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勞之樂

農場的工作雖然天天相同,但對著牠們總是不厭倦的。

一天工作過後,晚上,與農埸媽媽坐在大廳地下,討論著瑞典身份的問題。身為德國人的她,對於瑞典的行政效率極為不肖。尤其她近來遇到的問題,不少官方程序為她帶來極大不便。這令她有點厭棄這身份吧!相反,我來自所謂一國兩制的香港,民主自由是甚麼回事?教育制度又是怎樣發展?不為自己,也想為自己的下一代想想,希望有一個較好的環境成長吧!兩個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的女人,在同一事情上有不同的取態……

聊天的同時,我不斷撫摸著黑狗LUCKY。她因好姊姊逝世而傷心了好一段日子了。看見她經常垂頭喪氣的樣子,我也很傷心。我提議帶牠到上樓與我共渡一宵。可惜,當我走到門口時,回頭叫牠,牠只走回自己主人身邊。不要緊吧!反正我只想牠高興,牠待在主人身邊會有安全感的。

誰說拉布拉多不忠心?誰說拉布拉多只懂玩不懂看門口?

20170319_114021.jpg

翌日,我負責打理農場的日常事務。

首先,我把公雞母雞放出來,讓牠們鬆鬆筋骨。雞屋頂層有道小門,小門打開後,公雞母雞都會排著隊,一個跟一個的沿著斜梯走下去。我把斜梯放得不好,令牠們都幾乎失平衡,有些甚至走了兩步,返回屋子裡。我立即把梯弄得好一點,使其斜度均勻些,牠們才敢再排隊出來啊!哈哈!我又走到雞屋的另一邊,把雞屋的大門打開,探望下層的黑色母雞,她仍站著,太好了!

話說前一天,與M在農場四周遊玩時,他看見那黑色大母雞異常地站在一角不動,其中一隻眼睛還瞎了。M慌忙回家通知媽媽。農場媽媽立即走出來,抱起母雞,檢視牠的狀況。應該是細菌感染吧!可憐的母雞,牠是這農場最獨特的母雞,很懂得照顧自己的小寶寶,對人類和其他雞也很和善。農場媽媽見牠不走動,但仍有能力站著,便放牠在一馬肉旁 (兩個月前因身體問題而被宰的老馬),方便牠進食。但她仍是一動不動,其他雞走來啄食,她既不參與,也不走開。我倒了一小盆水,放在牠面前,但牠也沒任何反應…… 所以,今早,當我見牠仍能站立,情況沒有惡化,也鬆了一口氣!

之後分別來到母山羊、公山羊及綿羊的地盤,各給牠們一車份量的糧草。山羊喝水不多,所以基本上三兩天才需要添加一次。

綿羊們住在距離400米之外的地方。那裡風涼水冷,綿羊可在室內室外的圍欄內自由走動。我見牠們的水盆都快見底了,於是從圍欄外的大水桶倒些水給牠們。你知嗎?綿羊可能是全世界最笨的動物!圍欄有兩層,內層是只有人類小腿高度的鐵線,有(靜) 電流通的;而三寸之外,有一外層,是一兩米高的鐵欄。我即使打開外層鐵欄,牠們也不懂得跳出來。綿羊不是不懂跳,牠們只是慣性向前直衝。不過綿羊傻得很可愛,所以我很喜歡牠們!

來到比較複雜的馬棚。雖說是馬棚,但裡面住的都是山羊母女,以及小牛暴雨

其中一對山羊母女 Christina & Katina (可能串錯…),需要特別的安排。山羊媽媽在一歲時意外地被兄弟搭上,數月後誕下小寶寶。這絕對是農場媽媽意料之外的。C 太年輕了,身體機能還未準備好孕育,所以誕下寶寶後,沒有母乳給寶寶。牠最初的乳房近乎平坦,任由寶寶怎樣吸吮,也沒有奶,只是換來痛楚。不過牠對寶寶很好,沒有像Anna般踢開自己的寶寶不許吸吮 (看初為人母)。寶寶 Kat 多次吸吮媽媽,令她的乳房慢慢變大了,身體開始懂得製造母乳。可是,這寶寶沒有足夠的母乳,我們每天也給她餵兩餐沖製的奶。

