有慶祝過。

今天,與兩隻小魔怪玩了一個早上,人都快散了。終於等到午休時間,一心想靜下來休息。怎料熱情的MATHIAS向他媽媽提議,和我一起在樓上吃午餐。我坦白說,讓我休息一會,之後會多點精力與他玩!這他才放過我!

今天的午餐,繼續吃羊肉!太美味了!幸好我跟 TOMKE 都熟識對方,都不介意用手開懷大吃,亳無儀態,否則,用刀义細細咀嚼太沒意思了!

這餐吃的很飽,午飯後得小睡一會。差不多入睡之際,聽到樓梯傳來腳步聲,正大步大步地走近。唉!最令人無奈的一刻!M叩門,跟我和TOMKE說,媽媽要我們一起到樓下。我們一心以為是要討論這星期的工作,都沒有甚麼特別猜想。

走到樓下大廳,媽媽跟我們說HAPPY VALENTINES DAY。飯桌上還放有裝飾好的雪糕。小小的心思,已經為我們帶來很大驚喜了!閒聊之際,小小的 K 突然拿著他的雪糕放入微波爐。或許天氣冷,他想吃點熱的東西吧!叮一聲後,他把雪糕拿出來,都融掉了。兩個小孩就這樣笑了很久!

晚飯時,我與 Tomke 在客廳吃著我帶過來的日本咖喱 (她極喜歡),在火爐旁邊聊天。以前我們都不懂在火爐生火的,經歷多次失敗,今天總算成功了!有火爐的家,即使沒有愛人在身邊,至少也有一份溫暖吧!

或許因為情人節,我們聊了很多關於大家另一半的事情。自我認識 Tomke 那天,我間中也會提及我先生,關於他「可愛」的習慣、彼此有趣的經歷,以及如何結識等。Tomke 聽著聽著那麼多,對這人十分有興趣!當 Tomke 問及我們婚禮那一天,我簡單解釋香港婚禮的習俗,並述說我那天的感受。有趣的、感人的、難忘的事,一一在我腦海閃過,自我陶醉了一番!哈哈!Tomke 作出一個羨慕的表情,說這段關係很完美。我也很感恩沿途有他。做朋友的時候,他是我的知心;做情侶的時候,他給我自由及支持;做夫婦的時候,他給我細心的照顧。這是天主給我最大的禮物。有了他,天天也是情人節!

e-c-196
婚前在瑞典拍的婚紗照 🙂

(圖片只是遠方家人傳來的蛋糕!我在農場沒有如此奢侈的東西……)

小牛誕生

因為我是第一位看見小牛的,所以農場媽媽叫我為牠命名。數天後,我才想出一個名字:RAIN。我與TOMKE商量了一會,她建議RAINSTORM 的中文 (RAINSTORM背後故事,見"暴雨的由來")。於是暴雨(BAOYU) 便成為牠的名字。有趣的事,外國人說普通話,語調總是怪怪的!我花了一段時間教他們,但似乎他們仍需要時間消化。

有天早上,我如常在農場工作。在餵飼馬及牛期間,我離遠看見有一頭牛BB。我心想,原來這裡有頭小牛,但沒有多理會,繼續搬糧草。(事後,我真驚訝自己的平淡反應!農場突然多了新生命,應是天大的喜訊啊!看來我一大早還未清醒…)

沒多久,農場媽媽送小孩子上學後,立即趕回來。 她說,我們今天多了頭小牛,必須把牠引出來,帶到室內馬房。母牛剛生了小寶寶,體質虛弱,需要吃更多糧草及水份。要是牠在外面與其他動物一起,很多時候為了要保護寶寶,而不能吃足夠食物。加上其他動物會與牠爭吃的,所以我們必須把牠們母子帶到安靜的地方。由於這不是簡單工作,本來有 free day 的 Tomke 也得幫忙。農場媽媽安排分工。Tomke 先預備穀物安撫將會鼓噪的牛群 (兩隻大母牛,一隻公牛),主力負責引開兩隻不關事的牛的注意力。農場媽媽 (她是懷孕八月的準媽媽) 則負責捉住小牛,把牠抱到圍欄外,同時引導牛媽媽跟著她。而我,對牛不熟悉,又沒有多大力氣,只是負責開閘關閘,以及開啟電源這重要任務。

