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告

不要以為把壞消息待到最後才告知小孩是好的做法,即使他們賺得半天快樂心情又如何呢?小孩有時需要學習面對……

大家工作辛苦了,那天,農場媽媽請客,帶我們到市內吃PIZZA!(與在農場的清淡簡單食物相比,這簡直是恩物啊!) 午飯期間,我們討論了這樣的話題:「當宰殺動物時,究竟甚麼時候通知孩子才最合適呢?上學前?還是放學後?」

我們當中,一個來自德國的年輕WWOOFER*提出的論點,讓大家都不住點頭。

她考慮更長遠的影響。

在小孩離家上學前,農場內所有動物仍健在,正常地吃早餐。小孩理所當然地認為,回家後將會是同樣的境況。對吧?但如果小孩回家後發現,有他心愛的動物被宰了,他會怎麼想呢?以後他離家上學,潛意識總會害怕,擔心家中會有甚麼事發生,從此失去安全感。

其實數天前,農場媽媽正正為了這事苦惱……

那天,小孩回家後,發現家中的狗正在吃一隻羊腿。他立即問媽媽:那是誰的腿?

農場媽媽以平淡的口吻回答小孩,同時細心觀察他的反應。

被宰的公羊曾經是小孩的玩伴,但一切已成為過去了。媽媽向小孩解釋宰那公羊的原因,是牠越來越具攻擊性,傷害身邊的小羊寶寶。

小孩子心情沉了下來……

農場媽媽大概會採用這一建議,下一回要宰動物時,會預先跟小孩交代。即使他們可能會發脾氣不上學,大吵大喊!但小孩總得要明白農場的運作,農場媽媽總不能因為孩子的緣故,把場內的動物都變成寵物,那她怎樣做買賣賺錢呢?又或者不能任由動物們變得橫行,否則一來會傷害其他細小的動物,二來其他動物也有樣學樣,那便麻煩了!

農場媽媽曾經很自豪的說,農場內的所有動物都是善良的。媽媽都十分喜愛牠們。夏天遇著好天氣,農場媽媽甚至帶著一群羊走到農場邊緣,讓牠們在新地方吃新草。這一花時間花心機的舉動,不是出於愛,那是出於甚麼?如果有不和善的動物,早早便賣走或是宰了。所以,當有些本來和善的動物變了性情,其實農場媽媽很痛心的。

*WWOOF – 國際性的有機農業組織。任何人士有興趣體驗有機農場生活的,也可以在這組織內尋找參與計劃的有機農場,參與其工作。

 

支持有機食品 (DO SUPPORT ECO FOOD)

多點支持有機農業,多點動物受到人道待遇。

為減省家庭開支,我是那種會走遍附近數個超市才買餸的小師奶。除非特別情況,否則總會買減價貨,有機無機絕不會列入考慮範圍內。(有點愧對一直熱愛的地理科!)

我在有機農場體驗了好一段時間,深深體會到有機農業對每一動物,以至整個生態的重要性。

在Karlstorp這農場,我敢說是全世界最有機的農場之一。所有動物都可以自由自在地走動。馬,山羊,綿羊,公雞母雞,以及牛隻, 都有屬於自己的活動範圍。牠們的人均享用土地面積,比香港貧窮大眾還要多!牠們想吃想喝想睡想跑,都沒有障礙。多麼理想的樂土!在這裡,沒有動物被虐待,只會被寵愛。要是有動物被其他同類欺負,我們會想法子找新地方把牠們分隔開來,絕不會懶理不理。

基本上,他們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先暫且別討論“汝非魚, 焉知魚之樂”的問題,但相對其他農場,我們已經把最好的給予牠們了。其實有部分動物根本是寵物,哈哈!

20160322_124229
一個月大的孖生小山羊在媽媽的保護下,終日四處跑跑跳跳!
20160320_125459.jpg
暴雨BB在馬房內與媽媽休養一個月後,終於放回爸爸身邊!這一家三口經常擠在一起!LOVELY FAMILY~
20151202_100024.jpg
這兩隻馬相依為命了廿年。感情極為要好,經常互相擦背按摩!"你邊度痕呀?" “PAT PAT有少少痕啊!"@@ 哈哈! 有一回,我見牠們亙相擦腰間,再換轉擦另一邊,然後互相擦屁股!(不知牠們是怎樣告訴對方痕癢的位置的呢?)