我打開馬棚的大木門,把C帶出來,繫在室外。而 Kat 則自由走動。 Kat 每次見到奶樽,也高興得跑來。牠邊吮邊使勁地搖著尾巴,十分可愛!我走到那裡,牠也喜歡跟著,是一個充滿好奇心的小寶寶。有時我會抱牠會媽媽身邊,讓牠吮些母乳。

20170320_095020.jpg

回到馬棚,還有其他山羊母女。牠們都擁有獨立的間隔,不受其他動物干擾,讓媽媽靜心調養身體,及照顧小寶寶。我給牠們一些糧草及食水,便不打擾牠們了。

至於小牛女暴雨,本來牠可以與爸媽一起在戶外相處的,但有一回牠跳出了圍欄,農場媽媽便遷牠到馬棚內。不過把牛困在室內,並非樂事。牛的屎尿比其他動物多得很,困小牛女暴雨在裡面一天,地上都是厚而濕的糞堆。所以帶了C & Kat 出外之後,便要把小暴雨移到另一個房間。而我……則要清理骯髒的房間。唉,其實我的手腕仍未完全康復,這一極粗重的工作過後,真的累得想立即躺下休息。

也許我休養得太久,工作了半天已累得剩下半條人命了!

20170121_084800.jpg
當小牛女暴雨與媽媽VARA一起時,也難分誰是誰了!

 

 

命運

縱使農場內少了一要員,但馬照跑,雞照嗚,有誰知道羊群內的重大改變?

如果我是農場內的動物,究竟我會怎樣呢?

一隻曾受主人寵愛的山羊(E),作為動物親善大使,不下三次到幼兒園與小朋友親近。牠也曾後宮佳麗三千,從沒有另一隻公羊搶去牠風頭。這是因為牠有良好基因,有幸得到配種繁殖的重大任務。

20150607_094925.jpg
(Eleonor 與 Karel 平日在農場的活動,便是與動物們嬉戲!)

20150318_095118.jpg
(E到訪幼兒園)

 

可惜,不久前,牠性格變得暴躁,不易與人相處。是人的問題,把他寵壞了?還是牠吃錯了藥?

結果農場主人下殺戒。

羊頭被砍下,身體任由宰割。

屠宰地方也是在農場內, 山羊平日可能出沒的地方……

隔天,當我們照舊在農場內工作時,也許已經遺忘了一代元老山羊經已不復再。

但作為母山羊們,看到地上某角度有大堆羊毛,另一角落更擺放著那公山羊的羊頭,沾滿血的頸骨仍外露…… 牠們的內心會否充滿恐懼?

image

換轉是我,也許我會設法逃走。但理性地想深一層,外面的世界比農場恐怖百倍!至少農場沒有獵人或野獸把我活活打死!

命運如此,好好享受每一天吧!畢竟山羊不是人!

農場打雜體驗 (續)

在農場內,每天總有一堆有趣新奇事發生,要有系統地記下實在有點困難,唯有當日記寫下吧!

我在農場工作,最高興的是認識了不少好朋友。正當我遠方的好友跟我述說他們精彩的城市生活時,我也以這裡的返璞歸真而自豪!我這裡有不少可愛的母雞、山羊綿羊以及貓貓狗狗與我作伴。當然,還有那個德國年輕女子TOMKE。

每天晚上,我們彼此分享這個月來的趣事。她男友從德國探望她、Domique及Ele從瑞士回來過聖誕、Sprak café的朋友多次問起我的事(竟然@@?)、她的宰雞經歷,以及關於暴雨BB (上月出生的小牛) 的秘密!似乎我不在瑞典的日子,錯過了不少有趣事!

聖誕期間,農場媽媽及T把一隻不太和善的綿羊及兩隻公雞屠了。他們享用了一頓豐富的聖誕大餐,以及除夕大餐。正當我滿口垂涎之際,農埸媽媽傳來一盆羊肉,為我們樓上員工 送上美味的晚餐。噢!MARITA,妳的肉很不錯啊,對不起!要是妳當初和善一點,便不會落得這下場了!(這隻綿羊極不近人,有一次甚至一腳踢向懷著身孕的農場媽媽,使她腰部受傷,須臥床不許動!)

