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向技術潛水領域?

我開始欣賞技術潛水員。要跳進技術潛水領域,除了對潛水本身充滿熱誠,也得有一顆謙虛的心。水底世界本來就不屬於人類,我們走進水世界,根本是向大自然挑戰的舉動。認清這一點,知道自己的限制。技術潛水員的潛水技術當然高,但他們都不會自命不凡,反而不斷自我檢視,有甚麼事情可以改善,下次做得更好。

技術潛水

自從做了PADI的 DIVEMASTER 後,我一直猶豫向哪個方向走。走向教練路線?但瑞典沒有太多人有興趣學潛水,教練行業或已飽和。走向技術潛水路線?擔心自己粗枝大葉的習性,容易出現錯漏,害死自己或潛伴;加上技術潛水的開支真的不能少看!技術潛水員至少也得擁有孖樽的裝置 (例如 double pack、side mount,甚至是 rebreather),其他如面鏡和電筒等,也要有後備。光想已經一額汗了!

友人 Daniel 在我猶豫時,已經步進了技術潛水領域,間中與我分享一番。我聽著聽著,心隱又起,務實地先看看課堂資料。他介紹 IANTD 這一組織。IANTD 當中的 Essential Diver 課程比較適合我們。位於首都的某間潛水店可以租借double pack,讓我們在選購之前體驗一下,這太好了!有專業教練指導我們怎樣用,又可以比較不同型號,再加上課程本身以改善我們技術為首要目標,完全切合我們打算進入技術潛水的需要。

心理質素

在正式與教練上堂前,我們先讀理論。作者花了很大篇幅論述心理質素的重要性,亦教我們怎樣做冥想。聽起來似乎有點奇怪,話與潛水有甚麼關係呢?事實上,做任何事實也得檢視自己心理質素。在潛水的角度,好的心理質素加上恆常體能鍛煉,以及潛水練習,在任何意外發生時,也有較大機會妥善處理,甚至加以預防。相反,任何一個小問題也可能引起驚恐感覺,連鎖問題將會秒速發生…

有經驗的潛水員十分重視直覺。如果感覺不良好,對於這次潛水沒有信心,便不要勉強,下次再來吧!

潛水員的營養補充 

另外,理論也提及潛水員的營養補充。原來潛水時, 我們在高壓環境下吸入較多比例的氧氣,會令身體產生大量自由基,所以平日必須補充一些抗氧化食品。看到這裡,想到家中的OPC-3抗氧化沖飲,立即沖一杯來喝喝呢!哈哈!

減壓病

減壓病對潛水員一點也不陌生,但原來這是無可避免的!即使是很淺的水域,也會有減壓病。當然,潛得越深越久,減壓病也會嚴重些。怪不得我平時即使控制好了浮力或上水速度,回家洗澡時仍會發展肩膀附近有些紅點吧!另外,我一直也忽略了潛水後,手指麻痺刺痛的感覺。我以前都以為是手指凍僵了的後遺症,加上潛水後的一輪搬運吃力功夫,使手指麻痺刺痛。原來這也是減壓病的病徵!

20171114_094052

水底練習

Essential Diver 課程一共兩天 (如有需要,可以三天完成)。第一天上半部分為理論課,下半部分為陸上模擬練習,以及泳池訓練。第二天出海,先在岸上模擬練習,再下潛在水底訓練。整個課程設計十分有效率,加上教練也教得不錯,我們都獲益不少。

出海那天,我們其中一個水底練習是摸黑危機處理。模擬情景是這樣的:在能見度極低的環境下,電筒剛好沒有電,而空氣也用完了。你一隻手摸著指示路線的繩子,另一隻手需要尋找在旁潛伴的呼吸調節器 (reg),直接從他口中拿走。這是一個頗具挑戰性的練習。漆黑中,沒有空氣,如果預先沒有心理準備的話,不膽怯是騙人的!

我第一次做得不理想,犯了多個錯誤。第一,我放開了捉繩子的手。第二,我找不到潛伴的reg。第三,在尋找reg的過程中,我控制不了浮力,整個人翻側了。

教練在旁,立即把他的reg噻進我嘴裡。他速度十分快,但無奈第一次對不準位置,我喝了一大口海水。我吸了一口氣後,回過神來,感覺自己已經開始浮上水,我連忙把drysuit 中所有氣放出,以減慢自己的上升速度。教練與我上到水面,我忍不住說 “ shit! It’s too bad!” 他笑了笑。我說我沒有事,還想再來一次……

課程沒有特別要求,很大程度上視乎學員的質素與期望。要是學員對當中的練習沒有信心,可以延後或放棄,改為其他練習。而我,難得有教練在場,當然不會放棄吧!現在上堂也放棄,將來遇到少少挫折便會氣餒!