這樣的樂土世上罕有。一般的乳牛農場,在一間大工場內,左右兩排密密的站著乳牛。牠們面壁,水及食物就在前方。每隻乳牛擠身在小間隔內,沒有活動空間。 天天都在那裡,不知要困多久,才能滿足牛奶工場每天的牛奶需求!

農場孩子的祖父是超級專業的mechanic。他憶述曾為一集約式雞隻飼養農場建造一個屠雞機器。不費吹灰之力,只需按數個掣,一大批雞便排著隊,被倒吊起來,一個一個地送去斷頭台。每隻雞都親眼看見前面的朋友如何被殺。多麼殘忍!

早陣子,因為有公雞打架,其中一隻受重傷流血。我們不願看牠受苦,把牠快快了斷。整個屠雞過程絕非樂事。稍有同情心的人也會為牠默哀。當天豐富的晚餐,坦白說,我們都很享受。但味覺享受的同時,我與另外兩位WWOOFER (農場義工) 心底裡其實都帶點難過。農場媽媽說,在她的農場內,所有動物都過著優質生活,相對其他農場的動物,牠們經已十分幸福。但在吃牠們的肉的同時,我們懷著感恩及珍惜的心,絕對不會浪漫地球資源。

有機及無機農場的分別,最顯而易見的便是動物們的基本生活條件。多點支持有機農業食品,多一些動物受到人道待遇。有機食品比普通食品貴,這在所難免,因為有機農場的營運成本確實相當高。但每一個犧牲的生命都值得尊重,可以死得矜貴點!

 

 

 

 

他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跌跌碰碰,或許會哭,但沒有跌過,又怎會吸取教訓呢?讓孩子盡情發揮創意,擁有一個豐盛的童年吧!

初初與農場的小朋友接觸,我經常對於他們的行為,以及農場媽媽的反應大感驚訝。例如小朋友在地下隨手拿一堆雪放進口內,媽媽只平淡的說:他口渴了!又例如小朋友忽發奇想,要建房子,媽媽也允許他們把電鑽、鋸刀及木材等工具舞弄一番。 對於小孩子的創意,農場媽媽可說是全力成全。

有一次,與兩位小魔怪在農場附近的森林內遊玩。他們拿著大人用的鏟子,玩堆雪遊戲。MATHIAS發現本來的小溪結了厚厚的冰,突然拋下手上的玩意,一溜煙地跑向他家的方向。不多久,他拿著兩雙溜冰鞋回來。在小小的溪流上,兩隻小魔怪「一仆一碌」地滑著!他們從不會悶,因為天賦的創意令他們把身邊一切事物都成為他們的玩意。

20160228_170942-2

今天, 與另一位德國男子Carl (新來的WWOOFER) 一起送小孩到幼兒園,經過一個遊樂場,與小孩瘋癲了一會。 他們爬高爬低,跌跌撞撞無數次,自己摸摸痛處,或會哭兩聲,數秒後又繼續跑!滑梯又高又陡,連我這個大人也覺好玩!他們更是樂而忘返!Carl 的身形高大,有點超出這滑梯的安全範圍,他滑出了滑梯末端,屁股「撲」一聲坐在地上!實在太滑稽了,大家都忍不住大笑!

駕車往幼兒園途中,小的那位精力全用盡了, 一上車便已倒頭大睡。 他手上的pizza還未食完啊!茄醬弄得整塊臉也是,真可愛!

終於完成了送太子上學的重大任務。回程路上,有數位小孩在幼兒園旁的公園玩樂。他們都爬到大樹上,其中有一位甚至爬上樹頂!多麼有膽量的孩子!附近的大人也只是在樹下閒聊著,一切在他們看來,都十分正常。 Carl說,他的孩童時代也是這樣玩的!太令人羨慕了!