Tomke是一名90%的素食者 (素食原因是環保及人道),那10%的肉食便是留待特別埸合或不吃會浪費的情況。吃著羊肉晚餐之際,T分享了她的殺雞經歷。層動物必須手起刀落,盡可能減少動物的痛苦。T對於這項任務百感交雜,一方面同情牠,但另一方面又覺新奇剌激。T第一刀失敗,公雞驚恐得使勁拍翅膀想逃走,叫喊不斷。T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把公雞死得安祥一點,當機立斷 —— 不是把公雞盡快處決 ——而是趕忙把斧頭雙手遞給身旁的男朋友。男人下刀狠、快、準,頓時安靜下來。我相信,如果當時男朋友不在,沒有人可依賴,她應該自已做得來的!

日間農場工作記錄:

上月出生的暴雨BB (關於牠的故事,可看看小牛誕生暴雨的由來),現在仍很害怕人。
或許是受膽小的媽媽VARA影響吧!每當有人走近,牠立即躲到媽媽身後。而VARA也害怕得很,龐大的身驅在小小的馬房內緊張踱步。只要有VARA在,我們都休想接近暴雨BB啊!有一天,Tomke在馬房以食物作餌,把兩母女分離,以便接觸BB (我們必須經常與這位農場新成員親近,讓她不怕人類)。雖說分離,但只曷以一圍欄隔開,兩母女仍清楚看到對方的。但她們都變得很緊張,不斷叫喊!一個月大的牛BB已長大不少了。四肢也不如當初般弱少,平衡力明顯好多了,只是偶然踏在冰上會滑倒,滑稽得令人發笑!我沒有寫錯性別,暴雨原來是牛女!20160125_145825這確是很有趣罕見的誤會。農場媽媽第一天見到初生的牛BB,看見她有男性生殖器宮,斷定是公牛。這一誤判也值得體諒的,畢竟她頂著大肚子,也不方便蹲下來仔細觀察。但後來有一天,農場媽媽看見暴雨小便的方式,當下驚訝得尖叫出來!暴雨是牛女來的!太好了!是女的話可以長期留在農場,不用被屠或賣給別人呢!


這幾天,不是與小孩子一起的時候,我便問Tomke有甚麼吩咐。因為農場媽媽肚中的小孩快出世了,我盡量不希望打擾她。T帶點不好意思的請我幫忙清潔母雞房子。要我走進雞屋,與廿多隻雞近距離接觸,坦白說,我是有點怯的。T知我有點怕雞,加上雞糞是最惡臭的糞便之一,所以提出這建議時,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我爽快地答應了:我儘管試一試吧!

20150918_142328
雞屋外的母雞。我進去清潔時,大部分的雞都走到外面去,只有數隻留在屋內看著我做清潔……

雞屋分上下兩層,上層住一隻公雞及廿多隻母雞,下層是綿羊住的。我走到雞屋內,站在下層,托起上層的地板。其間,四五隻綿羊不斷在我腳旁前推後擁,想走到我身邊嗅嗅我。我沒有閒情理會牠們這些八公八婆了!我站直時,頭肩頸部都闖進了母雞的地盤。牠們對我很好奇,都走過來探探我是甚麼家伙。我當時想,要是牠們不歡迎我的話,我的瞼便遭殃了。幸好她們知道我是來清潔的打雜,只是在旁觀看。有時,牠們站在我前面阻礙我工作,我輕輕推牠們的身體,牠們便走開。突然覺得這裡的大小母雞都很可愛!半年前,牠們還只是手掌那麼大,今天,全都長大與成人雞無異了!不過,當我整個人爬在上層,那種臭氣,光想也會作嘔啊!打掃完畢,鋪上乾淨的木糠,觀感及嗅覺上也喚然一新!小雞大雞在新床鋪上興奮地打轉,牠們這麼高興,我也很滿足!離開前,我順手拿走五隻雞蛋!我應得的獎勵吧!

小孩子又出來了,另類工作又展開了!