我開始欣賞技術潛水員。要跳進技術潛水領域,除了對潛水本身充滿熱誠,也得有一顆謙虛的心。水底世界本來就不屬於人類,我們走進水世界,根本是向大自然挑戰的舉動。認清這一點,知道自己的限制。技術潛水員的潛水技術當然高,但他們都不會自命不凡,反而不斷自我檢視,有甚麼事情可以改善,下次做得更好。

本來計劃出海那天共潛兩次。第一次潛完上水後,我問教練打算在岸上停留多久。他說今天到此為止,再約另一個日子進行練習。我好奇問他: 「原因呢?」他說:「因為大家都冷,冷的時候,人很難專注思考,倒不如改天再來吧!」這樣也好的,對我們這些學員來說,多加一天便有多一次的練習機會!這教練沒有多收一分一毫,更需要付出額外一整天。他對教學真具有熱誠,非要我們進步不可。

不過要進步,必須多練習,這又是金錢的問題了!現在,感覺自己站在一個分岔路口。繼續原地踏步?還是開始走向技術潛水領域?那又得考慮添置裝備與否。要是添置,買哪款型號?潛水樽買全新還是二手?這些都是煩惱的問題!希望下星期的黑色星期五有大特價吧!

***

於UNIS SHOP登記做優惠顧客,任何消費也可享有現金回贈!

Isotonix OPC3
OPC3 抗氧化沖飲
[wd_hustle id="7″ type="embedded"/]

站在分岔路口

自從做了PADI的 DIVEMASTER後,我一直猶豫向哪個方向走。走向教練路線?但瑞典沒有太多人有興趣學潛水,教練行業或已飽和。走向技術潛水路線?擔心自己粗枝大葉的習性,容易出現錯漏,害死自己或潛伴;加上技術潛水的開支真的不能少看!技術潛水員至少也得擁有孖樽的裝置 (例如 double pack、side mount,甚至是rebreather),其他如面鏡和電筒等,也要有後備。光想已經一額汗了!

友人 Daniel 在我猶豫時,已經步進了技術潛水領域,間中與我分享一番。我聽著聽著,心隱又起,務實地先看看課堂資料。他介紹IANTD這一組織。IANTD當中的Essential Diver 課程比較適合我們。位於首都的某間潛水店可以租借double pack,讓我們在選購之前體驗一下,這太好了!有專業教練指導我們怎樣用,又可以比較不同型號,再加上課程本身以改善我們技術為首要目標,完全切合我們打算進入技術潛水的需要。

在正式與教練上堂前,我們先讀理論。作者花了很大篇幅論述心理質素的重要性,亦教我們怎樣做冥想。聽起來似乎有點奇怪,話與潛水有甚麼關係呢?事實上,做任何事實也得檢視自己心理質素。在潛水的角度,好的心理質素加上恆常體能鍛煉,以及潛水練習,在任何意外發生時,也有較大機會妥善處理,甚至加以預防。相反,任何一個小問題也可能引起驚恐感覺,連鎖問題將會秒速發生…

有經驗的潛水員十分重視直覺。如果感覺不良好,對於這次潛水沒有信心,便不要勉強,下次再來吧!

另外,理論也提及潛水員的營養補充。原來潛水時, 我們在高壓環境下吸入較多比例的氧氣,會令身體產生大量自由基,所以平日必須補充一些抗氧化食品。看到這裡,想到家中的OPC-3抗氧化沖飲,立即沖一杯來喝喝呢!哈哈!

減壓病對潛水員一點也不陌生,但原來這是無可避免的!即使是很淺的水域,也會有減壓病。當然,潛得越深越久,減壓病也會嚴重些。怪不得我平時即使控制好了浮力或上水速度,回家洗澡時仍會發展肩膀附近有些紅點吧!另外,我一直也忽略了潛水後,手指麻痺刺痛的感覺。我以前都以為是手指凍僵了的後遺症,加上潛水後的一輪搬運吃力功夫,使手指麻痺刺痛。原來這也是減壓病的病徵!