20150401_134920

這隻大魔怪也是見樹便爬的小子!三兩下便爬了上去,真好身手啊!每次他媽媽見媽爬得那麼快,那麼高,都大讚他厲害。小孩的自信心就是這樣累積起來的!

 

20150825_182714
他們對所有工程車都極度著迷。平日經常駕著玩具愛車在農場內走動。有一次,M望著這TRAKTOR,停下來,把繫在玩具車的拖尾拆下,繫在真正的工程車上!很可愛的主意啊!

 

「暴雨」的由來

大家一直都不知原來其中一頭母牛懷孕。那天早上,農場突然多了一頭小牛,大家都極為驚訝。我是第一個發現小牛的,所以我可以為牠命名。就以那天的經歷作參考吧!

這裡的「暴雨」,不是天文現象,而是小牛女的名字。另一篇文章暴雨有更多關於牠的故事。

20151203_151228.jpg

暴雨的由來

2015年12月7日 雨

20151204_075205
TOMKE臨行前留下的字條:BYE! HAVE A NICE DAY!

TOMKE有一天FREE DAY,她獨自坐火車到
首都STOCKHOLM遊玩。這是她參與WWOOF (世界性的有機農業義工組織),與農場媽媽工作待遇協議。例如每天工作多少小時來換取食宿,多出的工時可換取FREE DAY (假期)或有薪金補償。TOMKE反正來到瑞典享受工作假期,有機會的話當然希望周圍走走探索探索吧!

而農場媽媽雖身懷六甲,仍不忘進修,每星期至少一天也得去STOCKHOLM上課。孩子們早早便上幼兒園。於是,當天只有我一人在農場。

20151204_084015早上,微雨伴隨狂風,為我的餵飼工作添加挑戰。農場的泥地,又濕又爛,我的腿有時被泥濘吮實,需用力提腿,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加上糧草的重量,每一步都加倍艱辛!我快快把工作做完,便反回室內休息。

黃昏時份,大概三時,天色昏暗得似乎快末日了。外面的山羊綿羊,公牛母牛,公雞母雞,以及一眾大馬小馬,都以不同方式「歡迎」我送食物來。山羊綿羊公牛母牛不斷叫喊,間中會聽到有些叫喊聲走了音,真的好笑!(其實平日的牛,如非十分肚餓,也會很安靜的。但數日前,我們把小牛及牛媽媽與其他牛分開,使牠們終日叫嚷。應該是擔心同伴吧!) 公雞母雞傍晚會十分安靜,只是站在原位看著我走近,當我走到牠們房子前,便紛紛走近門口位置,看到殼物後便瘋狂搶食。馬兒們很少叫喊,牠們肚子餓的,便會站近欄邊,苦苦哀求我手腳快一點,把糧草搬給牠們吃!

橫風橫雨底下,一切似乎都很順利,直到開水喉那一刻,才知道出現大問題了!原來,暴風雨把農場的水電供應中斷了。幸好我早上有給動物們足夠的水,應該夠牠們飲用一整晚!

我立即致電農場媽媽。農場媽媽說所有火車班次都取消,她跟TOMKE只能留宿STOCKHOLM。我告知她農場的情況,一切安好,只是沒水沒電…… 不久,電訊網絡也消失了……

20151204_203041.jpg

我把樓下的兩隻拉布拉多放上來,好作伴。她們似乎有點不習慣,一直凝望門口,期待主人回來。可憐的LUCKY,時而凝望門口,時而把頭伏在我大腿上。屋內只靠蠟燭光火照明,在微弱的燭光底下,我坐在沙發椅上看書……

突然有人叩門,真奇怪,會是誰?原來是小孩的祖父!他聯絡不上我,特地走來送水!太感動了!但車道被倒下的大樹欄截了,他的車子不能駛進。於是,我們拉著手推車,走到車子前,把20公升的水運回屋子內。

推著20公升的水,在滿是泥濘的路上走動,不是易事,但總得要繼續走吧!費了一輪力氣,終於回到家,發現室內的燈都亮了!噢!回復電力了!我再到洗手間看看供水情況…… 有水了!我與祖父互望,都笑了!或許今晚或明早需要這20公斤的水呢!