農場的日常 (六)

在農場內,每天總有一堆有趣新奇事發生,要有系統地記下實在有點困難,唯有當日記寫下吧!

我在農場工作,最高興的是認識了不少好朋友。正當我遠方的好友跟我述說他們精彩的城市生活時,我也以這裡的返璞歸真而自豪!我這裡有不少可愛的母雞、山羊綿羊以及貓貓狗狗與我作伴。當然,還有那個德國年輕女子TOMKE。

每天晚上,我們彼此分享這個月來的趣事。她男友從德國探望她、Domique及Ele從瑞士回來過聖誕、Sprak café的朋友多次問起我的事(竟然@@?)、她的宰雞經歷,以及關於暴雨BB (上月出生的小牛) 的秘密!似乎我不在瑞典的日子,錯過了不少有趣事!

聖誕期間,農場媽媽及T把一隻不太和善的綿羊及兩隻公雞屠了。他們享用了一頓豐富的聖誕大餐,以及除夕大餐。正當我滿口垂涎之際,農埸媽媽傳來一盆羊肉,為我們樓上員工 送上美味的晚餐。噢!MARITA,妳的肉很不錯啊,對不起!要是妳當初和善一點,便不會落得這下場了!(這隻綿羊極不近人,有一次甚至一腳踢向懷著身孕的農場媽媽,使她腰部受傷,須臥床不許動!)

Tomke是一名90%的素食者 (素食原因是環保及人道),那10%的肉食便是留待特別埸合或不吃會浪費的情況。吃著羊肉晚餐之際,T分享了她的殺雞經歷。屠動物必須手起刀落,盡可能減少動物的恐懼與痛苦。T對於這項任務百感交雜,一方面同情牠,但另一方面又覺新奇剌激。T第一刀失敗,公雞驚恐得使勁拍翅膀想逃走,叫喊不斷。T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把公雞死得安祥一點,當機立斷 —— 不是把公雞盡快處決 ——而是趕忙把斧頭雙手遞給身旁的男朋友。男人下刀狠、快、準,頓時安靜下來。我相信,如果當時男朋友不在,沒有人可依賴,她應該自已做得來的!

日間農場工作記錄:

上月出生的暴雨BB (關於牠的故事,可看看小牛誕生暴雨的由來),現在仍很害怕人。
或許是受膽小的媽媽VARA影響吧!每當有人走近,牠立即躲到媽媽身後。而VARA也害怕得很,龐大的身驅在小小的馬房內緊張踱步。只要有VARA在,我們都休想接近暴雨BB啊!有一天,Tomke在馬房以食物作餌,把兩母女分離,以便接觸BB (我們必須經常與這位農場新成員親近,讓她不怕人類)。雖說分離,但只是以一圍欄隔開,兩母女仍清楚看到對方的。但她們都變得很緊張,不斷叫喊!一個月大的牛BB已長大不少了。四肢也不如當初般弱少,平衡力明顯好多了,只是偶然踏在冰上會滑倒,滑稽得令人發笑!我沒有寫錯性別,暴雨原來是牛女!20160125_145825這確是很有趣罕見的誤會。農場媽媽第一天見到初生的牛BB,看見她有男性生殖器宮,斷定是公牛。這一誤判也值得體諒的,畢竟她頂著大肚子,也不方便蹲下來仔細觀察。但後來有一天,農場媽媽看見暴雨小便的方式,當下驚訝得尖叫出來!暴雨是牛女來的!太好了!是女的話可以長期留在農場,不用被屠或賣給別人呢!


這幾天,不是與小孩子一起的時候,我便問Tomke有甚麼吩咐。因為農場媽媽肚中的小孩快出世了,我盡量不希望打擾她。T帶點不好意思的請我幫忙清潔母雞房子。要我走進雞屋,與廿多隻雞近距離接觸,坦白說,我是有點怯的。T知我有點怕雞,加上雞糞是最惡臭的糞便之一,所以提出這建議時,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我爽快地答應了:我儘管試一試吧!