我有點擔心農場媽媽,因為醫生吩咐她千萬不能做粗重工作。她懷孕初期,曾經被驚慌的綿羊撞倒,使腰部受傷。今天,萬一有任何意外,怎麼辦?她叫我不用擔心,這是她擔心的範圍。她說,要是今天不做,待多數天,小牛長大了,懂得平衡,到時更難處理。雖然小牛剛出生一天,但體型比狼狗還龐大,怎能想像大著肚子的農場媽媽抱得起!

我在欄邊準備好,她們慢慢走到牛群那裡。 小牛見有陌生人走近,都跑回媽媽身邊。 其他牛也意識將會有事發生,一一走近小牛,保護牠。 她們越走越近,牠們開始憤怒了,不斷怒吼。 她們繼續慢慢走近,走到牛群旁邊。 大牛都擋在小牛前面,不讓農場媽媽靠近。Tomke把穀物放到另一邊,引導另外兩頭大牛離開。 而農場媽媽則一手抓住小牛的前腿,並夾在兩腿中間,使牠四腳朝天,任牠怎掙扎,因初生平衡力欠佳,也逃脫不了。 但農場媽媽這一舉動,激怒了牛媽媽,牠對著農場媽媽大吼,吼聲極為巨大震撼,似乎震陷整個森林。 我遠處觀望也嚇呆了!

她提起小牛前腿,一步一步橫著走向我這邊。小牛需剛出世,但一點也不輕呢!農場媽媽走兩步,得歇一歇。而牛媽媽則一直在旁不安地對著農場媽媽怒吼。另外兩頭牛很快便吃完那些穀物,又過來湊熱鬧。(動物們永遠是把食物放第一位的!) 這樣走兩步歇一歇,好一會才走到圍欄。我在最後一刻才把圍欄打開,免得其他牛也衝出來。當小牛與母牛都帶到圍欄外時,農場媽媽真鬆了一口氣,但太累了,得樽下休息一會。

到了馬房,農場媽媽決定現在便為小牛釘上耳扣名牌。這一般不會在出生第一天做的,因為初出生,免疫系統仍不太好,容易細菌感染。但農場媽媽擔心過了幾天,牠強壯得多時,掙扎起來,挺著大肚子的她可受不了!穿名牌就像我們穿耳環一樣。但在小牛的耳朵上釘名牌,應該頗痛的!

這頭小牛,是公牛。大家都有點失望。公牛在農場,一隻便足夠了。再多的公牛,只會不斷消耗農場資源,不合符經濟效益。反而母牛,可以繁殖,同時提供牛奶,對農場來說恩物。所以,這初生兒的下場……或許兩年後便不會再見到他了!這令人有點痛心,但同時,大家其實也很喜歡吃牛肉,而且這還是有機牛肉來的!(題外話一則,見下文)

世事真奇妙。小牛出生的前一晚,我與TOMKE飯後聊天。她說十分希望可以在這一年工作假期內,目睹一位小寶寶出世。但大家都知道,剛剛過去的夏天己經有幾隻小馬誕生。而現在還沒有動物懷孕,所以機會也不大。(後來我們知道母羊懷孕只需大概四個月,所以TOMKE的願望仍可成真的!) 隔天早上,便有小牛誕生,真神奇!根本沒有人知道那頭母牛懷孕了!