20171114_094052

Essential Diver 課程一共兩天 (如有需要,可以三天完成)。第一天上半部分為理論課,下半部分為陸上模擬練習,以及泳池訓練。第二天出海,先在岸上模擬練習,再下潛在水底訓練。整個課程設計十分有效率,加上教練也教得不錯,我們都獲益不少。

出海那天,我們其中一個水底練習是摸黑危機處理。模擬情景是這樣的:在能見度極低的環境下,電筒剛好沒有電,而空氣也用完了。你一隻手摸著指示路線的繩子,另一隻手需要尋找在旁潛伴的呼吸調節器 (reg),直接從他口中拿走。這是一個頗具挑戰性的練習。漆黑中,沒有空氣,如果預先沒有心理準備的話,不膽怯是騙人的!

我第一次做得不理想,犯了多個錯誤。第一,我放開了捉繩子的手。第二,我找不到潛伴的reg。第三,在尋找reg的過程中,我控制不了浮力,整個人翻側了。

教練在旁,立即把他的reg噻進我嘴裡。他速度十分快,但無奈第一次對不準位置,我喝了一大口海水。我吸了一口氣後,回過神來,感覺自己已經開始浮上水,我連忙把BC中所有氣放出,以減慢自己的上升速度。教練與我上到水面,我忍不住說 “ shit! It’s too bad!” 他笑了笑。我說我沒有事,還想再來一次……

課程沒有特別要求,很大程度上視乎學員的質素與期望。要是學員對當中的練習沒有信心,可以延後或放棄,改為其他練習。而我,難得有教練在場,當然不會放棄吧!現在上堂也放棄,將來遇到少少挫折便會氣餒!

我開始欣賞技術潛水員。要跳進技術潛水領域,除了對潛水本身充滿熱誠,也得有一顆謙虛的心。水底世界本來就不屬於人類,我們走進水世界,根本是向大自然挑戰的舉動。認清這一點,知道自己的限制。技術潛水員的潛水技術當然高,但他們都不會自命不凡,反而不斷自我檢視,有甚麼事情可以改善,下次做得更好。

本來計劃出海那天共潛兩次。第一次潛完上水後,我問教練打算在岸上停留多久。他說今天到此為止,再約另一個日子進行練習。我好奇問他: 「原因呢?」他說:「因為大家都冷,冷的時候,人很難專注思考,倒不如改天再來吧!」這樣也好的,對我們這些學員來說,多加一天便有多一次的練習機會!這教練沒有多收一分一毫,更需要付出額外一整天。他對教學真具有熱誠,非要我們進步不可。 

不過要進步,必須多練習,這又是金錢的問題了!現在,感覺自己站在一個分岔路口。繼續原地踏步?還是開始走向技術潛水領域?那又得考慮添置裝備與否。要是添置,買哪款型號?潛水樽買全新還是二手?這些都是煩惱的問題!希望下星期的黑色星期五有大特價吧!

側掛學員尋沉船

這是瑞典最好最好最好的沉船之一!

第二天學側掛潛水,教練 J 帶我們到一個新地方。平日出海上課,總是到Björkvik,因為那水域較淺,內灣位置沒有船隻經過。幾乎所有首都的潛水中心也會在那裡上課,特別是Open Water Diver。

話說 J 覺得一眾側掛學員的技術不錯,省去了泳池環節之餘,第二天出海更去了一個中級難度的水域 — Lillsved, Värmdö Harm。那裡有一艘沉船,名叫M/S Harm,於1969年因衝船而沉沒的。後來有兩名潛水員潛了入船艙探險,遇難身亡……

在這背景襯托下,這潛點充滿神秘感!

220060721081357
Source: http://www.dykarna.nu/dykplatser/lillsved-varmdo-harm-naantali-1.html

水深大概16米,能見度頗低 (應該是極低)。我們沿著一條幼細的繩子,一直游300米。因為能見度低,我必須一直用電筒以45度向前下方照著那繩子,同時也作為一個訊號,讓前面的人知道我們在後方。我們一行5人,J 在最前方,我跟我先生一隊,最後一隊是2位強壯高大的瑞典型男。漆黑的水世界,只見電筒前方約一米範圍的境物 —— 長滿海草的繩子及了無生機的沙地。聽著自己的一呼一吸,隱約看見 J 電筒散射的光線,朦朦朧朧的,似乎來自很遠很遠,但事實只是大概兩至三米的距離……

我與BUDDY游在繩子兩側,間中更替左右reg。300米對潛水員來說並非短距離,我們必須經常留意空氣樽的容量 (當然,我們側掛2個樽,一般情況下是沒有問題的)。

對於側掛的技術,我已經比第一天好得多了!為了有更好的平衡,我在下水前把背部的鉛盡量推到最底,希望不會像第一堂般頭重腳輕吧!這一做法實在太好了,只是把8磅鉛推下了5厘米,便讓我舒服地以流線型向前游。

終於到了那艘沉船了!船底部位置,不知懸浮著甚麼物質,漆黑得恐怖,我們都沒有探進去,只是沿著甲板位置繞了一圈。船很大,48米長,甲板之上也有不少船艙,以及洗手間,繞一圈也花了一些時間。雖然沉了47年,但保存得很好,船舵、門窗、欄杆、旗杆等仍清晰可見,只是長滿了海草或滿佈貝殼類生物。我們不能一眼看清沉船的全相,只能慢慢地遂一遂一以電筒探索,很有探險的感覺啊!