20150918_142328
雞屋外的母雞。我進去清潔時,大部分的雞都走到外面去,只有數隻留在屋內看著我做清潔……

雞屋分上下兩層,上層住一隻公雞及廿多隻母雞,下層是綿羊住的。我走到雞屋內,站在下層,托起上層的地板。其間,四五隻綿羊不斷在我腳旁前推後擁,想走到我身邊嗅嗅我。我沒有閒情理會牠們這些八公八婆了!我站直時,頭肩頸部都闖進了母雞的地盤。牠們對我很好奇,都走過來探探我是甚麼家伙。我當時想,要是牠們不歡迎我的話,我的瞼便遭殃了。幸好她們知道我是來清潔的打雜,只是在旁觀看。有時,牠們站在我前面阻礙我工作,我輕輕推牠們的身體,牠們便走開。突然覺得這裡的大小母雞都很可愛!半年前,牠們還只是手掌那麼大,今天,全都長大與成人雞無異了!不過,當我整個人爬在上層,那種臭氣,光想也會作嘔啊!打掃完畢,鋪上乾淨的木糠,觀感及嗅覺上也喚然一新!小雞大雞在新床鋪上興奮地打轉,牠們這麼高興,我也很滿足!離開前,我順手拿走五隻雞蛋!我應得的獎勵吧!

小孩子又出來了,另類工作又展開了!

農場打工體驗

我在這個農場的角色開始變得百搭了!那裡需要人手便去那裡,幾乎已經融入了這家庭,成為當中的人份子了!

上星期五到達農場,本計劃星期一離開。農場媽媽希望我周末留在此教小朋友中文。所以今次的到訪,剛好橫跨周末。但到步後,知道Tomke一個女子要應付所有農場工作 (加上需收拾剛離開的短期工遺留的蘇州屎),實在有點吃力。我便請纓,多留一天幫忙。

星期五黃昏,載著剛在STOCKHOLM遊玩完畢的TOMKE一起回農場。天都黑齊,動物們都嚷著肚餓。我與她趕快完成黃昏的工作。但一個月沒有到農場,有很多事情都改變了。她得從頭到尾跟我解說一遍。事後,農場媽媽與T跟我說,兩星期前來了一個瑞典年輕女子。她21歲,自稱曾在動物園照顧動物,應該頗有經驗吧!但她們竟說我比這女子能幹,不論是個人力氣、辦事效率、理解能力及勤奮程度,我都比她好。真太感謝她們的讚賞了!哈哈!

第二天,小孩子周末不用上學,整天與我待在農場 (樓上的遊戲室及戶外的農場及森林)。一大清早,除了聽見屋外的羊群不斷咩咩叫外,也聽到小孩子在樓下叫嚷。這是農場早上必然聽到的鬧鐘聲!大概九時,我走到樓下。小子們仍在吃早餐。媽媽要他們靜靜地吃。那我便幫T做其他事情吧。

T在餵飼動物們,簡單的工作不用兩個人做了!而馬房已經接近一個月沒有清潔,馬糞牛糞四處都是。清潔馬房確實是簡單的工作,只需要鏟起糞便及骯的糧草,再放進黑色大膠袋便行。每個大膠袋大概載八至十公斤的便便,日後會售賣予其他農場。(八至十公斤有多重?本來我不太清楚的。但去農場前一天,我見ICA超市的米大減價。10KR一公斤,我買了十公斤!所以我清楚知道十公斤有多重!哈哈!) 看似很簡單的工作,但我花了將近一小時清潔一個小房子。糧草本身有其重量,濕了的糧草更不用說了。便便要是乾的話,鏟得頗輕鬆的。但經過兩個月的雪季,很多都變冰了,鏟得份外吃力。

一小時後,小子們吃完早餐,走到戶外找我。Mathias見我正鏟得使勁,也有樣學樣,拿起我的鏟,使盡全身力氣鏟便便。當然,小孩子比我更三分鐘熱度,三兩下便掉下鏟子離開馬房了!

我跟Mathias走在樹林內。他看到一棵大樹,興奮的走上前,很快地爬到很高。對他來說,爬樹不是新鮮事,他已經駕輕就熟了。但我總是有點擔心,因為樹枝都鋪滿雪,容易滑下吧!