由分開牛群那刻開始,牠們不止息地吼叫,特別是另一名黑母牛。我跟Tomke當時猜想,那黑母牛這麼多年都沒有懷孕,見VARA剛生了小寶寶,或許又生了一份母愛,把牠也當成是自己的!與小寶寶分離當然不高興,因此整日整夜吼叫。但她這情況維持了至少一星期,我們聽著也心酸起來…… (數個月後,我們發現另一事情,更令我們心酸……見有情有義)

因為我是第一位看見小牛的,所以農場媽媽叫我為牠命名。數天後,我才想出一個名字:RAIN。我與TOMKE商量了一會,她建議RAINSTORM 的中文 (RAINSTORM背後故事,見“暴雨的由來")。於是暴雨(BAOYU) 便成為牠的名字。有趣的事,外國人說普通話,語調總是怪怪的!我花了一段時間教他們,但似乎他們仍需要時間消化。

繼續閱讀「小牛誕生」

農場的日常 (四)

完全沒有農場工作經驗的我,開始一連數天的農場雜務工作!

第二天,早上七時半,我開始新一天的工作。天還未亮,只見遠處東方散出火紅的光,穿過萬里樹林,照到我這裡。

我照著 Tomke 昨天指示的流程,先餵飼瘦馬 Weiland,同步餵在旁的肥馬。但 Weiland 離我太遠了,我實在不想走進爛泥的中心!但不管我怎樣叫牠,牠也只是遠遠望著我,總是不走過來。 要是我帶著美味的食物 (穀物)走過去,其他馬一定會纏著我。最後,我放下美食在欄外,走到他那裡拖他出來。 爛泥漿一點也不好走,我跟 Weilamd 走幾步又跪一跪,甚至被泥漿吸吮了提不起腿。Weiland 走到半路不願再走。我索性叫他就站在這裡不要走,我把食物帶過來。他應該聽不懂我手勢跟說話吧!但他也沒有動,乖乖等我回來!其後我得出一策略,我一開始假裝把糧草堆到牠們的特大餐盤中。嗅到新開箱的濃郁糧草香氣,所有馬及牛都走過來,而 Weiland 也不例外。正當其他馬吃得正高興之際,我悄悄地把額外的穀物放到 Weiland 旁邊。這樣,一切便在我掌握之中。但又有一次, Weiland 躲在最遠處的馬房。瑞典的寒冬冷得牠不願出來吧!我叫了牠一會,沒有動靜,還是自己帶著穀物走進去。他吃的時候,其他馬也開始走近。我不斷叫 Weiland 快點吃吧!免得其他馬也來爭一份兒啊!但老馬每個動作也慢得很,吃東西也得細細咀嚼。有隻灰馬走近,不斷把頭探過來。真麻煩呀!我喝牠叫牠走開,雙手揮動希望把牠嚇退,但美食太吸引了。牠就是不斷碎碎步的靠近,真討厭啊!(這是在挑戰我的底線!我不會被嚇倒的!)

等 Weiland 享用美食時,我便把糧草拋給圍欄另一邊的肥馬。 兩隻肥馬才吃四分一份糧草,少得可憐啊!要減肥,沒辨法吧!另外又一大群馬囡囡等著我。我走進牠們的地盤,大部分的馬都只是離遠看著我這陌生人,唯獨是一隻白馬,總是把頭倚在的肩上,間中哄哄我的背,很懂撒嬌的!

農場媽媽吩哦我,把整包糧草都堆進20151202_115303大盤子內,那麼黃昏便不用再做了。我花了一小時才堆滿一盤子。不要輕看這些糧草,一點也不輕啊!我一邊堆,牠們一邊吃。一小時後,我體力幾乎用盡了,而牠們也開始飽了,有些離開了,走到遠處地方躺下休息,有些甚至閉上眼睛仍繼續吃!

20151205_100744
我懶得來來回回走十萬遍。我選擇拋過去。但明顯我沒有足夠力氣。看!有部分糧草都掉在地上,甚至掉在牠們的頭上。哈哈!

20151205_093805

 

 

不到數天,我手臂的肌肉變得更發達!