我們沿路回程反回岸邊淺水位置,在水深大概5米位置,J 叫我們卸下其中一邊的空氣樽。這是側掛課程的指定動作。卸下空氣樽的動作簡單,只需要解除兩個扣便可。我們穿乾性潛水衣,戴著厚厚的防水手套,需要多點時間感覺扣的位置,知道位置後,以不靈敏的手指解下扣,同時需保持兩邊平衡。噢!又是一輪挑戰!終於卸下了,J 示意我抱著樽游回岸。越淺水位置越難控制浮力,加上當時岸邊有碎浪,令我倍感吃力!上岸後,立即變得軟弱無力了!

潛水真需要好體魄!

(上課期間不得拍攝… )

 

初嚐側掛滋味

明知是無底深潭,也得跳進去……

上月在SMÖGEN潛水,歡樂過後,與BUDDY得出一個結論:我們必須學側掛氣樽 (SIDEMOUNT) 或循環呼吸器 (REBREATHER),否則,不能在動人的水世界盡興!不管我們肺容量有多大,呼吸有多慢,空氣始終不夠我們潛得久,潛得深。每次到了某容量的空氣時,便得離開,回到五米水深的地方,做安全停留。這是多麼令人掃興的事!

上周末,跟 Alpin 潛水學校的 Jonas 學側掛潛水樽 (Sidemount)。

Sidemount在我心目中,只能以“型”來形容。不用再苦苦地背著沉重的鉛及樽下水,也不用擔心不夠空氣,而且在水中可保持水平流線型姿勢。這是技術潛水的入門,所以教練 J 以技術潛水的態度及教學方法教我們。

浮力裝備只是一個小小的龜背。因為左右各有一個樽 (北歐都是用鐵製的潛水樽),所需要的鉛大減,讓一切變得輕鬆!潛水員的兩個樽會預先放到淺水地方,在那裡借助水的浮力,把樽繫在兩側。光看的話,確實輕鬆簡單。我當時還想,為甚麼初學者仍要用傳統的笨重裝備呢?

好戲在後頭呢!

我們第一堂在一個湖泊潛。教練 J 說,你們這班學員 (共4人) 技術已經很好,不需要到泳池練習的了!(我聽後超高興,暗地裡高呼尖叫呢!因為我當潛水長實習生期間,見教練 J 多次在泳池教側掛,還以為這是必經的訓練啊!)

我的側掛裝置只有12磅鉛,比平日的普通裝置少了6磅。我有點擔心重量不足夠,但教練 J 堅持說沒有問題。

由於四位學員也是第一次使用側掛,教練 J 便親自在水中幫我們繫上空氣樽及呼吸調節器,續一向我們展示每個步驟及先後次序。側掛空氣樽潛水員作為技術潛水的入門,已經不需要有Buddy互相檢查了!一切要靠自己!當大家都準備好後,我們在水面各自練習左右呼吸調節器 (reg) 的更替。其中一位風趣的學員指著胸前的大堆東西,對我說"so much shit here!" 哈哈,大家很明顯仍未適應吧!

下水後,我沉得比較快 (仍是安全速度的),明顯是因為鉛太多了!我不停為乾性潛水衣充氣,但稍有任何動作,潛水衣的氣孔又自動排放空氣。這湖泊水深可達40多米 (其實這湖的深度仍是個迷,因湖底懸浮著墨汁般的深黑物質,根本沒有人會潛得那麼深去量度。) 我看著漆黑不見底的湖底,感受著不斷自動排氣的潛水衣…… 其實我可以關上排氣口的,但又擔心控制不了浮力,突然上升得太快。畢竟初嚐側掛,實在需要專注控制浮力。於是,我繼續不斷充氣,使自己不會下沉。(或者讓我重頭來一次的話,我會選擇把氣孔關一半!正死蠢!)

