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場生活 旅居瑞典

搶吃的動物

第二天,早上七時半,我開始新一天的工作。天還未亮,只見遠處東方散出火紅的光,穿過萬里樹林,照到我這裡。

我照著 Tomke 昨天指示的流程,先餵飼瘦馬 Weiland,同步餵在旁的肥馬。但 Weiland 離我太遠了,我實在不想走進爛泥的中心!但不管我怎樣叫牠,牠也只是遠遠望著我,總是不走過來。 要是我帶著美味的食物 (穀物)走過去,其他馬一定會纏著我。最後,我放下美食在欄外,走到他那裡拖他出來。 爛泥漿一點也不好走,我跟 Weilamd 走幾步又跪一跪,甚至被泥漿吸吮了提不起腿。Weiland 走到半路不願再走。我索性叫他就站在這裡不要走,我把食物帶過來。他應該聽不懂我手勢跟說話吧!但他也沒有動,乖乖等我回來!其後我得出一策略,我一開始假裝把糧草堆到牠們的特大餐盤中。嗅到新開箱的濃郁糧草香氣,所有馬及牛都走過來,而 Weiland 也不例外。正當其他馬吃得正高興之際,我悄悄地把額外的穀物放到 Weiland 旁邊。這樣,一切便在我掌握之中。但又有一次, Weiland 躲在最遠處的馬房。天氣冷得牠不願出來吧!我叫了牠一會,沒有動靜,還是自己帶著穀物走進去。他吃的時候,其他馬也開始走近。我不斷叫 Weiland 快點吃吧!免得其他馬也來爭一份兒啊!但老馬每個動作也慢得很,吃東西也得細細咀嚼。有隻灰馬走近,不斷把頭探過來。真麻煩呀!我喝牠叫牠走開,雙手揮動希望把牠嚇退,但美食太吸引了。牠就是不斷碎碎步的靠近,真討厭啊!

等 Weiland 享用美食時,我便把糧草拋給圍欄另一邊的肥馬。 兩隻肥馬才吃四分一份糧草,少得可憐啊!要減肥,沒辨法吧!另外又一大群馬囡囡等著我。我走進牠們的地盤,大部分的馬都只是離遠看著我這陌生人,唯獨是牠:

農場媽媽吩哦我,把整包糧草都堆進20151202_115303大盤子內,那麼黃昏便不用再做了。我花了一小時才堆滿一盤子。不要輕看這些糧草,一點也不輕啊!我一邊堆,牠們一邊吃。一小時後,我體力幾乎用盡了,而牠們也開始飽了,有些離開了,走到遠處地方躺下休息,有些甚至閉上眼睛仍繼續吃!

20151205_100744
我懶得來來回回走十萬遍。我選擇拋過去。但明顯我沒有足夠力氣。看!有部分糧草都掉在地上,甚至掉在牠們的頭上。哈哈!

20151205_093805

 

 

不到數天,我手臂的肌肉變得更發達!

第一天工作,沒有經驗。我經過母雞屋,心想,先放母雞出來,讓牠們鬆鬆筋骨吧!反正只需要打開門這麽容易。一失足成千古恨!牠們每看到我拿著食物,都蜂擁而至!我甚至沒辦法蹲下身子,把食物運入公雞房子裡 (今天牠們只能在自己的大屋子走動)。我正在想解決方法時,其中一隻母雞飛向我,把我嚇了一跳!(我有點怕雞的) 整盤本來屬於公雞的穀物都散落地上,一眾母雞紛紛上前搶食。牠們正正聚集在公雞屋門口,使我更沒有辨法獨自進去,那我還是先做其他事吧!

我拿著兩大桶穀物到母羊的地盤。 咩咩~咩~咩~!知道餓了,耐性些少好嗎?我把兩桶穀物倒入三個大盤子。 看似簡單,但被一群羊圍著時,得非常小心,站得稍有不穩,必會跌倒。以前我有個錯覺,羊是溫柔軟弱的動物,但其實牠們十分強壯有力。羊群心理原來是這樣!只要其中一隻羊過來,其他羊也怕吃虧爭相衝了過來。羊見路便走,我走路時雙腿間的空間也不放過,使我前後左右以至中間也迫滿羊群,亂衝亂撞。即使我要向前走,牠們也堅持圍著我,望著我手上的桶,絕不讓路。真白痴呀!明明每天也是這樣餵,快快讓路,我倒進盤內便可以吃了! 何必爭呢?

有一回,正當我把穀物倒進盤子之際,有一隻綿羊及一隻山羊把頭擠進桶內,那桶的半圓手柄剛好套住了牠們的頭,山羊的角卡在中間。我努力把牠們拯救出來,牠們倆則拼命搶食,完全無視套在牠們頭上的桶。

Advertisements
Kwan Yin
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婚後,隨夫赴歐洲。以一個新身份,到一個新地方,一切從新開始。 筆者喜歡四處走,接觸不同的新事物。雖然離開香港這一繁華的都市,但並沒有停下腳步。在北歐繼續潛水,好好鍛鍊毅力,誓要做一個細心勇敢不依賴的好BUDDY好妻子!
http://kwanyinlau.wordpress.com