第一天工作,沒有經驗。我經過母雞屋,心想,先放母雞出來,讓牠們鬆鬆筋骨吧!反正只需要打開門這麽容易。一失足成千古恨!牠們每看到我拿著食物,都蜂擁而至!我甚至沒辦法蹲下身子,把食物運入公雞房子裡 (今天牠們只能在自己的大屋子走動)。我正在想解決方法時,其中一隻母雞飛向我,把我嚇了一跳!(我有點怕雞的) 整盤本來屬於公雞的穀物都散落地上,一眾母雞紛紛上前搶食。牠們正正聚集在公雞屋門口,使我更沒有辨法獨自進去,那我還是先做其他事吧!

我拿著兩大桶穀物到母羊的地盤。 咩咩~咩~咩~!知道餓了,耐性些少好嗎?我把兩桶穀物倒入三個大盤子。 看似簡單,但被一群羊圍著時,得非常小心,站得稍有不穩,必會跌倒。以前我有個錯覺,羊是溫柔軟弱的動物,但其實牠們十分強壯有力。羊群心理原來是這樣!只要其中一隻羊過來,其他羊也怕吃虧爭相衝了過來。羊見路便走,我走路時雙腿間的空間也不放過,使我前後左右以至中間也迫滿羊群,亂衝亂撞。即使我要向前走,牠們也堅持圍著我,望著我手上的桶,絕不讓路。真白痴呀!明明每天也是這樣餵,快快讓路,我倒進盤內便可以吃了! 何必爭呢?

有一回,正當我把穀物倒進盤子之際,有一隻綿羊及一隻山羊把頭擠進桶內,那桶的半圓手柄剛好套住了牠們的頭,山羊的角卡在中間。我努力把牠們拯救出來,牠們倆則拼命搶食,完全無視套在牠們頭上的桶。

搶吃的動物

完全沒有農場工作經驗的我,開始一連數天的農場雜務工作!

第二天,早上七時半,我開始新一天的工作。天還未亮,只見遠處東方散出火紅的光,穿過萬里樹林,照到我這裡。

我照著 Tomke 昨天指示的流程,先餵飼瘦馬 Weiland,同步餵在旁的肥馬。但 Weiland 離我太遠了,我實在不想走進爛泥的中心!但不管我怎樣叫牠,牠也只是遠遠望著我,總是不走過來。 要是我帶著美味的食物 (穀物)走過去,其他馬一定會纏著我。最後,我放下美食在欄外,走到他那裡拖他出來。 爛泥漿一點也不好走,我跟 Weilamd 走幾步又跪一跪,甚至被泥漿吸吮了提不起腿。Weiland 走到半路不願再走。我索性叫他就站在這裡不要走,我把食物帶過來。他應該聽不懂我手勢跟說話吧!但他也沒有動,乖乖等我回來!其後我得出一策略,我一開始假裝把糧草堆到牠們的特大餐盤中。嗅到新開箱的濃郁糧草香氣,所有馬及牛都走過來,而 Weiland 也不例外。正當其他馬吃得正高興之際,我悄悄地把額外的穀物放到 Weiland 旁邊。這樣,一切便在我掌握之中。但又有一次, Weiland 躲在最遠處的馬房。天氣冷得牠不願出來吧!我叫了牠一會,沒有動靜,還是自己帶著穀物走進去。他吃的時候,其他馬也開始走近。我不斷叫 Weiland 快點吃吧!免得其他馬也來爭一份兒啊!但老馬每個動作也慢得很,吃東西也得細細咀嚼。有隻灰馬走近,不斷把頭探過來。真麻煩呀!我喝牠叫牠走開,雙手揮動希望把牠嚇退,但美食太吸引了。牠就是不斷碎碎步的靠近,真討厭啊!

等 Weiland 享用美食時,我便把糧草拋給圍欄另一邊的肥馬。 兩隻肥馬才吃四分一份糧草,少得可憐啊!要減肥,沒辨法吧!另外又一大群馬囡囡等著我。我走進牠們的地盤,大部分的馬都只是離遠看著我這陌生人,唯獨是牠:

農場媽媽吩哦我,把整包糧草都堆進20151202_115303大盤子內,那麼黃昏便不用再做了。我花了一小時才堆滿一盤子。不要輕看這些糧草,一點也不輕啊!我一邊堆,牠們一邊吃。一小時後,我體力幾乎用盡了,而牠們也開始飽了,有些離開了,走到遠處地方躺下休息,有些甚至閉上眼睛仍繼續吃!