因為浮力問題,我不時在水中手舞足蹈向前向上爬。我自己也想笑這樣笨拙的表現!畢業下水前,大家還稱我們這班人是專業的!有時候,教練 J 回頭望向我,手勢問:OK?我可以怎樣回覆呢?重量有問題、浮力有問題、很累等等,但其實又可以撐得過的。於是我無奈地苦笑了一下 (水底表情多流露於眼神間),回應他“OK!”我也隱約看到他流露笑意……是嘲笑的那種……

其間,我們做了數個練習。例如在水底替換左右reg,在淺水及深水處輪流關掉兩邊空氣樽,再更替兩邊的reg。前者是sidemount的基本技巧,因為我們必須使兩邊樽的重量達致平衡,空氣含量不可相差多於10 bar。不過,笨拙的我只懂不斷爬,沒有更換reg。每次也是教練 J 提醒我,我才更換。最後,兩邊樽出現嚴重的落差!

上水後,我們跪在淺水區, 試著自己卸下裝置。我竟然連在岸邊淺水地方也控制不了自己,經常背部向天跪不起來。他們都大笑起來。教練 J 還問我為何今天這麼興奮!側掛嘛!當然要興奮些!

午餐過後,第二次下水。我減去裝置兩邊的鉛,共減去4磅。這下舒服得多了!我終於可以真正感受側掛的好處了!鉛的重量真的很關鍵!不過背部的鉛分佈稍高,令我頭重腳輕,所以須努力沉底雙腳,避免空氣一下子湧到雙腳位置,不然的話,會令整個人倒立,控制不好的話,又會一下子彈上水面的!

第一次潛,動作激烈,損耗我大量體力。第二次明顯有進步,自豪的跟教練說:看!我學會控制自己了!哈哈!

14543945_1171844009520978_8047134360967206549_o

這湖很有趣,上次到訪是二月時份,那時玩冰潛,沒有游得遠,所以不知底部有甚麼生物。今次我們在湖的另一邊石灘下水,間中遇上手掌般大小的龍蝦。牠們看見我們這等龐然大物,都嚇得不敢動!不用怕!我參加了project aware,不會破壞大自然的!哈哈!

潛水長實習之REACTIVATE

每次實習也有新體驗,實在太充實了!

上星期的一課REACTIVATE (舊名:SCUBA REVIEW),我作為DMT (潛水長實習生),實在獲益良多。

不是我要"REACTIVATE"我的潛水技術,而是跟一位DIVEMASTER (A) 帶班。學生們曾經學過潛水,但可能太久沒有潛,技術生疏,想重溫一下。

這班學生有一對恩愛情侶,以及一位中年男子,共三人。

我們從UPPSALA出發,正好遇上繁忙的放工時間,又是一輪塞車了!唉!只怪我城沒有PADI的潛水中心,只能每次也得走到首都去……幸好到步後,他們仍未到齊!而我們在ALPIN潛水中心又遇到JOHNNY仔,太高興了!我們聊了一會,才開始與學生們準備潛水用品 (那時,負責教的A仍未到呢!哈哈!)

我們的角色只是在學生背後觀察整個課堂。

A問:你們只是觀察的嗎?
我說:是的!
A點頭,再問:如果他們快要死,你會出手救他們嗎?
我笑說:當然會啦!

在泳池裡,A的所有手勢指示都清楚無比,加上他帶點黑色幽默的眼神語氣,令我看之入神!我覺得他的手勢指示比任何教練,甚至YOUTUBE上看到的示範也優勝!課堂後,我禁不住大讚他!他還跟我們分享不少經驗……

有數個有趣情節,我真心想記下。不是為娛樂大家,純粹為娛樂自己…… 🙂

繼續閱讀「潛水長實習之REACTIVATE」

水底地圖

在水底做mapping project真有難度道!
曾經,地理課堂上,有同學問: “學map skill有咩用呀?"
今天的我會多加一個答案: 將來潛水有用!(尋寶呀!)

教練給我們一份有趣的功課,到平日出海上課的海域,在水底搜集數據,畫一幅潛水教學用的地圖。與地理這一科結緣十多年,從未試過自己搜集第一手資料畫地圖!

剛過去的周末,我倆到Björkvik潛水做功課。

平時跟潛水中心出海的話,六時半便須由家出發,晨早到達中心準備。對於不喜歡早起的人來說,簡直是毅力的考驗!仇次難得逃離早起的魔掌,我們決定接近中午才到達潛點!