20160123_113851.jpg

 

小孩子特別喜歡冬天。

冬天滿地白雪,可以玩滑板 (大人用繩拖著滑板,小孩子坐在板上那種滑板)、堆雪人、亂跑亂跳亂滾也不怕跌倒會痛。戶外的玩意,連我也覺得很吸引!

20160124_161533
我與M一起堆雪人。左面比較像樣的是我的人生首作,右面不知甚麼東東的,是這位小子的傑作 🙂

 

農場的日常 (五)

我在這個農場的角色開始變得百搭了!那裡需要人手便去那裡,幾乎已經融入了這家庭,成為當中的人份子了!

瑞典農場工作 – 孩子玩伴與農場打雜

上星期五到達農場,本計劃星期一離開。農場媽媽希望我周末留在此教小孩中文 (陪小孩玩)。所以今次的到訪,剛好橫跨周末。但到步後,知道Tomke一個女子要應付所有農場工作 (加上需收拾剛離開的短期工遺留的蘇州屎),實在有點吃力。我便請纓,多留一天幫忙。

農場的日常

星期五黃昏,載著剛在STOCKHOLM遊玩完畢的TOMKE一起回農場。天都黑齊,動物們都嚷著肚子餓。我與她趕快完成黃昏的工作。但一個月沒有到農場,有很多事情都改變了。她得從頭到尾跟我解說一遍。事後,農場媽媽與T跟我說,兩星期前來了一個瑞典年輕女子。她21歲,自稱曾在動物園照顧動物,應該頗有經驗吧!但她們竟說我比這女子能幹,不論是個人力氣、辦事效率、理解能力及勤奮程度,我都比她好。真太感謝她們的讚賞了!哈哈!

第二天,小孩子周末不用上學,整天與我待在農場 (樓上的遊戲室及戶外的農場及森林)。一大清早,除了聽見屋外的羊群不斷咩咩叫外,也聽到小孩子在樓下叫嚷。這是農場早上必然聽到的鬧鐘聲!大概九時,我走到樓下。小子們仍在吃早餐。媽媽要他們靜靜地吃。那我便幫T做其他事情吧。

T在餵飼動物們,簡單的工作不用兩個人做了!而馬房已經接近一個月沒有清潔,馬糞牛糞四處都是。清潔馬房確實是簡單的工作,只需要鏟起糞便及骯的糧草,再放進黑色大膠袋便行。每個大膠袋大概載八至十公斤的便便,日後會售賣予其他農場。(八至十公斤有多重?本來我不太清楚的。但去農場前一天,我見ICA超市的米大減價。10kr一公斤,我買了十公斤!所以我清楚知道十公斤有多重!哈哈!) 看似很簡單的工作,但我花了將近一小時清潔一個小房子。糧草本身有其重量,濕了的糧草更不用說了。便便要是乾的話,鏟得頗輕鬆的。但經過兩個月的雪季,很多都變得冰硬,鏟得份外吃力。

一小時後,小子們吃完早餐,走到戶外找我。Mathias見我正鏟得使勁,也有樣學樣,拿起我的鏟,使盡全身力氣鏟便便。當然,小孩子比我更三分鐘熱度,三兩下便掉下鏟子離開馬房了!

我跟Mathias走在樹林內。他看到一棵大樹,興奮的走上前,很快地爬到很高。對他來說,爬樹不是新鮮事,他已經駕輕就熟了。但我總是有點擔心,因為樹枝都鋪滿雪,容易滑下吧!

爬樹的瑞典小孩
身手靈活的小孩不一會便爬得高高的!

 

小孩子特別喜歡冬天。

冬天滿地白雪,可以玩滑板 (大人用繩拖著滑板,小孩子坐在板上的那種滑板)、堆雪人、亂跑亂跳亂滾也不怕跌倒會痛。戶外的玩意,連我這大人也覺得很吸引!童年能如此在歡笑聲中渡過有多好!

小孩與雪人
我與M一起堆雪人。左面比較像樣的是我的人生首作,右面不知甚麼東東的,是這位小子的傑作 🙂

一整天陪著小孩四處跑跑跳跳,大說大笑,真的很累。瑞典的冬天,下午三時已經天色昏暗了,有時真的希望已經是夜深,可以回房間休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