20151205_100744
我懶得來來回回走十萬遍。我選擇拋過去。但明顯我沒有足夠力氣。看!有部分糧草都掉在地上,甚至掉在牠們的頭上。哈哈!

20151205_093805

 

 

不到數天,我手臂的肌肉變得更發達!

第一天工作,沒有經驗。我經過母雞屋,心想,先放母雞出來,讓牠們鬆鬆筋骨吧!反正只需要打開門這麽容易。一失足成千古恨!牠們每看到我拿著食物,都蜂擁而至!我甚至沒辦法蹲下身子,把食物運入公雞房子裡 (今天牠們只能在自己的大屋子走動)。我正在想解決方法時,其中一隻母雞飛向我,把我嚇了一跳!(我有點怕雞的) 整盤本來屬於公雞的穀物都散落地上,一眾母雞紛紛上前搶食。牠們正正聚集在公雞屋門口,使我更沒有辨法獨自進去,那我還是先做其他事吧!

我拿著兩大桶穀物到母羊的地盤。 咩咩~咩~咩~!知道餓了,耐性些少好嗎?我把兩桶穀物倒入三個大盤子。 看似簡單,但被一群羊圍著時,得非常小心,站得稍有不穩,必會跌倒。以前我有個錯覺,羊是溫柔軟弱的動物,但其實牠們十分強壯有力。羊群心理原來是這樣!只要其中一隻羊過來,其他羊也怕吃虧爭相衝了過來。羊見路便走,我走路時雙腿間的空間也不放過,使我前後左右以至中間也迫滿羊群,亂衝亂撞。即使我要向前走,牠們也堅持圍著我,望著我手上的桶,絕不讓路。真白痴呀!明明每天也是這樣餵,快快讓路,我倒進盤內便可以吃了! 何必爭呢?

有一回,正當我把穀物倒進盤子之際,有一隻綿羊及一隻山羊把頭擠進桶內,那桶的半圓手柄剛好套住了牠們的頭,山羊的角卡在中間。我努力把牠們拯救出來,牠們倆則拼命搶食,完全無視套在牠們頭上的桶。

替工

在旁觀察,看似簡單的工作,但真正動工時,總會遇到大大小小的問題。一般都是求救無門的,唯有自己想辦法。

差不多兩個月沒有到農場了。重臨此地,有一份陌生但親切的感覺。

到步後,只有兩隻拉布拉多不停擺尾歡迎我,其他人都不在。她們如此熱情,我便帶她們到森林裡走走。兩隻黑色的拉布拉多就在我前面興奮狂奔,時而走回我身邊,時而四周探索。我見她們這麼興奮,自己也陪跑了一會!

在這裡工作的年輕少女Tomke幾乎連續兩個月,沒有享受過假期。沒法子了,這時期剛巧只有她一人。所以她得知我到來,興奮萬分。因為由明天起,將有數天假期!因此,趁天仍未暗 (大概下午3時),她趕快示範了日常工作。 不到四時,天色已黑齊,需要頭燈照明才能工作。 雖然我並非第一次在農場工作,但這工作並非一成不變,有太多因素令每月工作都有變動。

例如有些馬吃得太多,胖了,需要分開,另行餵飼較少份量的糧草。 另有一隻老馬太瘦弱,糧草以外還需要吃伴了葵花子油的穀物。 除了那老馬外,全場的馬都是冰島馬。個子矮小,但一到冬天都長了長長的毛髮,十分可愛!只有那隻老馬沒有毛髮保暖,所以需要穿衣服。