那天,中心如常地有OPEN WATER課堂。我們到達後,他們經已潛完第一次了!後來,我明白「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的道理!最明顯的是,幾班潛水學員一早下水,浮力控制不好的初學者總會把水底的沙揚起,使水變得混濁,能見度大降。另外,原來早上潛水是有原因的,因為下午開始,海浪會越來越大…… 在水面游得吃力之餘,有機會暈浪;而且,失散後上了水面,又比較難找到對方!

下水前,我們必須知道怎樣有效地在水底量度距離…… 你知道嗎?XD

我們由岸邊直出,以水底的報告版為中心點,以U形的方式前進,每次轉90度。每深一米便記下踢了多少次,以方便上水後劃水底的等深線。

似乎是很容易的事,但事實上有太多微細之處需要注意。例如我們需確保帶路的能專心定方向之餘,與記錄者保持一樣的速度及距離。又例如負責記錄的須控制浮力得宜,確保電腦錶能貼近水底,同時不可揚起沙塵。

有一次,帶負責帶路的他走得快,剛巧我停了下來做記錄。我台頭一看,噢!不見他蹤影了!於是我繼續向剛才的方向前行,但始終找不著,一分鐘後,慢慢上水。水面,浪大。我環視四方一會,也沒有他蹤影。不一會,看見他浮在距離我大概二十米的水面。原來他發現失散後,也回頭向我的方向游。我們在水底擦身而過,也看不見對方,可見能見度確實相當低!

其實以這樣的方法畫地圖,效果有多準確,大家心中有數。向岸的方向,海水會推我前進,使我游得比另一方向的快,令量度距離有偏差。另外,即使對著指南針,方向也不時需要調整。即是說,我們所走的路線,並非完全直線。

雖然中途有小意外,加上搜集的數據不準確,回家後好歹也完成了這幅水底地圖!

13730815_10153699623975205_7870514199346934170_o
Underwater map @ Björkvik sweden by Kwan Yin

 

 

 

 

 

 

 

DIVERS NIGHT

在瑞典潛水大概一年了,主要都是兩公婆出動,偶然上PADI的SPECIATY課堂,會與其他當地潛水員一起潛。不過,一班瑞典人聚在一起時,總是說瑞典文。坦白說,我極討厭這種小圈子 (雖然我在學瑞典文,但進度極綬慢)!換轉另一情景,一班香港一與一外國人共處時,總會用英文交談吧!怎可當人家不存在?這是基於一種尊重吧!因為這一負面感覺,使我甚少參與潛水會的活動!

在台灣期間,有位CMAS的潛水教練FACEBOOK主動邀請我參與DIVERS NIGHT (一個由挪威興起的潛水節日。當天,地球上每個角落的潛水員都會在不同地方,在同一時間潛下水。在瑞典,時間是20:15)。本來我不打算參與,但那位潛水教練給我的印象實在太好了!至少沒有瑞典文與英文的掙扎!所以一口應約,甚至與他一起由早上開始,一直潛到晚!

那天,我們由早上開始,先去UPPSALA東岸的 Räfnäs bridge 與 Kapellskär。跟著一班人,潛的時間明顯長了!以前倆口子潛,大概20分鐘,我便示意我很冷,要上水。但當與其他人一起時,朋輩壓力吧!哈哈!雖然我覺得冰冷,但仍可以繼續的!(當然,大前提是,我知道自己還未到達極限!) 所以,昨日白天的兩次潛水,罕有地潛了各50分鐘!連K先生也覺驚訝!

晚上,再到了Trollsjön/Tumlarbrottet。到步時,已經時19:45。還有半小時便是官方下水時間!這真是我們SET GEAR的一個大考驗!幸好有潛水會在岸邊開了大燈,我們才不至於摸黑行動!時間緊逼,人便亂!穿DRY SUIT後才發現忘記多穿一雙厚襪,穿了厚襪再穿DRY SUIT,左腿又义錯了吊帶的中間,穿不了!把所有設備背了在身上後,電筒又找不了!到真正下水時,已經過了官方下水時間了!

今次是我們第三次到Trollsjön/Tumlarbrottet — 一個被淹蓋的礦場!這裡生物種類稀少,但經常看見一些有翅膀的不知名傢伙。雖然不是花花世界,但其大石小石都是一壯觀的景緻!特別是晚上,我甚至以為自己在洞潛啊!

浮得起 沉得低

潛水要進步,無他的,多練習便可以。

潛水要進步,無他的,多練習便可以。要做一個master scuba diver不難,只要儲得五十次dive log,加五個specialty,再考潛水救援, 便順利獲得此一名涵了!而我下一個目標是Divemaster (潛水長),非只是一個名涵,而是一個認可!