這天的經歷,十分難忘。老實說,我有點自豪。因為對一個沒有經驗的人來說,能夠獨自打理整個農場的事務,確實不錯。當晚,屋內風雨交加,伴著公牛Erik及另一隻黑母牛不止息的怒吼 (因我們把牠們與初生的牛BB分開了),我與兩隻拉布拉多犬相依偎……

翌日早上,火車仍未恢復正常運作。農場媽媽及TOMKE傍晚才回來。連續兩天獨自打理農場事務,農場媽媽事後也忍不住大讚啊!

當晚,我與TOMKE商量小牛的名字。因為我最先看見小牛的,所以農場媽媽讓我起名。而這一晚發生了這樣難忘的事,我們便以RAINSTORM為提。因我在農場教小孩普通話,大家都希望我可以起一個中文名,於是我把這小牛命名為「暴雨」(Bàoyǔ)。其實我覺得「暴雨」作為名字很奇怪!

農場媽媽、tomke及兩個小孩也得花一點時間學發音。Mathias學得最快,很快便讀得準。小孩的學習能力果然強!

農場的日常 (三)

在旁觀察,看似簡單的工作,但真正動工時,總會遇到大大小小的問題。一般都是求救無門的,唯有自己想辦法。

又兩個月沒有到農場,重臨此地,有一份陌生但親切的感覺。

到步後,只有兩隻拉布拉多不停擺尾歡迎我,其他人都不在。她們如此熱情,我便帶她們到森林裡走走。兩隻黑色的拉布拉多就在我前面興奮狂奔,時而走回我身邊,時而四周探索。我見她們這麼興奮,自己也陪跑了一會!

農場的日常

在這裡工作的年輕少女Tomke (經Wwoof來到這農場工作的!) 很久沒有享受過假期。沒法子了,這時期剛巧只有她一人。所以她得知我到來,興奮萬分。因為由明天起,將有數天假期!因此,趁天仍未暗 (大概下午3時),她趕快示範了日常工作。 不到四時,天色已黑齊,需要頭燈照明才能工作。 雖然我並非第一次在農場工作,但這工作並非一成不變,有太多因素令每月工作有變動。

例如有些馬吃得太多,胖了,需要分開,另行餵飼較少份量的糧草。 另有一隻老馬太瘦弱,糧草以外還需要吃伴了葵花子油的穀物。 除了那老馬外,全場的馬都是冰島馬。個子矮小,但一到冬天都長了長長的毛髮,十分可愛!只有那隻老馬沒有毛髮保暖,所以需要穿衣服。

至於雞,也有特別安排。 公雞一間屋,母雞一間屋 (不過母雞之中有一隻風度翩翩的大公雞)。 把公雞母雞分開,並非為防止公雞因爭女而打架。 原來數月前在這裡出生的小雞們 (現在長大了),他們當中有部分頗具攻擊性,甚至會啄人。 農場的小孩子害怕那些啄人的公雞。 所以,要是小孩子在家,那些公雞便只能關在牠們的房子裡,但母雞們仍可四處走。 小孩子要上學的日子,公雞便可以出來鬆鬆筋骨,但母雞只能關在屋內。

還有,公山羊和公綿羊現在關在母雞房子下層,與母羊分開。 但上下兩層都是一個大門口。 上層的母雞好奇心太重了,聽到我們走近,都堆近門口。 Tomke一開門,有隻母雞掉到她頭頂!我心想,難道每次開門也是這樣嗎?那有點麻煩呢!但Tomke笑說平日不是這樣的!希望吧!其實我怕雞的!

最後來到母山羊及綿羊的小園林。 她們除了吃糧草外,還吃兩大桶穀物。 Tomke特別提醒我,面對羊群,千萬不要打開雙腿……(猜猜原因~!)

大概明白了!

我入屋子陪小孩子玩之前,我抬頭看一看星光,閃閃燦爛的夜空真的很美! 明天會是好天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