雞,也有特別安排。 公雞一間屋,母雞一間屋 (不過母雞之中有一隻風度翩翩的大公雞)。 把公雞母雞分開,並非為防止公雞因爭女而打架。 原來數月前在這裡出生的小雞們 (現在長大了),他們當中有部分頗具攻擊性,甚至會啄人。 農場的小孩子害怕那些啄人的公雞。 所以,要是小孩子在家,那些公雞便只能關在牠們的房子裡,但母雞們仍可四處走。 小孩子要上學的日子,公雞便可以出來鬆鬆筋骨,但母雞只能關在屋內。

還有,公山羊和公綿羊現在關在母雞房子下層,與母羊分開。 但上下兩層都是一個大門口。 上層的母雞好奇心太重了,聽到我們走近,都堆近門口。 Tomke一開門,有隻母雞掉到她頭頂!我心想,難道每次開門也是這樣嗎?那有點麻煩呢!但Tomke笑說平日不是這樣的!希望吧!其實我怕雞的!

最後來到母山羊及綿羊的小園林。 她們除了吃糧草外,還吃兩大桶穀物。 Tomke特別提醒我,面對羊群,千萬不要打開雙腿……(猜猜原因~!)

大概明白了!

我入屋子陪小孩子玩之前,我抬頭看一看星光,閃閃燦爛的夜空真的很美! 明天會是好天氣啊!

 

農場的日常 (三)

在旁觀察,看似簡單的工作,但真正動工時,總會遇到大大小小的問題。一般都是求救無門的,唯有自己想辦法。

又兩個月沒有到農場,重臨此地,有一份陌生但親切的感覺。

到步後,只有兩隻拉布拉多不停擺尾歡迎我,其他人都不在。她們如此熱情,我便帶她們到森林裡走走。兩隻黑色的拉布拉多就在我前面興奮狂奔,時而走回我身邊,時而四周探索。我見她們這麼興奮,自己也陪跑了一會!

農場的日常

在這裡工作的年輕少女Tomke (經Wwoof來到這農場工作的!) 很久沒有享受過假期。沒法子了,這時期剛巧只有她一人。所以她得知我到來,興奮萬分。因為由明天起,將有數天假期!因此,趁天仍未暗 (大概下午3時),她趕快示範了日常工作。 不到四時,天色已黑齊,需要頭燈照明才能工作。 雖然我並非第一次在農場工作,但這工作並非一成不變,有太多因素令每月工作有變動。

例如有些馬吃得太多,胖了,需要分開,另行餵飼較少份量的糧草。 另有一隻老馬太瘦弱,糧草以外還需要吃伴了葵花子油的穀物。 除了那老馬外,全場的馬都是冰島馬。個子矮小,但一到冬天都長了長長的毛髮,十分可愛!只有那隻老馬沒有毛髮保暖,所以需要穿衣服。

至於雞,也有特別安排。 公雞一間屋,母雞一間屋 (不過母雞之中有一隻風度翩翩的大公雞)。 把公雞母雞分開,並非為防止公雞因爭女而打架。 原來數月前在這裡出生的小雞們 (現在長大了),他們當中有部分頗具攻擊性,甚至會啄人。 農場的小孩子害怕那些啄人的公雞。 所以,要是小孩子在家,那些公雞便只能關在牠們的房子裡,但母雞們仍可四處走。 小孩子要上學的日子,公雞便可以出來鬆鬆筋骨,但母雞只能關在屋內。

還有,公山羊和公綿羊現在關在母雞房子下層,與母羊分開。 但上下兩層都是一個大門口。 上層的母雞好奇心太重了,聽到我們走近,都堆近門口。 Tomke一開門,有隻母雞掉到她頭頂!我心想,難道每次開門也是這樣嗎?那有點麻煩呢!但Tomke笑說平日不是這樣的!希望吧!其實我怕雞的!

最後來到母山羊及綿羊的小園林。 她們除了吃糧草外,還吃兩大桶穀物。 Tomke特別提醒我,面對羊群,千萬不要打開雙腿……(猜猜原因~!)

大概明白了!

我入屋子陪小孩子玩之前,我抬頭看一看星光,閃閃燦爛的夜空真的很美! 明天會是好天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