繼dry suit, nitrox 及night dive後,我上了peak performance buoyancy (中性浮力)。這是十分重要的潛水技能。懂得控制自己浮力,才能在水中享受潛水的樂趣,才能避免很多意外。曾經因為不懂控制自己浮力,潛水倍感吃力之餘,更差點釀成意外。今天,與教練出海時,我們在水中利用呼吸控制自己升降。若呼吸控制得宜,升降浮沉盡在自己掌握之中,這是多麼專業的境界!(要多努力啊!)

自上年買了dry suit以來,儲了四十多個dive log。多次的潛水練習並沒有白費。今天,教練說我們的finning及浮力控制得不錯。她在我們已有的基礎上加點專業提點,令我倆也獲益甚多!

其中有一個水底練習,要互相傳遞一個四磅鉛,同時要保持自己的浮力水平。我初時控制得不好,鉛一到手即沉了下去,所以一接手便趕快交給另一位。這有點像傳遞會爆炸的汽球一樣!哈哈!

最近,我們還揭開了一個迷思!我一直以為所有北歐的潛水員技巧上也是高人一等的!初時在瑞典潛水,遇到的潛水員都十分有技巧,身經百戰,抵得風浪耐得寒。我一直都是最遜色那位!(自卑) 然而,今天在水底遇到其他課堂的學員,他們就跟我們以前一樣,一沉便沉到水底,蛙鞋揚起了沙土,使整個範圍都變得混濁,像是沙塵暴來襲…… 這個畫面,我看到從前的自己!

一般非潛水員對潛水的態度,可能都受新聞潛所報導的潛水事故影響,都認為十分危險。當我越學越深入,越潛越深時,遠方的家人只會越來越擔心!其實,潛水並非大家想像般危險!

學救人 先學自救

經歷了兩個模擬救援, 深感救援是一個頗辛苦的工作。 所以, 以後buddy check還是認真一點! 免得自己或buddy因些微錯漏而導致意外發生! 對我來說, 這一課程最大的意義並非令我成為rescue diver, 而是令自己出意外的風險減到最低, 不用勞煩其他人。

為期一周的潛水救援課程,理論加實習,得著比原先所想的更多。

要救人,先要懂得自救。遇到潛水面罩鬆了、 reg弄掉了、 抽筋、 頭痛、 在水中沒有氣等等情況,怎麼辦?在正常情況下,停一停,想一想,當然知道怎樣做。 但人一緊張,甚麼傻事也做出來,甚至連唯一的「生命線」也拋開。所以,潛水前的心理質素很重要。疲勞或壓力都會令自己應變能力大減,意外發生時,後果可大可少。

課程最後兩天,一眾學員跟著教練們到Stockholm東面的湖泊實習。簡介時,教練說‘some shits may happen’。這周末天氣好極了!藍天白雲,還有陣陣涼風伴隨陽光;加上那些特別安排的‘shitssss’,令人刺激又興奮!

我們分隊做了多個練習。尋找失蹤者、抽筋處理、自己尋回鬆開了的reg (這只是open water 的小小重溫)、水底救援驚惶的或沒有知覺的潛水員、沒有氣體、水面做人工呼吸、岸上拋繩、抬傷者上岸等等。其中一個練習令我印象深刻:在近岸抬傷者上岸。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可以這樣抬一個人 (像消防員救人那樣)!原來自己氣力很大,大得連K先生也可整個人抬在肩上,一步一步的走上岸。走到上沙灘,回頭一望,人人都向我舉起大母指!連最矮小的我也做得到!救人無難度!哈哈!

有一回,我與K先生一起做失去知覺及失蹤潛水員,另外兩位同學尋找我們。他們尋到我們後,要帶我們上水面。唯我的救援者帶得頗急,上升時,我的電腦錶不斷響警號,示意上升太快。但我那刻甚麼也做不了!救人分秒必爭,但不可心急的!

有兩次做完練習,大家準備上岸時,其中一位教練大叫救命,說他buddy在水底有意外。大部份同學都已上了岸,而在水中的又沒有鉛,沉不下去。六人的救援團立即進行分工並行動。有人作指揮,有人落水作後備救援,有人在岸上作準備,有人負責聯絡外界的緊急救援。正個過程十分逼真,每位同學都落力做好自己的角色。事後檢討時,教練們都仔細地提出剛才的不足之處及值得讚揚的表現。我們很清楚自己都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心中不斷回想,這一步做錯了甚麼,那一步應該是怎樣怎樣做的!但正如教練所說,Learn from experience (從經驗中學習),剛才大家的表現,在當時的情況,已經是最好的了!

雖然自己是合資格的Rescue diver,但我相信如果有事發生,我仍會不知所措,出盡百般亂子。 經歷了兩個模擬救援練習,深感救援是一個頗辛苦的工作。所以,以後buddy check還是認真一點!免得自己或buddy因些微錯漏而導致意外發生!對我來說,這一課程最大的意義並非令我成為rescue diver,而是令自己出意外的風險減到最低,不用勞煩其他人。

 

 

潛水救援課程 – 先學自救

經歷了兩個模擬救援, 深感救援是一個頗辛苦的工作。 所以, 以後buddy check還是認真一點! 免得自己或buddy因些微錯漏而導致意外發生! 對我來說, 這一課程最大的意義並非令我成為rescue diver, 而是令自己出意外的風險減到最低, 不用勞煩其他人。

為期一周的潛水救援課程,理論課堂上與其他同學討論情境問題,加上多個潛水救援練習,得著比所想的更多。

要救人,先要懂得自救。

遇到潛水面罩鬆了、 REG 弄掉了、 抽筋、 頭痛、 在水中沒有氣等等情況,怎麼辦?在正常情況下,停一停,想一想,當然知道怎樣做。 但人一緊張,甚麼傻事也做得出來,甚至連唯一的「生命線」(Reg) 也拋開。所以,潛水前的心理質素很重要。疲勞或壓力都會令自己應變能力大減,意外發生時,後果可大可少。(看另一文:水皮的潛水員)

課程最後兩天,一眾學員跟著AD的教練們到 Stockholm 東面的湖泊實習。教練說 ‘some shits may happen’。這周末天氣好極了!藍天白雲,還有陣陣涼風伴隨陽光;加上那些特別安排的‘shitssss’,令人刺激又興奮!

潛水救援練習

我們分隊做了多個練習。尋找失蹤者、抽筋處理、自己尋回鬆開了的 Reg (這只是open water 的小小重溫)、水底救援驚惶的或沒有知覺的潛水員、沒有空氣、水面做人工呼吸、岸上拋繩、抬傷者上岸等等。

其中一個練習令我印象深刻:在近岸抬傷者上岸。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可以這樣抬一個人 (像消防員救人那樣)!原來自己氣力很大,大得連K先生也可整個人抬在肩上,一步一步的走上岸。走到上沙灘,回頭一望,人人都向我舉起大母指!連最矮小的我也做得到!救人無難度!哈哈!(顯然是在農場的工作,把我鍛鍊得強壯有力!)

背起傷者走到岸上
此照片是後期當上潛水長後,協助救援課程時拍攝的。當時正示範如何背起傷者。

有一回,我與K先生一起做失去知覺及失蹤潛水員,另外兩位同學尋找我們。他們尋到我們後,要帶我們上水面。唯我的救援者帶得頗急,上升時,我的電腦錶不斷響警號,示意上升太快。但那刻我被緊抱著,甚麼也做不了!救人分秒必爭,但不可心急的!

意料之外的練習

有兩次做完練習,大家準備上岸時,其中一位教練大叫救命,說他buddy在水底有意外。大部份同學都已上了岸,而在水中的又沒有鉛,沉不下去。六人的救援團立即進行分工並行動。有人作指揮,有人落水作後備救援,有人在岸上作準備,有人負責聯絡外界的緊急救援。整個過程十分逼真,每位同學都落力做好自己的角色。事後檢討時,教練們都仔細地提出剛才的不足之處及值得讚揚的表現。我們很清楚自己都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心中不斷回想,這一步做錯了甚麼,那一步應該是怎樣怎樣做的!但正如教練所說,Learn from experience (從經驗中學習),剛才大家的表現,在當時的情況,已經是最好的了!

Buddy check

雖然自己是合資格的Rescue diver,但我相信如果有事發生,我仍會不知所措,出盡百般亂子。 經歷了兩個模擬救援練習,深感救援是一個頗辛苦的工作。所以,以後buddy check還是認真一點!免得自己或buddy因些微錯漏而導致意外發生!對我來說,這一課程最大的意義並非令我成為rescue diver,而是令自己出意外的風險減到最低,不用勞煩其他人。

Learn from experience!

課堂上,每一個個案討論,我都不覺間對號入座!哈哈!我過往的「大頭蝦」經歷實在太多了,而且也給我不少教訓。這個課程,有系統的把(我的)大部分意外列出,再一起討論防預方法,也許我在一眾同學中,得著是最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